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重生之恶女做功德 > 1.重生
  “哇~啊~——啊~——……”

  王芊芊听到周围吵闹的哭声,觉得头痛欲裂。长期以来的警惕性和自制力使她抑住了嘴边的□□,强自镇定地闭目感觉身处的环境。

  意识逐渐清醒,王芊芊心中震惊——

  明明之前为了救母亲,自己被那个“神经病”连开数枪,本就重伤的她必死无疑,更何况之后又被那个忘恩负义的贱人锁在纵火的别墅里……

  本应毫无生机的她,为何身于此处? 

  想到最后因“拒死不从”而同样丧身火海的父母、想到那个心狠手辣的“妹妹”,王芊芊此刻只余无边的悲伤和滔天的愤恨——‘王思思!他日我若不亲自手刃你这贱人,誓不为人!!!’

  芊芊脑海里一夕千念,实际上不过转瞬时间。

  暂且收起情绪,芊芊感受着身下颠簸的移动,又听到周围噪杂的哭声中隐隐有廉价汽车的发动机行驶音,由此推测此时她应是处于车中。

  可这连绵不绝的孩童哭声是——?

  可不是孩童哭声嘛~

  王芊芊困惑睁眼,眼前不大的空间内,竟有三个小孩子都在低头哭泣:其中一个孩童还在放声嚎哭;另外两个大约是哭累了,止不住地小声抽泣着。

  唯独剩下一个也是空间内最大的一个孩子没在哭泣,可是他的双手却被麻绳捆着,闭着眼睛紧皱眉头,安静地蜷缩在自己身旁。

  这里大约是小型载货车的车厢,而她处于车厢最里侧,可以看到对面落锁的车厢门。

  就着从狭窄门缝透进来的昏暗光线,芊芊还能勉强看清对门角落里放置的手提粪桶,难怪车内气味如此难闻。

  眼前情况固然诡异,但在目前还算“平和”的环境下,“身经百战”的芊芊没感到什么危险。静待一秒,她开始动身查看自身情况。

  这一动,芊芊才真正不可思议起来——

  自己现在竟成了一个三四岁的孩童!瘦弱的身躯上穿着过时而又脏污的衣服,就和周围这群小鬼一样!

  “喂?醒了?”

  王芊芊来不及细想,冷不丁听到身旁嘶哑短促的低问声。

  她向声音处看去,见是旁边那个“唯一没哭”的小男孩儿,正满脸不耐地看着自己。

  “吓傻了?警告你不许哭!好不容易耳边清净一会儿。”

  王芊芊撇撇嘴,无视这句废话,继续低头琢磨自己身上发生的怪事。毕竟现在自己连情况都没搞明白,哪有闲心哭?

  小男孩见这个刚进来的漂亮小女孩,碰到这种情况未如他料想的那般哭哭啼啼,暗松一口气,心中对这个小女孩有了一丝好感。

  连续两日来的疲惫让他无心开口更多,见女孩儿低头没再动静,男孩儿继续闭眼休息,脸色却难掩不安。

  芊芊此刻确定自己真“变”成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虽然还不能看到自己的相貌,但联想临死之前的事,猜测她应该是如电视小说所演那般——“穿越”了。

  虽然自己不想相信,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科学”理由可供解释,而且现身环境也不容许她思考过多。

  但即便真是穿越,大难不死的芊芊却未有感觉多快乐。

  上一世她身世凄苦,艰历种种沧桑,对飘渺濡沫的亲情有着异常强烈的执念。在好不容易和亲生父母相认后,芊芊心想终于可以过上幸福的平凡生活,却未想被那贱人抓住机会,狠心害死自己和父母,真真是千万个不甘心!

  芊芊再次想起葬身火海的父母,心绪翻涌,抬头睥了眼周遭“呜呜”哭泣的小鬼们,也觉得烦躁不耐!

