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十章 七光之火

我的书架

第十章 七光之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室内终于清净了,殷阳也不管自己这个举动会不会将妖邪激怒,开始快速的翻阅制符篇。

  “七光镇辟之符.....。”

  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名字,殷阳心念一动,这一条符咒的详细内容就出现了。

  “七光者,日之光、月之光、星之光、雷之光、火之光、生之光、死之光。单独或组合镌刻七光之力于符咒之上,可镇妖邪。”

  殷阳看的一头雾水,日月星之光他能够理解,雷火之光也能看懂,这都是自然界里面发光的东西。

  可这生死之光又是什么呢?

  暂时不去想那么多,殷阳的目光在室内各处扫过。

  现在天色漆黑,天师院似乎都笼罩在了一层雾气里面,日光自然是看不到了。

  月光和星光暂时也没有看到,可能是时间还没到出星月的时候。

  没下雨,雷光也没有。

  但是火光到是有一点。

  目光落在了自己刚刚点燃的油灯上,走了过去,将油灯直接拿到了桌案前。

  将黄纸铺开,提起笔,看着这点灯火。

  “火,自远古时代起,人们就用其照明,驱赶野兽。”

  “天雷地火,更是有驱邪之妙用。”

  殷阳看了一会儿,感觉心中有点儿感悟,提起笔,拿出一张符纸。

  他要制的普通的光之符箓,并不是七光之符,按照之前制符的经验,一张符纸需要十天的法力。

  提笔的同时,心念一动,法力自动运转,灌注于笔尖。

  心中想着火光,笔下运转自然,法力上就体现出来了。

  可是他刚刚写下了一笔,一股热流奔涌,符纸瞬间燃烧了起来!

  十天的法力损失了,但是符纸却毁了。

  殷阳一愣,他不知道这算是成功还是失败。

  因为他真的感受到了火光的力量,并且也运转法力于笔尖了,符纸燃烧,就证明他做到了。

  但是制符却是实打实的失败了。

  他高兴,自己似乎有了很高的悟性,这是好事。

  可制符没有成功,眼下的燃眉之急还需要解决。

  “我有四个月的法力,也就是说能够制符十二次,已经失败一次,我必须要在十一次之内成功,才能够多抵挡一次危险。”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室内的温度有些低。

  “初秋时节就这样冷了吗?这样的温度有些让人想睡觉啊。”

  殷阳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这有些不对。

  “不行,不能睡,前几个被布偶害死的人,都是赤身裸体死在床上,很有可能就是死在了梦中,我绝对不能睡。”

  殷阳在系统空间里面取出了杀威棒,拿在了手中。

  白日里还看不出什么,但是到了夜晚,这杀威棒上似乎有淡淡红光浮动,放在身边,那困意竟然被驱散了不少。

  “这就好,有了这个东西,我这经常熬夜排位的未来影帝还怕你不成!”

  殷阳信心再次鼓起,总结了一下刚刚失败的经验,笔锋落下,火焰升起。

  “是符纸的材质问题吗?”

  “不,既然符纸能够承载五雷之法,同样也应该能够承载火光之力,还是方法有问题。”

  殷阳闭上眼睛,开始转换思路。

  “火光的体现,不应该单单只是火之力,许多侧面的地方,应该也同样能够体现。”

  “比如温暖,比如灼热,比如一滩水在火的烘烤下,会很快蒸发。”

  “应该从其他方面入手才行。”

  殷阳想着想着,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灵光一闪。

  “有了,是媒介!”

  “火不是凭空出现的,必须有一个媒介承载,比如油灯的媒介就是灯芯和油!”

  这一次他提起笔,对着油灯,在纸上迅速的勾勒了几笔,法力运转,一个小小的灯芯就被简单的画了出来。

  然后将笔尖提起,一个小小的火焰就要在笔下被点燃。

  “嘎~~~!”

  墙角的恭桶突然翻倒在地,那个布偶滚落出来。

  布偶躺在地上面对殷阳,红眸闪动。

  室内温度骤然降低!

  油灯的灯光在这突如其来的低温下,竟然迅速熄灭了!

  殷阳的心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他以前就听过这样的话,当恶魔在你身边的时候,灯光会突然熄灭,是示警,也是大凶之兆。

  而他的制符,现在还没有完成,随着油灯熄灭被打断,十天的法力损失了,符还是没有制出来。

  前后已经坏了三张符纸,他也损失了一个月的法力。

  还有三个月法力的殷阳,现在更是升起一股困意,这让他不由得有些气急。

  他有些想干脆将这个布娃娃撕碎,可是却知道那肯定不妥,他隐隐的感觉到,只要这个布娃娃在这里,而自己又没有入睡的话,那就暂时还是安全的。

  如果他坚持毁掉这个布娃娃,说不定会有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

  理智告诉他没有这么做,他强忍着困意,继续拿起火折子去点火。

  但是简单的动作,他此刻都无法完成了,眼皮越来越沉重,那边的床似乎有着无限的魔力,让他想要走过去躺下。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

  “中级造型卡启动!”

  殷阳需要一个能够震慑妖魔的造型,虽然这羽衣星冠看上去非常拉风,很有高人风范,但是这里的妖邪明显不吃这一套。

  而这个世界究竟什么神佛最有震撼力,他又不太清楚。

  但是他知道一种,那就是能够震慑妖魔的,往往是比它们更强的妖魔。

  “血魔造型!”

  刹那之间,室内的情况再次变了。

  只见殷阳一身红衣,身后披着火红的披风,一头长发也变成了火红色。

  脸上皮肤白皙的没有血色,两条红眉斜飞入鬓,眉心之处,一滴水滴状的血红色红痣点缀在那里。

  双眼也是红的,比地上的布娃娃眼睛还要红,透着一股森森的邪气。

  在他的身后,是一片的尸山血海!

  无数的尸体堆积如山,无论是壮年男子还是老弱妇孺都有,全部笼罩在了一片红光里面。

  漫天的亡灵在空中舞动,想要挣脱这片红光的束缚,想要远离殷阳这个大魔头,却根本无法做到。

  随着殷阳的血魔造型出现,室内的低温似乎瞬间回复了,就连光线都明亮了不少。

  【法力提升两天!】

  殷阳趁此机会,再次拿起火折子,将油灯点燃。

  “这个中级造型卡只能改变服装和背景,但是真正的恐怖气氛却没有,也不知道能够震慑妖邪多久,我要趁此机会赶紧完成制符。”

  油灯点燃,殷阳再次提起笔,回复了一下心绪。

  深呼吸一口气,提笔落下,油灯之图,一气呵成。

  相比之前油灯要详细作画,此刻殷阳只是简单的勾勒了几笔,然后火光就在油灯上面出现。

  那不是画,而是一个象形字,一个隐约可以辨认的火字。

  十日法力消失!

  一点火光,在符纸上面亮起,这一次,符纸没有燃烧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