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嗜血老公:小妖精,别想逃 > 第939章,番外—原来就是你(终章)

第939章,番外—原来就是你(终章)

  回到京城后,胡一馨日夜陪着孩子,还有她的男人,白天她寸步不离孩子们。夜里,一家六口挤在他们的卧室。虽说,钊宝和珣宝自有小床可以睡,婚后的大床也够骁骁云漪跟他们一起挤。

  只不过,辛苦了孩子他爸。

  昨夜回到家,莫擎苍本想好好的尽情的释放近日来的苦思,没想到女人不解风情,二话不说就把几只大小电灯泡都汇聚在一起,恩爱不得不说,云漪和骁骁嬉哈玩笑,啊钊啊珣闹觉哭得稀里哗啦了近一晚。

  作为父亲的他,有苦说不出,只能陪笑,陪玩,陪抱抱。

  这种情况,一天两天可以忍,时间久了,他可就什么都管不了了。

  所以到了第三夜,云漪和骁骁,还有女人正商量着睡前新游戏。

  莫擎苍打断:“今晚暂休,以后有机会再续”赶娃意图,显而易见。

  云漪妹妹跟爸爸妈妈睡习惯了,便不肯回屋睡,拉着妈妈和哥哥的手:“那我们不玩游戏了,我们睡觉,爸爸讲故事吧!”

  同她一起睡爸爸妈妈中间的莫骁被她拉下去。

  胡一馨很配合的也躺下,隔着两个孩子的距离,意味深长的瞟向男人:“嗯,妈妈也很久没听爸爸讲大黑熊和小白兔的故事了”

  莫擎苍:“……”小白兔……

  莫云漪好奇,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大黑熊的故事?里面有光头强吗?”

  莫骁纠正:“光头强里的是棕熊。爸爸讲过童话故事?”

  胡一馨笑笑,冲莫擎苍挑眉:“爸爸快说说吧!你看孩子们都想听呢!说说,那只大黑熊和它的小白兔的故事吧!”

  莫擎苍:……清咳了两声,心腹诽自己的小女人,还挺较真儿。

  莫云漪坐起来,摇摇他的手臂,迫不及待:“爸爸你快讲你快讲”

  莫擎苍无奈之下,只能十分从容的现编了一个故事,主要内容为黑熊和白狐狸相亲相爱的生活在一起,还生了很多熊宝宝,关于小白兔,只一句‘它们是很好的兄妹’而一笔带过。

  然而,尽管莫擎苍将尺度把控得足够天真无邪,莫骁还是正经八百的吐槽了一句

  “熊和狐狸是不同物种的动物,是不能生熊宝宝的”

  胡一馨差点没噗笑出声。

  莫云漪好奇的问:“爸爸,为什么狐狸会生熊宝宝呢?”

  胡一馨:“……”她的孩子听故事的关注点有别于其他孩子。

  莫擎苍十分镇定的回:“那是因为,这只狐狸,是一只被人陷害,吃了毒苹果的母熊变的,因为她太美丽,坏巫婆心生妒忌就把它变成了让人害怕的小狐狸”

  胡一馨:“……”太能扯了!还有,梅姨在天之灵,听人说她是坏巫婆,会咋想?

  莫骁张着嘴,呆若木鸡的看着爸爸。

  莫云漪天真的回:“那只熊一定很漂亮,所以坏婆婆才会把它变成会吃人的狐狸。”

  胡一馨:“……”

  “没错,那只狐狸会吃人,它很漂亮,她又肥又可爱,就是脾气不太好,经常会离家出走,让大黑熊害怕担心。”莫擎苍抿唇,泰然对上她的视线,神色自若暗藏笑意。

  胡一馨瞪他:……你丫才肥呢,臭男人,不对,是臭黑熊,又丑又肥的臭黑熊。

  听出故事意有所指的莫骁,无奈地摇摇头,自顾盖上被子,闭眼睡觉。

  莫云漪:“那小白兔呢?爸爸没有说到小白兔呀?小白兔是什么变的呢爸爸?”

