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道魔医 > 183 丹皇坐镇
  “少废话。”赤游的脸色又阴沉了许多。

  上次在西川郡,他好不容易重新找到了江月初,他承认当初太过自信了,以至于江月初离开时那么决绝,仿佛跟他相识一场都只是浮云,那时他才着急!

  他也才意识到,他是那么渴望江月初,也许,自从冀北城坊市那一见,便忘不了了。

  他终于重新得到了江月初的认可,可是那晚西川郡郡守府中的事情发生的那么突然,他没有保护得了江月初,而且丢了她的踪迹!

  后来他在西川郡逗留了半个月,一直在寻找江月初,可是无形中好像有什么力量在阻止着他一样,使得他一无所获!

  而且,他得到的消息是,江月初死了!他甚至还见到她的尸体!就在妖兽森林,尸体早已不成人形,但他却见到了那把她随身佩戴的骨刀!

  若非如此,他怎会相信江月初已死?他伤心欲绝,这才返回赤火国!

  然而,就在今天,他竟然再次见到了江月初,活生生的她!而且,风澈一直跟她在一块!从西川郡到这里!

  现在想来,风澈必定一直都知道江月初的下落,却还在他面前做戏,当初抢走了江月初的“尸体”,假意离开了西川郡,全都是假的!

  那时他失了理智,以至于丝毫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现在想想,除了风澈,还有谁会专门给他做这样的局?

  关键是,他还做的那般天衣无缝!

  赤火国与黄苍国相距甚远,虽然他多次派人调查江月初的“死因”,但是全都石沉大海!这一次,若非因为炼丹大赛,他可能会永远错过江月初!

  风澈,风澈,他可真是让他刮目相看!

  赤游阴沉的想着,忽然一翻手,凭空取出了一把骨刀,这骨刀也是难得一见的古法炼制,与江月初的骨刀几乎一模一样!就连他都骗过了!

  哼,风澈还真是舍得下血本!

  而赤玄在一旁慢慢喝着酒,看到赤游这般仇恨一个人,忍不住勾了勾唇角,他是真的很好奇那个江月初,那张脸倒是倾国倾城,令人见之难忘,但赤游冷酷如斯,也并非见了美人就失了理智的人。

  再说了,儿女情长那回事,帝王家可不存在。

  还有风澈,他已经是归元期的修为了,如果真的按照赤游所想的那样,赤游这个人表面风流实则暗藏实力,那这个人的变化倒是令人惊喜!这样出其不意的对手才有意思,不是吗?

  另一边。

  江月初坐稳之后,忍不住看了一眼风澈,奇怪的说:“你跟赤游之间发生什么事了吗?他刚刚怎么一副想杀了你的样子?”

  风澈呵呵笑着凑上来,“月儿是在担心我吗?”

  江月初拍开了那张大脸,“别岔开话题。”

  风澈这才耸了耸肩,“他什么时候不是想杀了我?他那个人,就是小气,就是暴力,就是记仇,不像我这般有肚量。”

  江月初一听,更加无语,这厮夸自己是真好意思夸,她微微皱了皱眉,有点疑惑的说,“刚刚没来得及问清楚,他怎么会以为我死了?”

  风澈眼神微微一闪,看向江月初,“这有什么好问的,那家伙对你一点信心都没有,早早便返回他的赤火国了,你看我,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所以一直苦苦等着,最后也让我等着了吧?”

  江月初白了风澈一眼,这厮捧自己的时候不忘无情的踩着赤游,她是真的无语,暗暗想着,以后还是尽量隔离风澈和赤游,最好不要碰面!

  她又朝着楼上看了一眼,才发现赤游旁边多了一个人,离得远,那人的容貌不太真切,不过气质高贵,尤其张扬,即便坐在赤游那么桀骜的人身边,他也丝毫不显逊色。

  最为瞩目的自然是那一头火红的长发,高高束起,很是与众不同。

  江月初不由的挑眉,“那是……赤家的人?”