  压下心头翻滚的暴戾情绪,芊芊盯着没甚变化的车厢门,确认“自己”和这群小鬼一样,都被“拐卖”了。

  ‘拐卖?’芊芊嗤笑一声,玩味地琢磨这个词。

  上一世芊芊就是因幼时被拐卖从而与父母分别,过上地狱般的生活,所以对拐卖深恶痛绝。

  此生“刚醒”就又被拐卖,芊芊骨子里的暴虐已不能抑制,心想如今再栽进“拐卖”沟里那我就是真傻逼了。

  但是如何逃脱?

  芊芊思索着办法,眼睛不经意间落在身旁“警告”过她的男孩儿身上,转了转眼珠,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拽起男孩儿的衣袖小声问:“小哥哥,这里是哪里啊?我好害怕~”

  “害怕?怕有什么用?”男孩儿不屑反问,怕小女孩跟着哭起来,耐下性子回:“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过你今天中午才上的车,当时你在哪儿?”男孩儿问,同时暗自确认心中猜测。

  “上车之前?……我忘了……”

  男孩儿一脸黑线,忍了忍,将猜测说出口:“……上车之前你应该在虎城吧?”男孩儿边说边观察女孩儿的表情:“中午你进来的时候,听到外面说话口音,像是虎城话……”看小女孩儿还是一副懵懂无知的表情,男孩儿有些气急败坏地咬了咬牙,失望地不再说话。

  芊芊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大吃一惊。

  虎城?!芊芊上一世就是虎城人!……三四岁、拐卖……难道——?!

  芊芊按捺住心中的狂喜,继续问:“小哥哥,我们的国家是什么国?今天是什么日期?”

  男孩听了这话,烦躁之余无奈地想,难怪女孩儿不是个小哭包,原来是个傻子!

  为了避免傻子继续纠缠,他状似狠厉地低喊:“花南国!元历82年6月1日……左右吧!别问了!也不许哭,不然揍你!”

  芊芊得到确认,惊喜若狂。

  男孩儿见女孩儿听到“恐吓”不仅不害怕,反而露出灿烂喜悦的笑容,本就漂亮可爱的面庞更显灵动。男孩儿呆了一瞬,缓过来之后兀自嘟囔了一句,倒没再说什么。

  芊芊没有理会这些,如今她心中越来越肯定,自己恐怕不只是穿越了,还是重生!

  重生到了自己刚被拐卖的时候!

  虽然不知为何,前世她被拐卖后就失去了之前的记忆。但是根据后来自己查到的,以及相认后父母说的话,她就是在这一年的儿童节这天被拐走的!

  父母曾说,那天他们带自己去动物园玩,因为“突然的”拥挤碰撞,自己和他们分散,仅就那么一瞬,便再也找不到了,成为他们永久的伤痛……

  而现在——时间、地点、大致特征都对的上,如果这一切都是碰巧的话……

  ‘不、不可能是碰巧,’芊芊否定这个想法,‘我一定是重生了!’

  芊芊此刻激动万分,明明上一刻还以为痛失珍宝,这一刻却突然发现峰回路转,喜出望外的她此时只想大喊一场!

  顾及到身处的场合,芊芊用力捂紧嘴巴,似笑似哭地抽动肩膀。

  ‘这一世,我一定会活得很好!那些我珍爱的人也都会很好很好!……爸爸妈妈,等我!这次不用你们来找我!等我回到你们身边!’

  芊芊平复好心情,准备活动筋骨、起身寻找逃脱办法时,才发觉饥渴得厉害。

  如果依男孩儿所说,自己是中午被带上车,那么很可能当时连午饭都没有吃。芊芊瞟了眼对门更加微弱的光线,如此长时间地滴水未进,难怪身体难受。

  还有,刚醒来时,她就感觉自己头晕目眩、浑身无力,现在这种不适感反而减轻一些,看来……应该是被下东西了。

  芊芊空有一身本领,无奈现在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又被下药,再想凭武力逃走只能算个笑话。

  现在车里的这群孩子,大多都已经哭累了,闭起眼睛沉睡起来。看到这些孩子身上全都脏兮兮的,尤其是身旁这个“小哥哥”,衣服上还有少许血渍,想是已经吃了不少苦头。

  想到自己前世最后是被卖到了树省桦城的一个山区里,如果此程目的地还是桦城的话,那么今天还在虎城的他们离远在南方的桦城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芊芊惯会看人脸色,她见身边这个小男孩虽然身形狼狈,但在这种情况下却不像其他小孩儿那般只会埋头哭泣,刚才说话时又条理清楚、言之有物,再看身上的穿着,虽脏污不已但看衣料材质却是出自富贵之家,而这身上的血渍和独一份儿地被捆绑双手……应当是被拐卖后“反抗”的结果吧。

