诺秋中文 > 战雏 > 第七百二十九章,礼物

第七百二十九章,礼物

  第七百二十九章,礼物

  这时候,狼王的母亲手指翻动已经结出了差不多一百个手印,这时候,她才将双手重重地拍击在一起,发出了“啪”的响声。

  皇昃颇为不屑,不屑地翻白眼道:“祖母,都已经都到了现在,就凭你这样的身体又还能怎么样呢?”

  狼王的母亲十分有耐心,她双手还是合在一起,慈祥地笑道:“孙儿,祖母十分没用,因此祖母可以做的事情已经不多了!不过,为我的孙儿扫清障碍还是可以的!我的两个孙儿啊,祖母看不到你们分出胜负的时候了!”说着,狼王母亲的脸上一脸的坚毅,而她的身体之中元气也是开始再度出现了。

  “这是”哪怕是木涵此时都是有些慌张了,也不管那么多了,立刻用元气包裹着朱啸,操控着朱啸的身体朝外飞射出去,“啸儿,她这是要选择自爆!而且,她结出了这么多手印,看样子这定然会是一个威力非同寻常的自爆!”

  朱啸的身体一飞射出去,雅缇斯也紧接着飞射了出去,她也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

  朱啸的速度很快,立时就已经是飞射到了皇尊的旁边。此时朱啸根本就是由木涵控制着不由自主地飞射出去,不过他的手却是可以自己控制的,当飞过去的时候,朱啸一把抓住皇尊,飞向了远方。

  突然被抓着飞起来了,皇尊的脸上一变,忙问道:“师父,你老人家这是要干什么啊?”

  朱啸脸色坚毅,因为南烈门的烈文早已经是等在了那边。木涵也是放慢了速度,这时候,朱啸解释道:“皇尊,你的祖母要选择自爆!此时这里已经是不能留下去了!”

  “什么!”皇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祖母可能会选择自爆,他凄厉地叫道,“不要啊,祖母,你千万不要那样做啊!”

  皇尊的叫唤声瞬间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他们此时也才意识到了狼王的母亲将要选择自爆。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他们都选择了朝外飞射出去。地上的皇昃十分不甘地瞪了空中的祖母一眼,双翼一展,也是朝外飞射了出去。

  “皇昃孙儿,皇尊孙儿,这是祖母送给你们的礼物,请收好了!血战之天狼噬!”就在一瞬间,她的身体之中突然飞射出了大量的灰色的狼形影子,这些影子根本就不管不顾的,每每遇到人就冲过去咬噬。

  这样的攻击方式,哪怕是木涵都难免有点傻眼了,不满地说道:“这是一个不分彼此的攻击,这个老婆子简直是太疯狂了!说是给两个孙儿的礼物,我看她是想要将格斗场上所有的族人都杀掉吧!”

  灰色的狼形的影子还在不停地从狼王母亲的身上飞出来,而之前围在她身旁的几个族长此时已经是全部都重伤了,而且他们身上的血肉都被撕咬得差不多了。哪怕就算是见过了大量战斗血肉的人看到这番情形也是难免有些动容!

  朱啸努力吞下一口口水,淡淡地说道:“这样的攻击,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究竟要多久才能停下来?”

  皇尊努力将眼泪抹去,带着哭腔说道:“祖母她老人家使用的乃是天狼族的禁术血战,这是一个被禁止修炼的功法武技,原因就是一旦使用了,那将会引起不分敌我的攻击!血战这样的功法在培养死士的时候十分有用,因为只要在人群中释放血战,那将会引起巨大的伤亡。”

  此时朱啸已经距离狼王母亲很远了,不过朱啸还是从狼王母亲那边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杀意。她的疯狂乃是朱啸从未想到的,在自己的同胞面前施展这样的武技,朱啸都不知道狼王的母亲都在想些什么。

  “或许,她这是一种释放自己的怨气的办法吧!到了这样的高度,不过却是被自己的孙儿逼到这样一步,换成是任何人都受不了吧!”

  朱啸猜测了一番,不过答案也只有即将死去的狼王的母亲才会知道了。此时狼王母亲的生机在一点点消散,而这样一来,从她身体之中飞出来的灰色的狼的影子也是开始减少了。

  此时的格斗场上到处都是被撕咬殆尽,留着斑斑点点血肉的银月沙狼族的尸体。这些尸体染红了整个格斗场,鲜血跟血肉,随处堆积着。

  与血肉相呼应的,自然是随处可闻的呻吟声与惨叫声,灰色的狼的影子冲过去咬噬并没有将全部都杀死,很多银月沙狼族的族人只是被吃掉了一半,不过还活着的也有;一些人则是被吃掉了一条手臂,或者是被吃掉了腿,或者是肠子被咬出来了!这些人都活了下来,不过今天的这一战将会在他们的身上留下永远的印记。

  “啪!”这时候,狼王母亲的尸体也是掉落了下去,砸起了一点灰尘。当然,她的影响远不止这些。那些还活着的人,此时总算是可以放松地大哭一场了,对于他们而言,至少性命是保住了。

  “这个疯婆子,简直就是无理取闹!”本以为会选择自爆木涵才扯着朱啸离开的,不过现在看来,这个选择倒还是对了。不过对于狼王母亲的做法,木涵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苟同的。

  确实,狼王母亲说的这是给两个孙儿的礼物倒是说得一点都不假,她帮两边都杀掉了很多人。这样不分彼此的攻击,这个祖母倒至少做到了一碗水端平了!

  此时皇尊自己飞在朱啸的后面,对于皇尊而言,不管现在发生了什么,那都是一种历练。皇尊还有机会成为狼王,当然,前提是他可以斩杀皇昃才行。而现在,显然皇尊还将要面临新的挑战。

  现在皇尊要斩杀皇昃已经并不是没有机会了,因为他的祖母为他除去了太多敌人了。不过,在皇尊斩杀了皇昃之后,他也将会面对南烈门的攻击。南烈门向来只需要有用的朋友,现在天狼堡的作用已经快没有了。更何况,要是皇尊得胜的话,他们也还将多出一个敌人来。

  那对于南烈门来说,与其多出一个敌人,何必不将其全部清除呢?

看过《战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