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319章人生苦短,何妨一试

第319章人生苦短,何妨一试

  接下来鸣人又吸了两只小三尾,三尾查克拉劲儿比不上九尾,量也不算很大,没上头。

  又给三只尾兽安排了一些事,鸣人传送回了龟岛,与他一同传送回来的还有被分身拉着的佐助。

  两人几乎同时走出紫光范围,鸣人笑嘻嘻问道:“怎么样?”

  “无聊。”佐助把剑推回鸣人腰间的剑鞘,没好气的回道。

  本以为鸣人给了他尾兽之力后想给他找个敌人实验能力,结果发现敌人弱到他都不敢用力打,就比刚出校门时的自己强两线,连再不斩都不如,简直无聊透顶。

  佐助感觉还不如回去和死人打一打。

  “有的打就不错了。”鸣人带路走向卡卡西和小樱的方向。

  经历了鸣人的扫荡和深海高压海水洗地,此时的龟岛背部已经不复以往的生机,土壤植被几乎消失殆尽,留下星星点点的土块和裸露的龟壳,被水冲刷的泥土又被日晒,在白色的骨质龟壳留下一道道的泥水印。

  一片狼藉的现场只有龟壳最中间的一块保存完好,悬崖上的瀑布,瀑布下的水潭,和水潭中的一块绿草如茵的土地,像是白色沙漠中绿洲一样吸引人前去探查。

  水流到水潭边缘,从小裂缝重新流回龟壳内,小樱和卡卡西站在水流前方。

  查克拉恢复差不多,卡卡西再一次放出分身,分身跳到水潭中心的土地,眨眼间化作一滩水花消散,没有任何前兆。

  “水遁影分身也不行?”卡卡西皱眉,静待查克拉恢复进行下一次实验。

  小队两个不是人的说走就走,速度还一个比一个快,等卡卡西回过神现场就剩他小樱香磷和一只龟。

  等待一阵也不见二人回来,两个女孩吵架声一声盖过一声,卡卡西选择带走小樱,探索龟岛,寻找鸣人说的秘密。

  也不用仔细找,全岛就这一块完整的,直接过来就行。

  用写轮眼放倒跟过来继续吵的香磷丢到远处防止探秘,卡卡西首先试着破解结界。

  或许没想过有人能找到这里,云隐布置的结界防御虽强,可破解起来异常轻松,不到十分钟卡卡西就破解了结界,来到了水潭边。

  卡卡西是个谨慎的人,并未亲自过去,而是让分身先去探路,然后,分身刚过去就死了。

  再之后木叶技师爆发出了五属性拷贝千种忍术的强大底蕴,风雷水火土,各式各样的分身挨个跳到水潭中央的土地上,结果无一例外,全死了。

  “分析出什么了吗?”卡卡西冲小樱问道,分身死的太诡异,在没发现这里藏着什么秘密前,他不打算往前踏出一步。

  小樱双手包裹住一团水,查克拉带动着水团无规则运动,散掉查克拉,小樱摇摇头:“没有,水中没查出异常。”

  “好古怪的地方。”

  两个无聊的人继续研究水潭打发时间,突然,远处躺着的香磷猛地睁眼,大呼一声佐助,接着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奔向龟首方向。

  小樱愣了一下尾随其后,卡卡西望着跳动的红色长发,忍不住感叹一句:“不愧是同一族的。”

  放倒香磷前卡卡西已经考虑到对方的家族属性,特意增加了幻术的持续时间,可她还是提前醒了,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醒的。

  想想自己剩余的查克拉,卡卡西抬头望天:“还真是令人绝望的恢复力啊。”

  比不了,比不了。

  另一边,香磷已经飞扑到佐助怀里挂在了他的身上,鼻子深吸熟悉的气味,香磷抬头一推眼镜,娇声道:“佐助,下次不要丢人家一个人在这好不好。”

  佐助低头看着她,发出了一个鼻音:“恩。”

  “太好了…咦?”香磷回头得意对小樱飞眼挑衅,正要再做些大动作气气她,眼前一花,噗通一声栽倒。

  “送回吧。”佐助越过香磷和不知所措的小樱走向卡卡西。

  等着看修罗场的鸣人好一阵失望,留下分身送香磷,抬腿跟上,路过小樱旁怕怕其肩膀:“哥,回神了。”

  “好帅啊。”小樱又泛起了花痴,丝毫不受野女人的诱惑,不愧老娘看上的男人。

  四人集结到水潭边,卡卡西率先问的就是任务:“三尾怎么样了?”

  鸣人坐到水潭边,脚插入水潭,脚底板互搓清洗污垢:“我把它说服了,它以后不会再来了。”

  他还是没穿鞋。

  卡卡西盯着鸣人搅动的水潭,我总感觉你的说服和我理解的说服有误差。

  不过三尾不再来,任务也算完成了,野外的尾兽怎么处理也轮不到他操心,卡卡西一指水潭中心的土地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吧。”

  从鸣人满不在意的态度,他猜出了鸣人对这个古怪的水潭有所了解。

  “真实瀑布。”

  “你果然知道,作用呢?”