  莫擎苍起身下床:“小白兔就是小白兔,好了,该睡觉了!”从床头抽屉里摸了半天,竟摸出一包烟出来,大剌剌去了洗手间。

  胡一馨看见了,眉头皱皱,诧异不已。

  过了好一会儿,莫骁和云漪已经睡熟,却还没见莫擎苍出来,胡一馨满心疑惑,轻声下床想去看个究竟。

  正小心翼翼地打开洗手间门,里面的人早有准备一把将她拉了进去,移门一合,发出沉闷而短促的一声响。

  莫擎苍捂住她惊呼的嘴,抵着她,两人一齐静了一瞬,外面无异常,方松口气。

  莫擎苍移开手,薄唇勾着得意的笑,灼灼的垂凝她,还没等她开口训问,男人蓦地俯身狠狠的亲吻她。

  胡一馨皱了下眉,第一时间嗅嗅,没闻到烟草味,迷离中,看到他后头垃圾桶里,那包该是过期了的烟,顿然醒悟,她被骗了。

  她羞恼:“孩子们在外面呢!”

  男人滑到她锁骨,贴着她的肌肤,回到她耳畔,邪魅道:“那就书房,我先去,还是一起”说完,继续流连在她肩脖。

  “……”胡一馨被吻的心乱如麻,酥酥软软得快要即时缴械:“你,你先去,别忘了把T带上”

  莫擎苍不舍的松开,在她唇上允了一下:“只给你一分钟”

  胡一馨潮红了脸颊,点头,她压抑数日的情思终要跟他一起释放交融。

  莫擎苍出去后,她也只慌慌地察看一下孩子们的入睡情况,看着睡得都很香。

  随后套上睡前男人给她备着的系带睡袍,心里一跳,这衣服脱脱特别方便,搭着身上这件吊带睡裙,啪啪不要太合适了。加上家里有暖气,冬天也穿得薄薄的,滑滑的,露露的——

  这睡衣设计,简直就是专为他们男人行事方便而设计的嘛。难怪她的睡衣八九件,全都他亲自挑选来的。

  原来早就有所预谋。

  流氓…

  胡一馨想着,接下去要如此直接的去迎承和配合回应,脸颊霎时烧了起来,她刚才还提醒他带T等她。

  唔,她是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的呢!

  果然是孩子妈了呀!!!不知羞了,何况四个孩子。

  胡一馨腹诽完自己,套上睡袍,轻手轻脚的,打开了里间门,猫了出去,只留下一盏微弱的暖灯。

  下一秒,床上的云漪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寻视一圈,只看到哥哥,欲要张嘴呼唤。

  莫骁一只手捂了上来,低声说:“爸爸妈妈去给我们做夜宵,做好了叫你”说着,轻轻拍拍云漪,如拍抚钊珣弟弟们一样。

  莫云漪被拍的舒适,困意汹涌,稀里糊涂的便再次睡熟。

  莫骁呼口气,瞅了眼房门,坐起身,关掉了床头灯。

  胡一馨怀着一分羞怯,在书房门前换了口气,扭开门把,刚迈进一条脚,整个人眨眼被结实的抵在门板上,没有任何喘息的空隙。

  幽暖的光线下,男人闭着眼,俊逸而急不可耐的神情紧贴眼前。他滚热的气息扑面撩拨,硬实的身型贴着她,顺手下滑,将她抵在他胸膛的两只手带到腰际,要她抱着。

  他更肆意…

  几经辗转,厮磨,两人早已呼吸紧促,褪卸最后的防备。

  他稍稍移开一点,鼻尖点点她的,视线从她迷离的目光中,凝移她红润光泽的唇部,焦灼快把持不住。

  他声音粗哑,卡了音:“说想我了”

  胡一馨脑子里迷乱一片,没回应。想啊,怎么不想。

  男人侧头在她耳边敏感地,有意撩拨:“有我想你多吗?”滚热的气息灼着她,几乎要将她燃烧殆尽。

  他又松开一些,额头抵着她,像个执着的孩子,非要比个高下不可。

  胡一馨同他一样,火烧一样,粗喘着,眸光流转在他溢着细汗的鼻翼和性感有力的薄唇之间,想要开口,却发不出音。

  索性,她有力的点头点头,然后等不及,蓦地抬手,踮起脚尖,仰头上去,与他的紧紧允贴在一起。

  她有

  她有这个自信,比他想她的多,以前她从没觉得自己会那样神经质的想过一个人,恼过一个人,爱过一个人。

  但她也相信,他也有,跟她一样疯狂的想她。

  他跟她是一体的,是命中注定的冤家,爱恨,痛思,什么都是相互的啊!