  一番衡量下来,王芊芊决定继续向这个男孩套话。

  就之前的“交流”来看,男孩儿并不喜柔弱天真之人。思忖间,芊芊轻声试探:“小哥哥,我不会哭、也不再烦你。但是,小哥哥我告诉你,我们应该是碰到人贩子了!现在我们一定要冷静哦,只有冷静才能逃出去!”

  女孩这话一出,原本闭眼休息的男孩立刻睁眼看来,双眼闪过一抹讶异。

  虽然女孩儿之前举动非常奇怪,但一个三四岁小姑娘能这么快反应过来、又能说出这番话,真的够勇敢镇定了,只是……

  “逃出去?你一个这么小的小孩儿,怎么从那两个坏人手中逃走?……而且还不止那两个坏人,光是眼前这群拖后腿的白痴就够你受的了……”

  其实昨天他便决定带领着这群小孩一起逃跑,可是明明出主意时大家都说好,但晚上出手时却都胆小迟疑起来,而这一迟疑的功夫就让那两个人贩子缓过劲来,最后稍一威胁这群孩子就集体指控自己,于是也有了今天这一身伤……

  芊芊听完,心中一动:“小哥哥,即使可能失败,我们也要尝试,不然最后被卖到不知是哪里的地方被虐待,到时那么多人看着我们就更不可能逃出来了!”

  男孩听了这话,沉思起来。

  要知道这话的确在理:毕竟现在只有那两个人贩子,而且路途劳累,就算两个人轮流看管,也总有松懈的时候,逃脱还有可能!再说,就算被抓到,也不过是再被暴打一顿!真被卖到山沟沟里便是再无希望!(其实男孩思想还是有些”阳光”,当时的人贩子被惹怒后很可能会残杀生命)

  芊芊看“小哥哥”神色松动,继续“怂恿”:“小哥哥,现在我们都被下了药,凭力气是打不过那两个坏人的。但是我有其他的方法可以逃出去,只不过带这些小伙伴一起逃跑的话目标太大,容易失败。我想着我们两个需要先逃出去,然后立刻报警拜托警察叔叔来解救其他小朋友!”

  男孩听了忍不住提醒:“其实,只有被抓时才会被下药,进来后他们就不会再下药了。我们几个昨天中午就都已经恢复了力气……”说到这,男孩儿有些生气:“但是即使这样,我们也没打过他们,因为——某些胆小鬼!”

  男孩儿忿忿地暼了眼车内正在熟睡的小孩们,冲芊芊说:“小妹妹,我同意你的说法,但是你有什么好办法?你不知道,我们自从进来后就一直在被锁在这个车里面,从不允许出去。只有发饭和放新抓来的小孩时那俩人才会稍稍打开车厢门,而且这个车厢门很厚,无论我们怎么哭外面都没有任何反应!”

  话落,男孩伸了伸被捆绑的双手,烦躁地皱紧眉头:“更遭的是,因为昨晚逃跑的事,我被那俩坏人揍了一顿,又被绑了双手,那些胆小鬼都不敢给我解……这个绳子也不知道怎么绑的,怎么弄都解不开!”

  芊芊知悉更多信息,面上认真研究眼前捆绑双手的绳结,稍稍放心。

  恐怕那两个人贩子想着对方只是个小孩子,没有使用警绳死结,反而在身前手腕上打了一个较为复杂的活结,料想即使这样捆绑,小孩子也解不开。

  不过他们算漏了芊芊,这种“雕虫小技”对如今纵然只是个孩子的芊芊来说,也不算难。

  至于怎么逃出去?

  芊芊看向对面破旧得像是私改的车厢门,盯住那两指宽的门缝外露出的铁锁一角,有了主意。

看过《重生之恶女做功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