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十一章 我就是不睡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我就是不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殷阳拿起这张符纸,仔细看了看。

  现在看上去,符纸上面就只有一个火字,下面的油灯和灯芯的图案,已经完全被虚化了。

  但是若仔细观察,还是能够隐约的看到落笔的痕迹。

  “这就是匠气了,我的制符还不成熟,落笔也比较繁复,制符速度不够快,应该可以能够更简化一些的。”

  “不过还有机会,一张符纸未必够用,我还要再来几张。”

  感觉室内的空气又有点变冷,殷阳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血魔造型加上杀威棒,似乎也不能抵挡太久,他必须快点了。

  拿起笔再次落下,这一次殷阳甚至不需要观摩油灯了,因为这一幕已经成竹在胸。

  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

  一连制了五张,殷阳的法力已经只剩余一个月了。

  “不能继续了,继续下去法力就彻底枯竭,恐怕未必是什么好事。”

  殷阳现在手里有六张成品符了,应该是差不多够用了。

  打了个哈欠,他看了一眼沙漏。

  时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亥时末,还有半刻钟就是子时了。

  而殷阳此时的困意也越来越浓,感觉就要坚持不住了。

  “基本可以确定了,这个布偶妖邪就是在睡梦之中害人的,我绝对不能被他害了。”

  “但是它不出现,这个布娃娃似乎也不是真身,我还是没有办法对付它。”

  殷阳强忍着困意,来到了床边。

  他先是拿出四张符纸,分别贴在了手脚之上。

  然后他又将杀威棒拿出来,将其吊在了床的上方。

  一头重,一头轻。

  他整个人躺在了床上,又用一根绳子,将自己的一只手和杀威棒相连。

  杀威棒重的一头,就距离自己的腹部大约十几厘米。

  手则是绑在轻的那一头,这样一来,殷阳就必须时刻用力,拉扯杀威棒,让它不会打到自己。

  可是一旦入眠,手上力道放松,这根杀威棒就会落下来敲击腹部,让他无法真正的入眠。

  做好这一切,又将其余的符纸放在胸口,殷阳终于忍不住沉沉的睡意,倒头睡下。

  浅度睡眠的时候还不觉得,当时一进入深度睡眠状态,手臂不用力的时候,就出状况了。

  “呼!”

  砰!

  杀威棒打了腹部一下,殷阳立刻醒了过来。

  平缓了一下呼吸,努力的睁了睁眼,他似乎看到,那个原来在地上的布娃娃,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床头,悬挂在那里,一双妖异的红色眼睛正看着他。

  殷阳的眼睛又缓缓的闭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咯咯咯!哥哥,来玩呀。”

  一个美丽的女子入梦,一身白色长裙,在蓝天白云的草原上奔跑。

  奔跑之中,修长洁白的玉腿若隐若现,长发飞舞,无比的诱人。

  殷阳在后面跟着,明显的感觉到女子的裙子随时有可能掉下来。

  一股莫名的欲火在心口升起,他在期待那条裙子掉下来。

  眼看就要掉下来了。

  “砰!”

  杀威棒又敲在了他的腹部,将刚刚进入深度睡眠中的殷阳敲醒了过来。

  “嗯.....很好,这个敲击的时间把握的很好,要是再晚一点,我可能就不愿意醒来了。”

  殷阳有些庆幸,看来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这个布偶娃娃,确实是通过入梦来杀人的,而且是一个香艳无比的梦。

  可以想象的到,当人真正沉沦梦境,准备和梦中女子颠倒鸾凤的时候,恐怕就是殒命之时了。

  不过现在好了,有了这条杀威棒,殷阳相信自己不会中招,而这个妖邪恐怕没有那个智慧,能够破解自己的这一番手段。

  放心的再次入眠,又看到女子裙子要掉下来的时候,再次被杀威棒敲醒。

  如此反复了不知几十次,时间也逐渐的过去了两个半时辰。

  室外的沙漏显示,现在已经是过了寅正了,还有小半个时辰,就到了卯时了。

  根据以往的卷宗来看,布偶杀人的时候,还没有到这个时辰的。

  那只一直反复试图进入殷阳梦乡的布偶,终于不耐烦了。

  当殷阳不知多少次醒来的时候,突然看到床头悬挂的布偶变了脸色。

  一股阴冷的气息直奔床铺用来,一直笑眯眯的布偶好像被注入了力量,突然变的面目狰狞,竟然直奔殷阳扑了过来!

  “正主来了!”

  殷阳知道关键时刻来了,直接抬左手抵挡。

  手当然是阻挡不了妖邪的,但是殷阳的手上有符咒!

  床铺上面,直接燃起了一团火!

  刹那之间,红光大盛!

  那耀眼的红光并不是火,而是火光!

  无比炙热的火光!

  刚刚碰到殷阳手臂的布偶,身体瞬间被火光烤焦了一块。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布偶是布匹所制,自然怕火。

  一击不中,布偶似乎受到了一点伤害。

  殷阳不会天真的以为一张普通符咒能够真正伤害到妖邪,他还有后续手段。

  趁着布偶后退,殷阳躺在床上,腰部用力,双脚猛的踹了上去,又是两团红光爆发!

  刚刚一道符咒只是皮外伤的话,那么现在的两道符咒就已经给布偶造成了轻伤。

  殷阳似乎听到了一声闷哼,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殷阳顾不得男女,直接跳起来,一把抓住了头顶上的杀威棒,右手直接覆盖棒头,将第四张符咒贴在了上面。

  对着身体已经有些焦黑的布偶,殷阳大喝一声:“妖孽,吃我老殷一棒!”

  嗡~~~!

  正中布偶!

  一棒打了下去,耀眼红光在空中崩裂!

  这跟杀威棒打死过多名官员,棒上煞气浓厚,被火符一激发,竟然打出了爆裂的效果。

  又是一声沉闷的女声闷哼,布偶身上竟然已经起火!

  小小的身影飞速后退,消失于黑暗之中。

  殷阳胸口剧烈起伏,手握杀威棒,直接从床上跳下来。

  啪啪~~!

  两张火符再次贴在了杀威棒上,殷阳一手持棍,另外一只手更是直接拿出了五雷符。

  轻微法力输入,五雷符蓄势待发。

  一点点银色的电弧在殷阳的掌中跳跃,此刻的他还是血魔服装造型,一身火红的披风猎猎飞舞,就好像一座随时要爆发的火山。

  那一团阴冷气息隐藏于黑暗之中,没有离开,但是也没有再靠近,而是继续和殷阳对峙。

  殷阳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但是面上丝毫不露怯。

  现在是关键时刻,绝对不能让妖邪认为自己有半点虚弱。

  一人一鬼,就在黑暗的室内对峙。

  不知过了多久,持续保持一点法力输出,让五雷符闪耀的殷阳快要坚持不住了。

  法力即将见底,要是妖邪再不走,自己说不得就要使用五雷符了。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鸡鸣在遥远的地方响起响起。

  距离有点远,但是此时此刻,却无比的清晰。

  “喔喔....喔~~~~!!”

  一唱雄鸡天下白。

  卯时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