  两手紧抱她腰背,稳住脚。

  转即,勾住她的腿,将她轻轻一提。

  她整个人挂在他腰身上,被他托着走。

  据说,一个人爱不爱另一个人,想不想念另一个人,身体是最诚实的,对思念程度的表达,也是最精准的。

  这夜,庄严冷肃的书房,又变成罪恶的天堂,记载了一场……或者数不清多少场糜滢的欢爱美景。

  “老婆”

  “嗯~阿~”

  “老婆”

  “嗯~莫阿~老公”

  “我想听你说,你想我厄~”

  “我~我想你”

  “不够”

  “我—老公,我想你,比你想我要多得多”

  “……”

  “老婆,我怎么会这么爱你呢?!”

  黎明降临,落地窗外,清清凉凉,光线明朗,煞是一天好气象。

  胡一馨泛着光的脖颈儿,粉红未褪,喘息着。莫擎苍用自己的外衣包裹住,横趴在沙发上的她,轻柔的翻过来,搂进怀里。

  他坐在沙发上,让她躺在他腿上。

  胡一馨不甚疲惫,却无心入睡,温润而红迷的双眸,带着甜蜜的笑意,静静地望着上头坦然着健硕肌肉的男人。

  莫擎苍搂着她,脖子疲累的往后靠了靠,闭目养神。

  半响,他缓缓睁开眼,视线还在上方,嘴角已经同她不谋而合的扬了起来。

  他垂目,与她相视而笑,勾起她,低头一啄,嗓音还没完全恢复,哑哑沉沉的:“还不困?”语气却还是坏坏的。

  胡一馨已经习惯了他的逗弄戏谑,满不在意的抿唇笑一笑,反击:“你困了?”意味深长。

  莫擎苍一下懂了,无奈勾唇,立即将她往上抱起,做势要二次开战。

  胡一馨秒怂,咯咯笑着搡他:“我错了,我困,我困”

  莫擎苍放过她,不是自己无力,而是担心她吃不消,毕竟四周每个角落,都已经一片狼籍。

  他揉揉她微肿的眼皮,问:“不想睡?”

  胡一馨抓起他的手,脸颊贴着他掌心,蹭了蹭,声音柔柔弱弱的,却十分真诚:“对不起啊老公,这段时间难为你了。但是你要相信,我的心已经被你占满,半点其他人的空隙都没有了。真的,你信我”

  莫擎苍眉心微皱,深深的低凝她,她很少这般诚挚而固执的跟他说这么直白的情话,一下子有些感动不过来。

  “真的,我和小俊哥的过去会活在我的记忆里,是美好的,但绝对不会对我爱你,爱这个家造成任何影响,我爱你,我把全部的爱都给了你和这个家”

  她摇了摇头,目光流露着至诚的光:“已经不可自拔了,就像鱼离不开水,花离不开阳光一样,要是哪天有人想要把我们分开,我真的会死的。”

  她抓住,他欲捂住她嘴的手,神色伤痛脆弱说:“八天半,我们分开了八天半,这八天半里,我的心都要碎了,找不到你见不到你,我都要疯了。我一边骂自己没出息,一边却无时无刻的希望你出现在面前,吃不好睡不好,就盼着钻进你的怀抱,我真的”她抽噎着:“我真的很想你你知道吗混蛋”哇的一声,哭了。

  莫擎苍被她突然的情绪波动,惊得头皮一麻,立即抱紧她,心慌发紧,痛疼万分,后悔莫及:“我才知道,我…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胡思乱想,跟你赌气,对不起青儿,真的,我真该死”

  胡一馨哭了一阵,莫擎苍手忙脚乱的,一会抽纸给她擦脸,一会无比内疚心疼的狂亲她的眼睛,一会又紧紧抱住她不断的说对不起。

  天知道,他有多后悔那晚气着跑出来,现在比没听过她的心声之前,还有让他想爆揍自己一顿。

  索性,胡一馨的情绪来的快,去得也快,只不过还是要了莫擎苍半条命。

  “以后不会了”莫擎苍歉疚心疼的深凝着她,捂着她脸颊,不停的摩挲安抚着:“我发誓”连发誓这种不切实际的台词都出口了。

  胡一馨平息了两分钟,也只是泪光闪闪的看着他一直道歉,安慰她。

  突兀听到这句发誓,让她一下哭笑不得。

  “好了,我原谅你了”她声音哭沙了:“我们扯平了,以后谁都不欠谁”

