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十四章 上朝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上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殷阳没想到李长安这家伙语不惊人死不休,经过昨天晚上的布偶事件之后,殷阳对妖魔一事已经深信不疑。

  加上官差说女子的死法,他也认为是妖魔了,怎么李长安会说是人祸?

  但他却对李长安露出一个鼓励的眼神:“继续说。”

  受到殷阳的鼓励,李长安顿时兴奋起来:“大人,你知道我学过道法的,我听我师父说过,人气旺盛之地,能够长期存在的妖邪,十之七八都是人祸。”

  “嗯,继续。”

  “我师父是这样说的,人群聚居之所,本不适宜妖邪生存,一来人气过盛,妖邪不喜,二来就是必有天师来降伏,长久以往,几乎很少有妖魔能够在不断到来的天师围剿下生存,能够生存下来的,要么特别凶猛,要么就是有人在故意放纵,甚至有时候就是人利用妖邪的力量作案,来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你都知道哪些利用之法?”

  听到殷阳略带考教的问话,李长安不由的挺直了脊背:“大人,您应该知道我们天师的道行法力到了一定境界,就可以凝结道韵金钱这件事吧。”

  “当然。”

  “我们的道韵金钱,其实还有一个神奇的妙用,那就是金钱镇妖!”

  殷阳没有理会李长安的卖关子,只是听他继续说。

  “是这样的,每当击败或降伏一个妖邪的时候,就可以用道韵金钱,将它的神魂镇压其中,从而成为这个妖邪的主人,一枚道韵金钱,就可以镇压一个妖邪,然后这妖邪就归你控制了,到时候无论是帮你打架偷东西,还是按住女人的双手什么的都行。不过很多人并不会这样做,因为万一妖邪哪天被人干掉了,和其神魂相连的主人也是会受到反噬的。”

  李长安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几钱天师就最多可以控制几个妖邪,控制的妖邪越多,实力就越强,但是风险也就越大,我知道最多有控制三个妖邪的,真是好奇大人您以前控制了几个妖邪呢?”

  殷阳的目光落在了李长安胸前的那枚金钱上。

  之前他只知道天师胸前有道韵金钱,而这道韵金钱也从侧面反应出了天师的修为。

  可他还从不知道,原来道韵金钱还有这种妙用。

  控制妖邪为己用,听起来似乎不错。

  殷阳没有回答李长安的疑问,也没有询问李长安的道韵金钱是否控制了什么妖邪,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秘密,他不需要去打听这些。

  李长安继续道:“所以说,妖邪能够长久的留在人气旺盛之地作乱,十之七八是有人背后用了手段,这也是为什么妖邪猖獗,而屡屡不能降伏的主要原因之一。”

  殷阳喝了一口茶:“振兴天师院,任重而道远啊,不但要和妖斗,还要和人斗。”

  “没错,而且我们现在实力单薄,不瞒大人,我昨天查阅了一下天师院的账簿,我们现在的库房连一个铜板都没有了,这无论是购买降妖法器,还是生活所需都维持不下去了,要是再有个十天半个月不发俸禄,我们恐怕就只有变卖产业了。”

  天师院还是有一些产业的,但也都是苟延残喘,撑不了多久了。

  说起来,殷阳才想起来自己出任了天师,并没有得到一点银钱,按理说新任命国师,皇帝会给予赏赐的,他却什么都没有。

  真是不拿国师当盘菜啊。

  心里盘算着,这边听着百姓们的交谈,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

  等到李长安提醒殷阳该去上朝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卯正,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上朝时间了。

  殷阳急忙起身,也顾不得在大街上再刷一波法力,直接乘坐李长安的马车,沿着贵妃大道狂奔,直奔无极门。

  李长安亲自驾车,一路吆喝行人让开,总算提前了一会儿到了皇城前的广场。

  沿着无极门再奔神武门,也就是皇城正门。

  到了门前,正门已经开了,大臣们都已经进去了。

  虽然时间不多了,但是殷阳依旧整理了一下衣衫,将血魔造型换成了羽衣星冠的造型。

  这身衣服虽然也足够拉风,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属于修炼之人所穿,没有那么惊世骇俗。

  刚刚来到门前,就被皇城守卫拦住。

  【法力增加十分钟。】

  【法力增加十分钟。】

  【法力增加十二分钟。】

  一连串的系统提示,让殷阳将目光投向了这些守卫。

  皇城的守卫叫做御林军,各个都是一身杏黄色的战袍,看到殷阳到来,脸上全都露出警惕之色。

  “来者何人?”

  李长安只是一个随从身份,自然不能到近前来,此刻是殷阳一个人。

  殷阳此时双手背负,目光扫过御林军们:“大景十七任国师,殷阳。”

  “你就是殷阳?”

  “如假包换。”

  殷阳露出脖颈上的龟壳信物,这是独属于国师的信物。

  大景立国三百年,这个信物也传承了三百年,御林军自然认识。

  不过此刻殷阳脖颈上的这个小小龟壳,却已经不一样了。

  当初的龟壳只有腹部的一块,殷阳穿过来,又带来了背部这一块,两块扣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小龟壳。

  所以在御林军看来,这已经不是国师信物了。

  “这个信物.......?好像不对。”

  殷阳没有回答,将龟壳拿起来一扭,上下分开。

  将腹部那块龟壳给御林军队长一看:“喏,信物。”

  说完,殷阳迈步而入。

  御林军队长站在那里没动,只是躬身施礼:“见过国师大人。”

  那确实是国师信物,这两年国师更换频繁,他确实见过几次。

  殷阳走了过去,算是在皇城守卫这边确认身份了。

  过了神武门,前面就是皇城内广场。

  殷阳去过故宫,这个大景皇城的规模看起来丝毫不比故宫逊色。

  整个广场巨大无比,周围宫殿林立,树木成荫,前往正前方皇极殿的路上,全部都是由汉白玉铺就。

  御林军分列两厢,从神武门到皇极殿,还要不断的走上一百零八个缓台阶,可见当初建设时候工程之浩大。

  走在这里,殷阳隐隐的感觉有一股气息笼罩整个皇城,可能是这里也设有阵法守护。

  前面有一群人正在进入皇极殿,正是大景的文武百官。

  殷阳快走几步跟了上去,走在人群的末尾。

  前面的人没有注意到他,他也暂时乐得安宁。

  一直跟随大臣们进入了金銮殿,百官们纷纷站位。

  殷阳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在什么地方,干脆也就站在人群的末尾。

  其余的人都是一身的朝服,就他一身的羽衣星冠,看上去有些突兀。

  前面的人注意不到他,他身边的一个人却扫了他几眼,看上去颇为好奇。

  那是一个年轻的官员,身穿三品朝服,但是只能站在队伍的末尾。

  大景规矩,三品官才有资格上朝,此人虽然站在末尾,但也必定不凡。

  看了殷阳几眼,这个人试探开口:“第一次来上朝?”

  殷阳微微点头,想着接下来是要自我介绍了。

  果然,此人率先开口:“在下大理寺少卿杜天松,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殷阳正要开口,突然一个内侍公公走了上来。

  “诸位大人,皇上口谕,让各位稍等片刻,皇上一会儿就到。”

  站在前面的一位大臣道:“苏公公,皇上往日上朝都很准时,今日可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开口的人是当朝太傅李远山,是皇上的启蒙老师,为人刚正不阿,虽然是清流,但在朝堂之上说话很有分量。

  苏公公立刻陪笑:“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天师院那边送来急报,说是新任的国师可能有些问题,目前不清楚是人还是妖邪,所以皇上那边还在议事,也让杂家来告诉各位大人一声,要有所防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