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重生之恶女做功德 > 3.逃跑
  夏天日落晚。

  刚才收饭时,瞅那昏暗的光线,像是傍晚七八点钟的样子。芊芊睡这一觉,估摸能过去五六个钟头,睁开眼敛敛神,轻轻推醒苏曜。

  苏曜本就浅睡,一被推醒就立刻清醒过来。

  看到车厢内其他三个孩子都在疲累沉睡,冲芊芊点点头,用脑袋示意被绑的双手。

  芊芊不待他说,双手迅速伸向打结处,没有停顿地左绕又扯。期间除了因双手用力而显得有些颤抖外,整番动作竟然异常熟练流畅,让苏曜刮目相看。

  也就几个呼吸,原本复杂的绳结便顺利解开。

  苏曜看芊芊真能解开绳结,心底微微惊讶,不知小小年纪的她怎会习得这种偏门的本领?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苏曜按下心思,聚精会神地准备接下来的行动。毕竟,如今亲眼证实芊芊本领的他,对之后的开锁有了期待。

  活动下被束缚许久的手腕,苏曜轻轻吐了口气,两人一起悄声走向角落的粪桶。

  待走近后,空气中臭味更盛。即使粪桶傍晚被倾倒过,两人仍闻之欲吐。

  二人遮掩口鼻,凑近粪桶细细观察。

  这个手提粪桶破烂粗糙,两个桶耳仅由一根粗长铁丝缠绕。许是为了更加坚固,两个桶耳处,各自缠绕数条细短铁丝。

  苏曜指了指其中的一条细短铁丝,用眼神向芊芊示意询问。

  得到肯定后,苏曜果断朝其中看起来最容易掰开的铁丝行动起来。

  细铁丝相对粗铁丝更容易变形,但却更容易划伤。苏曜用背心的下摆垫到指头上,以此抵住冒出的铁丝头。

  没一会儿,苏曜便感到双手酸痛,手指肚儿也火辣辣的。可是他没有一丝停顿,专注地继续手上的动作。

  芊芊在一旁看到苏曜身上豆大的汗水和通红的脸庞,觉得这个小孩儿心性真的是稳重坚韧。若无意外,此人长大后必能成就大事。

  不过芊芊前世并未听到过这个名字,不知这个小孩儿之后到底发生何事……

  她不知道的是,苏曜小小年纪便受爷爷亲自指导,日日坚持训练。这种事对一般小孩来说确实不容易,但对苏曜,却不是很困难的事。

  待这根铁丝全部被掰下来,不过用了十几分钟。

  苏曜将铁丝弯曲处都用力压直,方便芊芊使用。

  芊芊拿到手后,瞅了一眼,满意地走向车厢门缝处。右手手指张开,竖直从门缝车锁下伸出,堪堪伸出大半后,左手又将铁丝递向右手手指处,用食、中两指夹紧。

  她慢慢地将铁丝插入锁孔,在碰到阻碍时,准确熟练地将铁丝回钩捻转。

  在听到熟悉的“咔嗒”声后,芊芊心里一松。

  万分感谢这个时代简陋的防盗技术,毕竟这要是指纹密码啥的那就没辙了。

  深夜里,锁芯弹开的声音异常清脆。

  一直在旁观察的苏曜听到声音后,不可抑制地露出狂喜的神色。

  两人立即回头查看小孩们是否被惊醒。

  确认小孩子还在沉睡,俩人松了一口气,回头悄声、又些急迫地拿下已弹开的锁头,慢慢抽出绑系车门的铁链。

  成功在即,俩人心中都不平静。

  芊芊抽着链子,眼前浮现出前世父母憔悴的模样,心里少有地情绪波动——只要想到不久就能见到父母,她便鼻子发酸、眼睛发涩。

  而苏曜此刻亦是万分激动,甚至开始庆幸,在这里遇到了王芊芊。

  看到芊芊颤抖(?)地解着链子,忽闪的大眼睛在深夜里散发的迷人神采,他觉得此刻眼前这个小人儿漂亮极了!

