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重生之恶女做功德 > 10.空间与功德
  王建珩见李丽华跑回屋,对芊芊急忙补救:“芊芊,李姨那样做是不对的!你可不要学!”‘尤其是说了好几次,这人还是忘记改口叫芳芳【嫂子】!’王建珩对这一点非常不满。

  “好!那芊芊以后离她远点!”芊芊“聪明”地回道。

  “啊?……”王建珩被芊芊很“聪明”的办法噎住,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再解释几句,还是真的要换个保姆。

  “好了,大家都累了,建珩,你不是和青青还有事吗?”柳芳提醒道。

  话不再言,青青带苏曜去一楼客房,王建珩抱起柳芳与芊芊上二楼。

  洗漱完毕,芊芊穿着干净柔软的睡衣躺在床上——听爸爸读睡前故事。

  ……

  是的!何况,芊芊实际已经“三十多岁”,对于如今父母的某些“宠爱”,总有种谜之违和感。而且,对于这些违和感,她虽不至于反感,但确实说不出期待。她只能平静地做着自我建设……比如平静的接受一会儿很可能会有的晚安吻。

  ‘芊芊是理智的,是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想到还有手腕的事情没有解决,芊芊不再纠结,闭上眼睛装作入睡的样子,希望爸爸尽快离开。

  黑暗里,预料中的晚安吻没有到来,她在一片安静中感受到了一只粗糙温暖的大手轻轻拂过自己的额头,一声叹息随着空气幽幽荡来:“对不起,宝贝儿!是爸爸的错,让你受苦了!爸爸发誓,这是最后一次!”说完,停顿了几秒,芊芊听到了放轻的脚步声,和房门开合的声音。

  芊芊没有睁开眼睛,静静地品味着刚才余留的温暖——她拼尽一生追求的东西。她想:‘虽然……我还说不出原谅。但是……我愿意给您一次机会……只有一次哦~爸爸,妈妈。’

  整理完毕,芊芊睁开眼睛,打开床头灯,翻看手腕上的图案。

  图案没有任何改变,仍然是那个“鬼画符”。奇怪的是,她又一次想到了那个“宝盒”,预感两者之间必然有某种联系。

  ‘上次那个宝盒是被自己的血蹭到锁芯开启的,难道这个诡异的图案也需要血解开?’芊芊猜到了一种方法,但是不知道有没有危险,不敢贸然尝试。毕竟现在她得到了前世梦寐以求的一切,不愿受到任何改变。

  但谁知刚刚否定这个方法,脑中便传来一阵剧痛!

  芊芊抱着脑袋倒在床上,咬紧牙关不让声音发出,但这并不能阻止头痛的加剧!某一刻,芊芊甚至痛不欲生,想要毁灭一切。

  不得其法的她脑中闪过图案与血,刚刚想起头痛就倏然减弱。

  骤然解脱痛苦,芊芊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喘息着。待平复些,芊芊看向图案,想到之前的诡异一幕,心里发凉:莫非这是让她必须解开手中图案?

  她想到了爸爸妈妈,想起刚刚“睡前”的温情一幕,咬着牙不信邪地又“试”了一次,刚刚想到拒绝解开,疼痛便蜂拥而至。

  这次不仅脑袋痛了起来,就连身上都仿佛被千万根针扎过一般,痛彻骨髓。

  作为“挑衅”的代价,芊芊这回拼尽所有精神力去想那个图案和自己的血,才在最后关头留住了生机!

  意识到自己真“玩脱”了,芊芊不再反抗,躺在床上恢复体力。

  思绪飘远,恍惚中她想到了她的前世,想到了她很久没再想起的那些不堪过往:

  【那时她失去了以前的记忆,被卖到大山里一户人家做童养媳,日日接受着虐待□□。骨子里的倔强让她不甘愿过这种生活,她一次次地反抗、甚至开始计划逃跑。

  但是,那时的她实在是太弱小了!

  她的那些反抗,就像个笑话,甚至,成为那些禽兽罪恶的来源。

  渐渐地,她把她自己藏起来,就像折纸一样折吧折吧折成一点点,深深地埋在心底。然后,她学会了顺从,学会了阿谀奉承,甚至学会了强忍恶心去迎合做戏;再然后,她一步步麻痹着别人、一步步筹谋算计;待时机成熟时,她逃离了那个地方,阴差阳错进入组织;又在第一次杀戮后,回到那个地方,亲手埋葬了那些记忆。】

  现在,芊芊学不来什么“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把戏。王芊芊比谁都懂得隐忍,都懂得选择。

  何况现在她明显要被“玩死”了,选择顺从那个诡异的东西说不定还有活路,而死了可真就什么都没有了。

  想清楚,她勉力下床,只在床头柜里翻找到一个尖尖的黑色发卡勉强可用。顾不得再多,芊芊面不改色地拿它扎进左手指肚儿,将渗出的血珠抹到右手手腕上。

  和宝盒那个死样子一样,手腕上的图案慢慢吸收着鲜血。当血液完全被吸收后,图案渐渐扩大,并且慢慢脱离了皮肤,缓缓向上空浮动。

  待上升到芊芊眼前时,增长到圆盘大小的图形开始疯狂旋转,周围空间瞬间被扭曲变形。芊芊不及反应,只得强行被拖入图形中。

  眨眼间,房间空无一人,只余微风拂过。

  再说芊芊,被一股吸力拖入图形后,她放下遮挡在眼前的胳膊,惊讶的看着眼前场景:只见前方视线开阔,竟是一片茫茫草原!