  听说赤火国皇室血脉的原因,族中人都是红头发,如火一般,而赤游却是个例外。

  姬雨也向那看了一眼,咂了咂嘴,“那不是赤玄吗?赤游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在赤家兄弟当中,这两人也向来是同穿一条裤子的,赤游能坐稳他的太子之位,赤玄出力不小,是个狡猾又狠辣的人,通常来说,这两人不会同时离开赤火国的,这次倒是有点意思了。”

  江月初不禁诧异的看了看姬雨,“你如此清楚?”

  姬雨抬了抬下巴,“当然,我们小时候可是经常在一起切磋,一块上过课的,这么多年不见,这两人坐在一块,还是那么阴险,总有股子阴谋的味道。”

  说着,姬雨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风澈。

  “你们?上课?”江月初似乎又发现了什么了不得事。

  姬雨收回视线,道:“对,这没什么奇怪的,中洲五国还是有其乐融融的时候的,五国皇帝隔几年便会请高人教导小辈,我们曾经同吃同住同窗过,自然不陌生。”

  原来如此……

  “我想起来了,这个赤玄是中洲九龙子之中的那个赤玄?”江月初忽然问道。

  姬雨点了点头。

  江月初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另外一边,只见此时夙樾已经走到二楼的评委席中,那里也多了许多人,听周围的人细碎的声音,原来那些人都是炼药师,而且都是大丹宗!

  江月初极其敏锐的发现了其中那个熟悉的身影、江万涛!

  他来了!

  “咦,那不是江万涛吗?他竟来了?”姬雨有些惊讶的说,“江牧已死,江家就算还有些底子,也够不上炼丹大赛的评委了吧?”

  江月初却平静的看他一眼,道:“江牧并没有死,他只是服了自己的丹药之后沉睡了。”

  姬雨很是意外,不过却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江牧没死,江家就不算败。”

  场内气氛有些高涨,因为该来的人差不多都来了,就差最后的、也是最重量级的人物了!

  也就在这时,只听一连串大笑,由远及近!

  众人抬头寻找时,完全没有找到人影,再一看时,那笑声的主人已经出现在二楼的评委席!

  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中,轻轻一拂山羊胡,道:“哈哈哈,又是一年炼丹大赛,这么多嫩生生的面孔,怎不见黄帝夙宰?”

  众人纷纷心头一惊,神往的看着说话的老者,这个胆敢直呼黄帝名讳的老者,便是丹皇印侯!

  中洲三位丹皇闯下这番名声的时候,便是与五国帝王的齐名的!不分朝堂江湖,只以资历论处,几人必定是可以平起平坐的!

  再说了,这世上最顶级的炼药之术,还是掌握在三个丹皇手里,就算是五国皇族,也要对三人客客气气。

  对于在场所有的炼药师来说,印侯如今的成就和地位,自然是他们毕生追求的!

  “父皇还有朝堂事务在身,不能到此。”夙樾说道。

  印侯不由的看了一眼夙樾,说道:“当皇帝的,果真不如我等清闲,一把年纪了还如此劳累。”

  东门敬说道:“印侯大人您来了就好,您来了我心里便踏实了。”

  “哈哈哈,你一个散修联盟的盟主,还有什么你解决不了的事?”印侯大笑。

  东门敬却是苦笑:“炼丹大赛是五国大事,若没有您这样的丹皇坐镇,十个我坐在这里又有何用?照样一窍不通,我早就翘首以盼,总算把您盼来了。”

  印侯道:“桓蠡那老家伙呢?”

  话音刚落,东门敬还来不及说什么,一人忽然飞身而来,站在二楼那漆红的围栏上,他呵呵笑着,说道:“你才是老家伙,我看你修为没涨多少,胡子倒是全白了,如今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老头子了。”

  人群中响起一阵惊呼,来人正是桓蠡!

  两位丹皇都来了!

