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卷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巴布大师挠了挠光头,半晌开口:“我曾听师祖说过,蛮荒部落里面之巫师,会以狰狞图案绘满全身,对一些魑魅魍魉有震慑作用。”

  “大师果然见多识广,看来这国师还是有些门道的啊。”

  “只是观看面相,这国师并非番邦域外之人呀,真是奇怪。”

  几个人叹息摇头,继续喝酒。

  身后脚步声响起,殷阳又跑回了天师院。

  “这是又忘记带东西了?”

  “年轻人总是丢三落四的。”

  这一次没用巴布大师解释,几个汉子自己就给出了解释。

  酒局继续,殷阳很快又跑了出来。

  这一次没有赤裸上半身,而是穿上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手持一把菜刀,走过几人身边的时候,还用黑色蒙面巾把脸给蒙上了。

  “不会吧,这是打算出去做贼了?”

  “荒唐!简直荒唐,他是不是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

  “难道他就不怕被京兆府的巡逻队抓住吗?”

  “大师,这件事要不要禀报陛下?”

  巴布大师这一次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目光追随殷阳的身影:“先不急,看他是不是还会回去。”

  果不其然,殷阳只是跑过几个人身边,然后又立刻转身跑回了天师院。

  这一次几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实在是有些找不出合理的理由,来解释国师奇怪的行为。

  几个人甚至都没有喝酒,目光全都集中在天师院门口,看看国师还会不会出来。

  很快,殷阳又出现了。

  这一次身穿一身不知从哪里找到的,不太合身的文士衫,手持一把白纸扇。

  扇子上面写了几个字:“国士无双。”

  看得出是新写的,还墨迹未干。

  开门之后,殷阳见几个人看到自己了,立刻又缩了回去,这一次连门都没有出。

  又过了一会儿,殷阳再次出现.....。

  如此又反复三次,巴布终于明白了。

  “写给陛下的奏折这样写吧,国师已经被药物迷惑,反复做出癫狂行为,根据贫僧目测,迷惑其妖物可能是.....变色龙成精。”

  ..........

  天师院内,殷阳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实在是找不到可以更换的衣服了,再想震撼门外的几个人,就要使用造型卡了。

  不过也可以了,反复刷了将近十次,殷阳累计获得了好几天的法力。

  加上再棺材铺老板和百姓身上获得的法力,他已经将制符损耗的十天法力补了回来,现在法力堪堪满了四个月。

  “差不多了,也许明天要出去采购一些服装,方便随时更换。”

  他没有再次出去,而是来到了神武院的库房。

  库房内灰尘很多,殷阳掩着口鼻,在乱七八糟的库房内,找到了一堆杀威棒。

  目光扫过,他锁定了其中一根。

  杀威棒长约四尺,一头黑,一头红。

  红色的那头是用来打人的,据说这样打下去,有鲜血也不会那么显眼。

  这根杀威棒看上去感觉和其他的有所不同,随着法力的提升,殷阳隐约能够感觉到,这根杀威棒上面有一层淡淡的红光。

  如果没有猜错,那应该就是煞气了。

  根据古人的说法,王侯将相都不是凡人,而是天上的星宿下凡。

  这些人一旦死亡,其形成的煞气也会远远的超过普通人。

  根据蒋震所说,这一根杀威棒很有可能打死过一位将军,那上面的煞气也就不是普通武器能够比拟的了。

  殷阳抬手拿过这根杀威棒,入手沉甸甸的,还有些冰冷。

  “就是它了,希望你能够帮助我度过今晚。”