  鸣人停下搓脚动作,有些走神:“能让人看到真实的自己,或者说阴暗面。”

  得到龟岛两天时间里他多次来到水潭,每次都停在了结界前方。

  鸣人相信自己是个开心快乐的人,可再快乐的人也有阴暗面,自己的阴暗面会是怎样的?自己如何面对他?

  人性就像防水手机,你要做的就是相信它能防水,而不是扔到水里测试。

  真实瀑布这种赤裸裸考研人性的事物鸣人是有些抗拒的,甚至是恐惧。

  恐惧来自他的幻想,有时候鸣人也会猜测自己或许没死,这世界一切都是大脑幻想出来的,仅存的大脑被泡在水缸中连接一大堆仪器,仪器前的屏幕用文字或者图像播放着自己想象出一切,一男一女两个试验员一边记录一边打情骂俏商量下班后该怎么玩。

  “缸中之脑”是希拉里·普特南提出的假想,有关这个假想的最基本的问题是—你如何担保你自己不是在这种困境之中。

  无法担保。

  这是鸣人前世看到猜想时思索后得到的答案。

  来到这个只存在于幻想中的世界后就更无法担保了,曾经这个世界都是假的你怎么担保。

  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想?自己身边的一切都是真的?被捅了一刀疼是真的疼还是大脑告诉我该疼?

  万一实验是真的,自己站过去岂不是把一切都暴露了?

  哦,对,也包括现在这个想法。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只有潺潺流水声与海浪声晖映。

  鸣人在思考,其余三人也是,没人想去验证鸣人说的是否真实,真实瀑布的效果过于惊悚,当它真出现在时,很少有人愿意尝试。

  最后还是经历过大场面神智坚定的咸鱼打破宁静,附身看着水中的倒映,卡卡西矗立良久,自己的阴暗面是什么,会干什么?

  应该会痛骂自己无能没守护好身边的人吧。

  自嘲一笑,用苦无拨乱水面,水中倒映的人扭曲,卡卡西不再多看一眼,起身感叹道

  “真实瀑布,真实,所以分身没用嘛。”

  “分身没用?你试了?”鸣人惊讶道。

  “恩。”

  “哦,对。”鸣人想起来原著里大和也提出用分身实验被云隐一个人否决了。

  “好了,都回神了。”卡卡西拍拍手,经历过战争的人更理解人性的残酷,他不想让小队几人过多考虑阴暗面的问题。

  没有战争,没有离别,大家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执行任务就挺好,那些沉重的过往就由我们这些老一辈的带下去吧。

  为了转移注意力,卡卡西把苦无甩向瀑布,苦无穿水而过,转头问鸣人:“后面是什么?”

  从周围的气流卡卡西就察觉到瀑布后方是空的,只不过之前没搞清楚瀑布的秘密,他也不敢贸然行动。

  “后面啊,后面可有意思了,走,我带你们去看看。有人打岔,鸣人也不想再多想,每次思考这种哲学类问题时脑袋乱七八糟的不说,还没个答案,只会徒增烦恼。

  光着脚啪嗒啪嗒踩水走向瀑布,走了没两步,卡卡西叫住他:“等等,不会触发真实瀑布?”

  “不会的,站到土上闭眼才触发,正常走没问题。”看过几十遍的剧情,鸣人对这一片特别熟。

  卡卡西跟上,说道:“获取了不少情报啊,看守的云隐应该很惨吧。”

  鸣人顺着他的话茬:“那是,你都不知道看瀑布那几个人被我打的有多惨。”

  后方,佐助了然于心,原来是这么用的啊。

  抬头冲鸣人问一句:“会死么?”

  “不会啊。”鸣人下意思回道,龟岛怎么可能会死人,四战一战打出六七万个单身嫂夫人龟岛都没死一个人,轮忍界最安全地点绝对有龟岛一份。

  鬼鲛死龟岛了?鲨鱼也算人?

  听到真实瀑布的作用时,佐助就想起白蛇仙人和他说的心结,心结阻挡着他的修仙进度,让他止步于不完美的仙人模式。

  佐助知道自己的心结是什么,也知道如何解开,不过现在有另一条道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见到真实的自己,能否解开这个结?

  解开心结,学会完美的仙术,超越他,然后…找到鼬!

  这个念头在佐助心中无限扩大,占据了整颗心。

  而且他也说了不会死。

  人生苦短,何妨一试。

  “那就好。”

  佐助纵身跳向水潭中心。

  动作太突然,鸣人惊出一声卧槽,兄弟,你被高人附体了?

看过《打造火影世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