  印侯看着那衣袂猎猎,高高站在那的桓蠡,一眼便发现他的修为的确涨了许多,也是,看来闭关这么多年的确收效颇丰,最主要的是,他的容貌竟比十几年前都年轻许多,看上去像个中年人。

  而印侯自己,却是个十足的小老头了。

  “我老头子人老心不老,谁像你如此臭美,一把年纪了还要装嫩。”印侯嘿嘿的笑。

  “桓蠡前辈依然来了,快请上座吧。”夙樾说道。

  桓蠡这才移开视线,飞身落下,直直站在夙樾身边,抓起他的胳膊,手指扣在那手腕处默了几秒,神色间有些许诧异,终是拍了拍夙樾的肩膀,“好小子,这些年修为没有落下,身体也远胜从前,好啊。”

  桓蠡笑着坐下,就坐在印侯旁边,两人相视一眼,仿佛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

  其实,这二人与夙樾虽然辈分相差甚远,但都知道夙樾的身体,打娘胎起就落下许多病,别说出生之后了,能活到现在都是奇迹。

  桓蠡曾为夙樾瞧过病,开了续命的丹药,但是只能拖,没有痊愈的法子,一晃许多年,如今要再医治,当然是更难了,可没想到,这次一见,他身上的毒竟然全部解了!

  桓蠡好奇,但夙樾中毒之事,自然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

  而印侯呢,他的徒弟便是姬雨,姬雨为了夙樾的事,没少与他探讨,结果与桓蠡也差不多,二人现在自然是好奇哪位高人能解得了那么复杂的毒了!

  这时,只见夙樾上前几步,道:“时至如今,炼丹大赛已经举行过四十五界,每界人才辈出,今次轮到铁斧龙山,汇聚天下妙手丹心的知医者,铁斧龙山不胜荣幸。

  想必赛制诸位都已经清楚,淘汰制,一斗到底,有二位丹皇在此,诸位大可放开手脚,此后十年百年,丹道之中,或许就是诸位的天下了!”

  众人不禁欢呼起来,这的确是能领所有人振奋的!

  再看夙樾,与传言中病恹恹的模样似乎也相去甚远,不禁到对这个皇子多了几分赞赏。

  该炼药师准备了。

  场地中央,左右两排是为炼药师搭建的炼丹之处,中间放一张长约三十几米的桌子,上面拜访着种类数以千计的灵草,供炼药师取用。

  这也算是一种限制,因为炼药师只能在这里面挑选材料。

  每一组有二十人,一共五组,江月初就在第五组,而姬雨也在第五组。

  第一组上去之后,二十个炼药师仔细的在桌子上挑选着灵草。

  江月初看了看,却见桓兴和聂婵凤就在其中,她倒是没看别人,就只看了看两人,在他们挑选完灵草的时候,江月初也大概知道他们要炼制什么丹药了。

  只不过,她看了看桓兴,忽然发现那个不久前还在他们面前侃侃而谈的桓兴此时缩着肩膀,陪胖的身体显得何时拘谨,不停的用袖子擦着脸上的汗,似是紧张的很。

  他也会紧张?江月初不信,但瞥见他时不时偷偷看一眼二楼评委席的方向,顿时明白了!

  他的确是在紧张,却不是因为比赛,而是因为自家老祖在那坐着!

  看来,他是真的怕桓蠡。

  一组最多胜出五人,淘汰率非常高,但江月初很肯定,桓兴和聂婵凤两人必定在胜出之列。

  果真,桓兴和聂婵凤轻松赢了,两个丹宗,他们炼制的丹药无论是品级还是成色,都远远超过其他人。

  这些炼药师炼丹之时,各自都有各自的习惯和讲究,或多或少影响到炼丹的结果,江月初看的很仔细,不禁与自己的方法对比起来。

  风澈见她如此专注,也不打断,只是悄悄离开了一会,很快就又回来了。

  第三轮,江文媚便在其中,这五组之中,炼药师的水平都是平均分配的,所以基本上部分在竞争力大小,都是一样的大!

  上台之时,江文媚却狠狠的向江月初看了一眼,她挺胸抬头,像一只高傲的孔雀一样走了过去。

  江文媚是后起之秀,她如今在黄苍国的帝国学院,也有些名气,毕竟江家还有些声望在,再加上她那颇有些病弱西子胜三分的柔弱模样,引得不少男子倾心。

  江月初不禁觉得好笑,她这是在挑衅她?

  :。:

看过《大道魔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