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监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殷阳点点头,岳不缺肯定不是正常死亡的,不然系统也不会给他发布任务。

  至于是否有人要对自己动手,殷阳不清楚,但是他也不怕。

  因为怕也没用,他是必须面对的。

  和蒋震告辞,告诉蒋震最好留心一下,看是否有人愿意加入天师院,他过几日再来。

  蒋震满口答应,和殷阳告别。

  离开了城东卫所,走过巷道,再次回到了天师大道的时候,街上人已经非常稀少了。

  现在是申时过半,距离酉时还有半个时辰,天还大亮呢。

  可是周围的店铺大多数已经打烊,其余的也都是正在关门落锁。

  殷阳徐徐往回走,路上偶尔收获一些法力增加,但是都不多。

  天师大道走一半的时候,他看见一家还开门的铺子。

  这可是不容易的事情,殷阳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棺材铺!

  这时候,铺子内走出一个中年男子,面容普通,个子也不高,扔到人群里面都找不到那种。

  看到殷阳,中年男子明显楞了一下。

  【法力增加三天。】

  殷阳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无比的震惊。

  要知道,蒋震已经算是一个武功高手了,也只是提供给了自己两个小时的法力。

  可是这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竟然就提供了三天的法力。

  可见这人绝对不是表现出来的那样普通。

  下一刻,男子招呼了一下殷阳:“这位公子,要买口棺材吗?”

  “为何要买棺材?”

  “呵呵,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最近这帝京不是有些不太平吗,人住在棺材里面,那些鬼啊怪啊的,就会把你当成同类,就不会攻击你了,不瞒你说,京城里面不少达官贵人,其实晚上都是睡棺材的,只不过这些人不说罢了。”

  “哦!竟有此事,那我到是好生询问一下了。”

  殷阳说着,脚步毫不停留的走了过去。

  这个老板他觉得有些危险,还是暂时不要接触为好。

  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也没有继续开口说什么,因为他觉得这个一身羽衣星冠,拉风无比的男人也不简单。

  走过了棺材铺,又走了一段,已经快到天师院门口了。

  天师院门前斜对着,有一家酒馆。

  此时酒馆外摆放了一张桌子,有四个人正在那里喝酒。

  其中三个精壮的汉子,还有一个光头和尚。

  殷阳本来还没注意他们,但是就在他路过这里的时候,突然得到了系统提示。

  【法力增加一小时。】

  【法力增加一小时。】

  【法力增加一小时。】

  【法力增加十二小时。】

  他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

  目光在几个人身上扫了一眼,殷阳心中有了一点感觉。

  这几个人,八成是皇帝那边派来监视自己的吧。

  或者说,他们就是来看自己能不能活过今晚的,不然现在大家纷纷关门打烊回家,他们怎么还会在这里喝酒呢?

  那三个精壮汉子,应该是内廷高手,而那个喝酒吃肉的花和尚,明显是有一些门道的。

  这给的法力挺多啊!

  殷阳不做声的走了过去,一直进入了天师院。

  其中一个汉子看着殷阳的背影消失,才转身对那和尚道:“巴布大师,你看着新任国师如何?能不能活过一天?”

  叫做巴布的和尚手持一条鸡腿狠狠的咬了一口,满口油腻的又灌了一口酒,才操着略显生硬的汉语道:“看不出什么,对我们都没有丝毫警觉,估计是个雏儿。”

  几个汉子纷纷点头:“大师分析的很对,我们这监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的那些国师,多数都会看出一点门道,这个却什么都不知道,看来挺过一夜的希望不大了。”

  “是啊,看来这一次的任务很轻松了,一夜都挺不过去的天师是不值得培养的,看来咱们明天就能回宫复命了。”

  “呵呵!这下陛下又该心烦了,不帖皇榜怕是招不到新国师了。”

  “嗨,要我说费这个劲干嘛,巴布大师做国师也够格了。”

  叫做巴布的和尚再次灌了一口酒:“呵!那个位置老衲可不稀罕,这帝京城藏龙卧虎,老衲每天酒肉穿肠过多快活自在,何必去操那个心。”

  “哈哈,果然大师这才是高人风范,要我看,大师的本事在帝京也稳居前三了吧。”

  “那是自然,咱们跟着大师出任务这么久都没被妖魔所害,要我看大师是天下第一!”

  “来,咱们哥几个敬天下第一的巴布大师一杯,干!”

  “干~~~!”

  几个人说的热火朝天,正端起酒碗干杯,突然巴布和尚楞了一下。

  “咦!这个国师又出来了?”

  “怎么回事?难道他要离开天师院?国师正常就是要在天师院居住的啊,他要去哪儿?”

  “还换了一身衣服?”

  “这这这.....这身衣服是祭天祈雨时候穿的吧?”

  几个人震惊的目光看向殷阳,只见殷阳身穿一身八卦道袍,头发披散,手里拿着一把长长的拂尘,一幅疯狂野道的模样,大摇大摆的从几个人身边经过。

  几个人还想殷阳要去哪里,本来还打算跟上去,没想到殷阳只是走过去,没走出几步,突然又转身回来了。

  再次从几个人面前走过,然后重新回了天师院。

  “这?他这是什么意思?”一个汉子不解的看向巴布大师。

  平素自诩智多近妖的巴布也有些蒙。

  思考半晌,他才开口道:“估计是想要出去降妖,可是又发现东西没有带齐备吧。”

  几个汉子闻言,也觉得这是一个勉强合理的解释。

  “果然年轻不靠谱啊,东西带没带好自己都不知道吗?”

  “唉,一个就要死的人了,不管他,咱们喝咱们的。”

  几个人再次端杯喝酒。

  刚刚喝了一半,天师院大门开启,殷阳又出来了。

  其中面对殷阳的巴布大师,一口酒直接就喷了出来。

  其余几个人转身,也都是眼珠子差点儿瞪出来。

  只见殷阳下半身围着黑色的裙摆,上半身赤裸,脖子上面挂了一串巨大的黑色佛珠,左臂上面画了一条青龙,右臂上面画了一只白虎。

  胸前还有一个牛头,只是画的似乎有些仓促,少画了一只角。

  手里拿着一面不知哪里弄来的大旗,迎风挥舞,猎猎飘扬。

  急匆匆的从几人面前走过去,他们都有些看傻眼了。

  “巴布大师,这个.....也是去降妖的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