  “不不,我欠你”莫擎苍让人好笑的说:“我欠你的,一辈子也还不清”

  “……”胡一馨没辙了,没怎么做力的,坐了起来,被他紧搂在怀里。

  她嗡声说:“你自己说的,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了,不能再丢下我”听起来有些好笑,却更让人心疼。

  莫擎苍被自己的错事折磨得身心俱疲,重重的点点头后,用力的在她额头吻了口。

  如此一闹腾,两人睡意尽无。

  空气宁静得怪异

  胡一馨怕他心有余悸,刚好看到茶几上那本早先莫擎苍从她家带回来的她的相册。

  她故意岔开话题,指过去差使他:“拿来!”

  莫擎苍顿了下,伸手抓了过来,交给她,又在她额上亲了一下

  胡一馨肿胀着眼皮,很正经的翻看起来,正要翻第二页的时候,她顿了下,严肃道:“再看一遍,不许说我以前又瘦又丑了”

  莫擎苍一愣,很是乖巧的,木木的颔首说:“不敢”

  胡一馨低头憋笑。

  照片满满的都是回忆,都是她小时候的,之前跟莫擎苍说了很多。

  想到这里胡一馨又认真道:“回忆,小学的,初中的,高中的,大学的,都是美好的回忆,回忆都是一样的,它们都只会存在我的记忆里,明白了吗?”

  小俊哥也是回忆

  莫擎苍啄头,深刻的明白了。他发誓,他已经深刻的意识到,这次吃醋真的是他有生以来犯的最大的错误。

  她越点醒,他越内疚了啊。

  翻着翻着,胡一馨翻到一张她初三时校园拍的照片,画面里是,篮球场上,几个迎球跃起的高个青年。

  画面定格在球被灌篮而出的一瞬间,灌篮者,跳跃在半空中,一套简单轻松的夏季运动服短裤,身型高大威猛,手臂腿部的肌肉紧绷有力。

  只可惜背着身。

  胡一馨还记得,那是上海某校大学生借用她们学校场地比赛的时候拍的。

  当时学校专门停了一个下午的课,让大家有序参观,她挤不进前排,在后排远远的看,里面的人动来跳去,她更看不清脸,只听前面时不时涌出女生疯狂的惊叫,比看爱豆演唱会还激烈。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打球的那几个大哥哥,貌似长得很帅。

  她不以为意,偶然之下被一个富二代女同学强塞了这么一张照片,炫耀说是她的男朋友,全班女生每人一张作为纪念,还说如果不好好保管,就会长青春痘,而且是永远都不会消的那种。

  当时她刚好长了青春痘且反反复复,想着或许能借她的咒避避邪,所以就…

  再后来,就给忘了,一直夹在相册里。

  胡一馨看着照片中稳健的背影,恍恍惚惚的忆起,校园打球的场景,夏天太阳走得早,下半场比赛进行到一半,天色暗淡下来,她似乎记得,金光灿烂的霞光打在他灵活跳跃的身躯,帅酷十足,让她心口狂跳了一阵。

  仿佛有一瞬间,她看到他的脸,脑海中,他的轮廓一点点清晰

  他的表情好像有些严肃,但十分专注,还似乎略带着一丝忧伤。

  胡一馨凝神仔细看了看另外一名站在底下,样子很傻的,举着双手打算接蓝球的参赛者,刚好是正面,有点模糊,依稀还能辨别五官。

  胡一馨眸光渐亮,又回去看上面的背影…越看越熟悉。

  那是……

  不可能吧!

  莫擎苍皱着眉,疑惑的拿过照片:“你怎么会,有我和老吕在丽川中学打球的照片?”

  —————全文完结—————

  新书搜索《他在远方等待黎明》莫瑶,连载中…

  —软科幻小说

  —男主可萌可冷

  欢迎收藏……

看过《嗜血老公:小妖精,别想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