  手提杀威棒,殷阳走出了神武院的库房。

  沿着青石铺就的道路前行,殷阳来到了主殿附近。

  天师院的大致分布是这样的:六扇门分列两厢,由六个大院组成。

  后面经过天井和祭天的香炉,分别由主殿、厢房、聚阳阁、观星台、祭天台、祈雨殿、魂灯殿、后殿等部分组成。

  另外还有一些跨院,有演武场,有厨房库房净房,还有一些下人住的地方。

  整个天师院占地足有一平方公里,可现在空空荡荡的,只有殷阳一个人在。

  先是回到了自己居住的主殿,殷阳找到了一大串的钥匙。

  钥匙足足有上百把,除了李长安所在的房间钥匙外,几乎都在这里了。

  殷阳抬手将钥匙收进了系统空间,又在室内找了一些笔墨,还有一叠符纸。

  将这些东西都收好,此时距离酉时还有小半个时辰。

  殷阳拿出了一摞卷宗。

  这些卷宗,都是天师院内有人死亡时候的卷宗。

  系统既然发布给了他生存任务,那么今天晚上就一定不会太好过,殷阳要尽量知己知彼,希望能够从卷宗里面看出一点东西。

  打开第一卷卷宗,这是天师院第六任国师死亡的卷宗。

  “大景建明十年秋,国师魏祥卒于寝室内,国师身不着寸缕,床铺凌乱,以床单为绳,缠绕脖颈自己用力导致窒息而亡,室内无第二人存在迹象,仵作鉴定死亡时间为丑时初。据下人说,也从黄昏至晨起,也没有其他人进入过国师的房间。但是现场有一疑点,他的床头悬挂了一个布偶,布偶貌似小女孩儿,眉目清秀,面带微笑,不知从何而来。”

  殷阳看着卷宗都是一愣,这是自己把自己勒死了?

  那为什么要不穿衣服呢?难道是有裸睡的习惯?

  至于那个布偶,殷阳觉得有些诡异,但是目前信息太少还无法猜测。

  之后还有一些关于国师的介绍,他还发现这个魏祥竟然也是第一天担任国师。

  之前魏祥是一个街头算命的,虽然未婚,但是却与多个妇人有染。

  放下卷宗,拿起第二卷查看。

  “大景建明十年冬,天师院神武部院首马剑飞,洗脸时其双手背负,按于自己的脑后,头部浸入脸盘内溺亡,被人发现时候脸盆已经结冰,以火烘烤,五个时辰才将坚冰融化。仵作鉴定死亡时间为丑时末。”

  看到这个,殷阳都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

  自己把自己按到脸盆里面浸死了?

  死后脸盆还结冰了,火烤十个小时才化开,这冰的威力不小啊。

  拿起第三卷卷宗。

  “大景建明十年冬,国师赵元良夜读,室外有守卫值守,整夜未出,寅时初突然大喊“放开我”,守卫进入查看,发现赵元良已经不见踪迹,室内夜读的桌子翻到在地,笔墨纸砚、油灯、铜镜、书籍等散落到处都是,人失踪,魂灯殿内魂灯熄灭,确定已经死亡,但是尸首一直没有找到。”

  看到这里,殷阳觉得这个死亡现场,似乎和老国师岳不缺那里有些相似。

  但是又不太一样,老国师那个是无头尸体,和这个失踪的是不同的。

  第四卷。

  “大景建明十一年春,降妖部二钱天师江淮,被发现赤身死于室内,桃木剑刺入胸口而亡,死前未发生打斗迹象,床头处悬挂一女孩儿布偶,仵作鉴定死亡时间子时末。”

  看到这里,殷阳似乎有了一点印象。

  当初原主还不太敢进入倚红楼的时候,这个江淮就是那里的常客了啊。

  而女孩儿布偶的第二次出现,也给殷阳提了一个醒。

  第五卷。

  “大景建明十一年春,天师院下人老冯,洗漱时候呛水而亡,死亡时间丑时中。”

  第六卷。

  “大景建明十一年春,天师院小厨房张妈妈,失踪于卧室之中,时间寅时中。”

  第七卷.....。

  殷阳看时间不多,直接跳到了最后一卷。

  “大景建明十五年秋,十六任国师岳不缺,于卧房内身亡,头颅消失,只余尸身,双手将桌面抓出指痕,桌前凌乱,似有战斗迹象,下人报整夜未有他人进出,疑似妖邪作乱。”

  卷宗赶制的人是李长安,墨迹未干,看来不是昨天就是今天早上写出来的。

  殷阳放下卷宗,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站起身来,身上羽衣随着动作摆动,星光四射。

  配合俊朗容颜,绝对是当今天师界造型魁首。

  突然系统提示传来。

  【法力增加两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