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五章 刷法力的方法

我的书架

第五章 刷法力的方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就借你吉言吧,好了,李主簿可以回家了,明天记得准时过来点卯。”

  “一定,多谢大人.....。”

  李长安拿起自己的折扇,转身就往外跑。

  “如果.....我会给你烧纸的.....。”

  人都跑出主殿了,声音才在外面传来。

  殷阳摇摇头,看来这个主簿还是不太看好自己啊。

  不过他没有立刻去钻研七破真经,现在距离酉时还有一个多时辰,他打算趁这个时间去一趟城东。

  可以想象,今天晚上这一夜一定不好过,能够增强一点实力,多一点保命的希望,他都必须做到极致,这个支线任务一定要完成。

  殷阳从天师院离开,身上的衣服依旧还是那一身羽衣星冠。

  造型卡的衣服可以永久的保留,而且龟壳系统是有一个空间的,里面能够收纳各种物品。

  所以殷阳相当于带着随身衣柜,随时可以换衣服。

  这一身长袍星光流转,简直闪瞎人眼。

  离开天师院正门的时候周围没有什么人,但是一到了街上,这里人就多了起来。

  街道上的人都行色匆匆,不过现在刚刚未时过半,时间还不算太晚,路上人还是有一些的。

  一个挑着担子的卖饼的矮个子货郎最先看到殷阳。

  “炊.....啊!”

  话说到一半,他就被殷阳的造型震撼了一下。

  他不是没见过天师院的天师,但是这么拉风的还是第一次见。

  配合殷阳刀削斧凿,天神般俊朗的面容,让这个审美敏感度不太强烈的货郎都呆了。

  直到殷阳从身边走过,货郎才憨笑:“这位大人,你比俺兄弟还英俊呢。”

  殷阳也报以微笑,正想回话,突然龟壳系统传来提示。

  【法力增加一分钟。】

  殷阳一愣:“什么情况?”

  【宿主,震撼他人的任务始终有效,每震撼一个生灵,你就会有道行法力提升,震撼的人越多越强,提升也就越多,所以,请孜孜不倦的造型吧!】

  殷阳心中对系统又多了一份了解,长袖一甩,一片星光舞动,直奔大街中央。

  长腿迈开,步法铿锵。

  货郎没等到殷阳的回答,微微撇嘴。

  “目中无人,回去和娘子说。”

  殷阳自顾自的往前走,街道上一道道诧异或震惊的目光投过来。

  【法力增加一分钟。】

  【法力增加一分钟。】

  【法力增加一分钟。】

  .......

  【法力增加两分钟。】

  殷阳看到一个赶车的车夫从自己身边经过,这个车夫看上去比较强壮,他竟然给殷阳提供了两分钟的法力。

  【法力增加五分钟。】

  【法力增加七分钟。】

  【法力增加八分钟。】

  路过一个茶棚,里面几个带着刀剑的人在喝茶,目光在殷阳的身上扫过。

  殷阳心中默默思索,这几个应该是武林人士,三个人扫一眼,自己就增加了二十分钟的法力。

  这还修炼什么,只要道行有了,自己每天出去刷脸凹造型就可以了。

  “啊啊啊~~~~!摸骨公子看这里~~~!”

  殷阳抬头,一间名为春香院的楼上,几个女子挥舞帕子正在不断的摆手,看到殷阳看过来更是发出了一阵阵的尖叫。

  【法力增加五分钟。】

  【法力增加五分钟。】

  【法力增加五分钟。】

  七八个女子,清一色的五分钟。

  殷阳不知道这个是怎么算的,显然这些女子并不比那些普通人强壮,可是增加的法力却更多,都快赶上刚刚的几个武林人士了。

  【法力增加三十分钟。】

  眼角余光一扫,街边有一个算命老头,看着殷阳微微张嘴。

  见殷阳看过来,老头嘴角吐出两个字:“德行!”

  可能是遇到有两下子的了。

  殷阳嘴角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没有回应任何人,穿街过巷,衣袖挥舞,不带走一片云彩。

  他走的还不是主街,这条街叫做天师大道,从这里走到城东拐弯处,足足收获了四十八个小时的法力。

  “两天啊,走这么一会儿就等于修炼两天,而且现在还不是人最多的时候,看来以后有赶集啊,过节啊什么的,我是一定不能窝在天师院了。”

  天师院在帝京的东南西北各自都有一个卫所,平日应该是有人员值夜。

  到了晚上,值夜的人会拿着锣走街串巷的敲响,提醒居民关好门窗,小心火烛,同时也负责在城市内巡逻,遇到突发事情也好处理。

  不过现在城西城南城北的卫所都荒废了,只有城东这里还有一个蒋震。

  殷阳也很想知道,蒋震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一路来到了城东卫所门前,殷阳抬头看了一眼。

  门上有天师院城东卫所的字样,已经非常的陈旧了。

  殷阳正想推开门进去,突然一愣。

  只见这里的门前,竟然贴着一张符纸!

  土黄色的符纸,上面写着一个“山”字。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字,竟然给殷阳一种高山仰止,不可撼动之感!

  “这符绝对是灵符!”

  殷阳立刻就做出了判断,因为刚刚看过五雷符,殷阳对于符纸有了一定的认知,要不是自己目前有了道行法力,可能根本都注意不到这一张符纸。

  显然这符纸不是给普通人看的,甚至有可能不是给人看的。

  殷阳知道,自古以来,山这个字就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字,在人们看来,山能够镇压邪魅,驱除瘟疫。

  如果加上雷神、火神等字,效果还会更好。

  城东卫所能够幸存下来,说不定就是这一张符纸的原因。

  不过很显然,这符纸的品级绝对不如自己的五雷符。

  殷阳没有再看这符纸,推门而入。

  里面是一个四方小院子,左边摆放了一些生活用品,右边是一个小型的演武场,地面平整,可能得出是有人经常使用和打理的,旁边还有一个兵器架,显示主人是一个习武之人。

  殷阳没有在院子处停留,直接开门进入了室内。

  刚刚迈进去一只脚,突然室内人影一闪,一道寒光已经到了殷阳面前。

  那是一道刀光!

  殷阳虽然有了半年的道行,但是法力低微,加上根本没有修炼过对敌之术,看到刀光,他就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

  如果换做普通人,可能会狼狈的闪躲,但是殷阳是什么人?

  他是一个演员!

  虽然演戏的经验还不是太丰富,但是演员的自我修养,殷阳是熟读并且活学活用的。

  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就当这是拍戏好了。

  这一刻,他自我代入是一个绝顶高手。

  所以面对袭来的刀光,殷阳只是背负双手,淡漠的扫了一眼。

  在没有看清楚对方面目的情况下,殷阳嘴里淡淡的吐出几个字。

  “蒋震!敢对国师出手,你可知罪?”

  语气犹如冰渣子般的冷,配合殷阳一身气度和身上的星光流转,硬生生的让对方刀锋即将入体的瞬间停了下来。

  “你.....你是新任国师?”

  “然!”

  【法力增加两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