  芊芊静静得观察着面前景象,发现这片草原除了杂草之外再无其他生物,而且无边无际,视线所及的边缘与湛蓝天空连成一线。

  许是植被繁盛,芊芊感觉空气格外清新,丰富的含氧量让她思绪清明。

  视线一转,芊芊刚要回身,却发现身后居然有一座木屋,左傍着一处清浅溪流,右依偎着一棵参天大树,好不惬意悠然!

  现下她就是再愚笨也猜到此处就是小说中常提的空间机缘!

  芊芊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喜出望外,毕竟这个未知空间是福是祸,她并不能确定。但是如今别无他法,她只能先去木屋查探情况。

  只见木屋大概四百来平方,建有前庭后院、一厅三室,俱是清幽考究的古风做派。芊芊走过古朴婉约的庭园走廊,来到正堂大厅。

  大厅明亮通透,一进去就看到一座写有『大慈大悲』的金字牌匾悬挂在正位的一把太师椅上方。

  芊芊抽了抽嘴角,就要看向其他布置。

  倏然目光一顿,发现太师椅的座位上赫然放置着前世那个宝盒!

  “不会还要我放血打开吧?”芊芊刚刚想到“打开宝盒”这个念头,宝盒便“咔嗒”一声自动打开,从里面飞出一卷竹制手册,落入芊芊手中。

  芊芊翻开这卷名为『释』的手册,快速阅读起来。别问她怎么能读懂这堆复杂的符号,她也不知道,而且也没功夫关心这些小事。

  阅读完手中的“说明书”,芊芊长叹一口气,喜忧参半。

  这卷手册完整地阐述了前因后果,包括解释了芊芊为何前世可以险中求生、重生而来:原来这个空间是位名为“梵耶”的佛道仙祖所创。在他飞升前,为了帮助凡人参道,也为了抑制世间的罪恶杀戮,除了编篡些经书流传于世外,还留下了一些咒法秘术被封存在宝盒内,只等有缘人打开。

  当然,有缘人也不是随便谁人皆可,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按照仙祖所定,有缘之人自然不是大恶之人,但也并非大善之人,而是正处于经历大恶幡然从善之人。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经过邪恶归从正善之人,对恶熟悉悲悯、对善体会更深。

  而芊芊之所以能够打开这个宝盒,真的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碰巧了。芊芊前世受组织所迫,为了活命,不惜杀戮无数、恶积祸盈,是为大恶;后来找到父母后,便想逃脱组织、“放下屠刀”,回归平凡生活,是为大善。当时芊芊拿到宝盒时,正处在善恶交界中,因此能顺利打开。

  但前世打开宝盒之后,芊芊既没有找到宝盒空间,也没有得到什么咒法秘术。这一切还是因为这个“坑爹”的规定:有缘人能打开宝盒,但想要学习秘法,则必须经历生死。所谓“凤凰般涅、浴火重生”。唯有重生,才能做到: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唯有重生,才能真正消除前世罪孽;唯有重生,才能最大限度地普渡众生。

  芊芊看到最后一句都要崩溃了,我是决定回归平凡生活了,但我可没有什么普渡众生的精神!

  这一句话虽然有些打趣,但确实是芊芊忧愁的地方。

  都是因为这个“梵耶”仙祖,此仙真的是事无巨细,百无一漏。他(她)规定只要是打开宝盒,就必须学习佛法秘术,更要兢兢业业地积累功德,否则就会受到处罚折磨。之前芊芊因抵抗进入空间便身受折磨就是惩罚的一种。

  至于什么算作“功德”,手册中并没有指出,只说见到后自会懂得。

  手册的最后记载着几位有缘者的名字,芊芊正是上书的最后一位。看来前世那个墓穴埋葬的便是上一任的“有缘者”。

  总算弄清怎么回事,芊芊从宝盒里找到了仙祖所留的“咒法秘术”。仙祖所谓的“咒法秘术”,其实就是指两本名为『术』和『咒』的经册。

  两本经册均是薄薄一本,芊芊本想粗略翻看一下,可是只见手中书页“刷刷”翻过,经册却一直翻不到头。

  看来这修习秘法实非易易。

  芊芊此时对空间已然心中有数,察觉时间不短,闭眼默念“出去”。再一睁眼,已然回到了之前的房间里。

  芊芊看到手腕上的图形消失不见,疲精竭力地躺回床上,稍一放松便陷入深眠。

看过《重生之恶女做功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