  等到一侧厢门的铁链被完全抽出,芊芊平复下心情,轻轻推开厢门,外面的清新空气慢慢渗透进来、蝉鸣声也愈加强烈。

  她看到正对车门外的不远处搭了个蚊帐,想到那两个人贩子,转头冲苏曜警示门外情况,准备率先跳下车。

  这时苏曜把住厢门,示意自己跳下接着芊芊。

  芊芊没有与苏曜争辩这些,虽然她觉得此番举动没有必要。

  苏曜将接住的芊芊放下后,慢慢地将车厢门合上。

  想了想,又依次原样地将铁链套上、铁锁锁上。

  做完这些,苏曜就要抱起芊芊逃跑。

  芊芊退后一步避开,轻轻摇了摇头,直直地朝一个方向指了指。

  苏曜看到芊芊指向的北斗七星,明白了她的意思,又看了眼周围的情况,牵起芊芊的手,轻声绕过蚊帐,待走远后,大步朝北方跑去。

  夏夜、蝉鸣、满天的星星……

  两个重获自由的小孩子,在无人的道路上快走奔跑。间或停下休息,对视一眼,看到的都是彼此疲累却幸福的笑脸。

  跑跑停停,直到看见面前的村落,两人停下脚步,都陷入沉思。

  纵使一味向北逃跑肯定不会出错,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何况经过刚才的奔跑,俩人都很疲累。尤其是芊芊,现在还是只是一个三四岁儿童,刚才都是靠毅力才坚持到现在……

  虽没说出口,两人心里都深知:路漫漫,仅凭借两个孩童回家,风险太大,途中必然需要别人的帮助。

  道理如此,但苏曜经过此番磨难,对陌生人有了很强的戒备心,在此时的村落前,有些踯躅不定。

  芊芊更不用说,前世她“求助”别人,只换来次次的失望和更糟的境遇。最后甚至连相认的亲生父母都无法全身心信任,至于前世会为父母放弃一切甚至生命,不过是沧桑过尽,对家庭亲情的渴望成为她一生唯一的执念……

  此刻,芊芊想得更多——先不说物质匮乏的村落,人性有多么复杂;单说这两个“跋山涉水”的人贩子,有没有还没出现的同党不确定。但要说没有更大的“势力”相护,她是绝对不信的。因此,现下她连去派出所报警都有犹疑,更何况向眼前不知“根底”的村民求助。

  芊芊之前能当机立断,选择从人贩子车中逃脱,不过是当时的最优选择罢了。但出来之后的“回家”计划,芊芊尚未思索周全。

  “芊芊妹妹……芊芊妹妹?”

  “啊?”

  苏曜打断芊芊的思考:“芊芊妹妹,你累了吧?……我们找地方休息一下,现在已经到有人的地方了。等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找警察叔叔帮忙,或者我也可以打电话给家里,让家人来找我们!”

  苏曜一边安抚芊芊,一边说出刚才想到的办法。

  对啊!电话!

  现在电话刚刚流行,已经可以即时联络!这是个很好的办法!

  刚刚还在庆幸防盗技术落后的芊芊,现在开始感谢科技!

  不仅感谢科技,还要感谢苏曜!

  因为——芊芊现在不仅不记得家里的电话号码,就连家里有没有安装电话都不知道。

  不过谁让自己带了个宝?!

  “曜哥哥,你能记得家里的电话吗?如果那样就太好了!”芊芊“欢呼”道。

  “当然,只要去邮电局,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苏曜懊恼地拍了下脑袋。

  芊芊看他停下说话,担心地问:“曜哥哥,怎么了?”

  “芊芊妹妹,去邮电局打电话需要钱,可是我身上的钱都被那两个坏人拿走了!”苏曜解释道。

  “哦,这样啊~”芊芊松口气,“委婉”地提议道:“曜哥哥,别着急,到时我们可以「借」钱啊~”

  “借钱?对!——但别人会借给我们吗?应该还是有好心人的吧?!”苏曜不敢肯定。

  芊芊心想此“借”非彼“借”,不过懒得向苏曜解释,只暗搓搓地吐槽自己先是开锁再是顺钱,这一路光干小偷的勾当了。

  “曜哥哥,先不说那些,我们找地方休息吧!”

  “好!”苏曜点头同意,他现在已经有“妹控”倾向。

  两人想进村子里,找个地方休息。

  刚看清村口写着“张家村”三个字的石碑,二人突然听到村里传出的狗吠声。

  芊芊本就不欲打草惊蛇。想到此时深夜,路上无人还好,万一碰到村民,也定是偷鸡摸狗之流。芊芊不愿冒险,建议苏曜去往村落旁边的小树林歇脚。

  两人行至小树林深处,见道一条清浅溪流。

  芊芊心想明日不免见人,建议苏曜各自洗漱一番,稍稍降低明日他人对自己的注意力和好奇心。

  苏曜自然说好,还要主动帮芊芊清洗衣服。

  芊芊沉默一瞬,心想我就一身衣服,虽然现在是个小屁孩,但让我光溜溜地搁你面前真没必要,对苏曜的要求执意不肯。

  苏曜却以为芊芊是在心疼自己……

  美丽的误会不需解释,之后两人各自休息暂且不提。

看过《重生之恶女做功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