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十六章 朝堂之上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朝堂之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震惊的就是左丞相殷月明了。

  他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真的成了国师。

  在他的身边,当朝右丞相廖启云立刻对其道:“殷丞相,这国师是你的儿子,怎么之前没听你说过啊?这要是出了问题,你这个当爹的可难辞其咎!”

  廖启云和殷月明素来不合,这番话一说,立刻激起了一片的质疑声。

  “是啊,你儿子究竟是不是有问题,你可得给大家一个交代,这国师如果都出了问题,那这京师重地还有安全可言吗?”

  “殷大人,如果下官没记错的话,你那次子殷阳好像有着京师四大公子之首的名号啊,平素里游山玩水,骑马打猎,喝酒听曲,打牌抽大烟是样样精通,但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任何道法修为呀,这样的人也能成为国师吗?”

  “殷丞相,你可要好好的给大家说说,为何岳老国师死之前,令郎就进去了天师院,又为什么岳老国师会将国师信物传给令郎,这其中可有人证?”

  属于廖启云那一党的人,纷纷对殷月明群起而攻之,一时间让殷月明有些慌乱。

  关键是他也不了解情况,现在也无法给出回答。

  而且殷阳不争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让他昧着良心说儿子能够胜任,他还真是说不出来。

  但殷月明也不是省油的灯,脸色严肃的道:“国师之位事关重大,岂是我能够左右的,这是陛下任命的,自然是由陛下做出决断。”

  将皮球踢给建明帝,先看看皇帝的意思再说。

  事情涉及到皇帝,众人自然不敢多言,都将目光投向建明帝。

  建明帝也是有些头疼,他接到密报之后,也认为殷阳是出问题了。

  不是变成鬼了,就可能已经被妖魔附体了。

  但是现在没有关键证据,他也不好做出决断,沉吟一下,问身边的苏公公:“可知殷国师出门之后去了何处?”

  “陛下,殷国师离开天师院之后,就和新任主簿李长安一起在外面吃饭了。”

  “还能吃饭,这是好消息,但是也不可大意,立刻去宣殷阳觐见,嗯.....多派几个人。”

  “明白。”

  这时右丞相廖启云再次站出来:“陛下,此事臣觉得不妥,如果那殷阳真有问题,贸然来到金銮殿上,可能对陛下的安全构成威胁,臣建议让京兆府或者刑部派人,将其先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审审,如果没问题再放出来嘛,这也是对陛下,对在场的诸位大人负责。”

  建明帝想起密报上说,殷阳可能是变色龙成精附体,也可能是血魔附体等等,心中也有些不安。

  “既然如此,那就.....。”

  话音未落,只听见门外有御林军飞快的奔上殿来。

  “报~~~~!报陛下,刚刚门前守卫传来消息,新任国师殷阳已经在朝堂之上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朝堂上一下就炸开了锅。

  这还了得!

  这边还在议论如何对付殷阳,没想到殷阳就在朝堂之上,平时规规矩矩站着的大臣们立刻左右查看,很快,目光锁定在了最后一排,站在角落里面的殷阳身上。

  “是他!”

  “这就是新任国师!”

  “大家小心,此人非常危险。”

  “来人呐,护驾,护驾~~~~!”

  朝堂上面乱成了一团,殷阳身边立刻出现了一片真空,门前守卫的御林军蜂拥进来,刀枪并举,一起对向了殷阳。

  左丞相殷月明也是瞪大了眼睛,拼命的往殷阳这边挤:“阳儿,怎么回事?快点和爹说。”

  殷阳抬手对父亲拱手:“殷丞相,古语有云,天地君亲师,君在亲前,如今在朝堂之上,你我同殿为官,还是彼此称呼职位较好,在事情没有定论之前,没人会把我怎么样的。”

  殷月明也停下了脚步,略有诧异的看了一眼殷阳,觉得自己的儿子今天有些不一样了。

  殷阳这才整理了一下衣襟,对龙椅上的建明帝道:“陛下,可否听臣一言?”

  建明帝自然也不会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处置殷阳,抬手示意,“国师请讲。”

  殷阳一摆袍袖,身上点点星光流转,犹如仙君下凡,让人不由的被吸引。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殷阳身上,一连串的法力增加提示响起。

  今天殷阳走街串巷吃早餐,一共获得了大约三四天的法力。

  但是就这么一下,他的法力瞬间飙升了半个月!

  其中最少的也有三个小时,还有不少六个小时,十二个小时甚至一天的。

  但是殷阳粗略的扫了一下提示,大概获得了三十左右人的震惊。

  看来这金銮殿内无一不是见多识广之辈,想要震撼他们,这个造型还是不够。

  殷阳缓步的往前走,根本无视眼前御林军的刀枪。

  御林军也不敢让刀枪触碰到他,只能缓缓后退。

  随着御林军退,周围的大臣也后退,这样,殷阳一个人就占据了一大片地方,周围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

  走到距离龙椅所在的台阶三步处,殷阳停了下来。

  “陛下,如果臣所料不差,您任命我为国师,应该是源自老国师岳不缺的传承。”

  “没错,如果不是老国师的传承,朕不会选择你。”

  “那么臣请问陛下,是老国师精通道法,还是这些大臣们精通?”

  “这个术业有专攻,自然是老国师更为精通一些。”

  “那就请陛下相信老国师的眼光,他选择我,自然是有选择我的道理。”

  建明帝闻言微微颔首,觉得殷阳说的有些道理,既然如此,那不如再观察观察。

  可这时,右丞相廖启云再次站了出来。

  “陛下,切不可被这人言语蒙蔽,殷阳自幼生于京师,有几斤几两谁都清楚,他根本不通道法,无非是想拖延罢了,何况还有密报,他现在究竟是人是妖都无法确定呢。”

  殷月明本想反驳廖启云,但是殷阳突然在旁边朗声一笑。

  “哈哈哈!廖丞相,本国师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看看那上面是什么?”

  说着,殷阳抬手一指,众人的目光皆往上看。

  只见金銮殿龙椅上方,正大光明的牌匾悬挂在那里。

  “一幅字而已。”廖启云无所谓的道。

  “哼,亏你还是当朝丞相,居然不知道这幅字的来历。”

  殷阳再次往前走了一步,然后转身,背对皇帝,面对群臣侃侃而谈。

  “我大景立国之初,先祖皇帝让第一任国师赵无极提下正大光明四字,悬挂于皇极殿中,此四字功参造化,牵动皇城地脉和这里的真龙之气,乃是赵国师必生所学之体现,在这四字之下,无论妖魔鬼怪,一律要被震慑压制,不敢显露真身,所以这三百年来,无论大景发生多少凶事,这皇极殿却一直安然无恙,难道廖丞相认为,今日的皇极殿上,陛下的龙气和这幅字,都不足以震慑妖邪了吗?还能让我这个妖邪在这里横行?”

  “这个.....。”廖启云顿时语塞。

  借给他几个胆子,也不敢说当今皇帝龙气不足,不足以震慑妖邪,所以殷阳的话根本无法反驳。

  但是看到皇帝和群臣有赞同殷阳的话的意思,廖启云又不甘心。

  “可是那密报上也说了,你出天师院的时候红衣如血,邪气冲天,可你现在却一身的羽衣星冠,你怎么解释这件事?”

  殷阳斜着眼睛瞟了廖启云一眼,戏精附体,立刻就有一股邪气显露。

  “你是说这样的吗?”

  刹那之间,只见金銮殿上突然红光大盛!

  羽衣星冠的殷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身红衣如血,红色披风红色长发,犹如魔尊般的殷阳!

  廖启云立刻大喊护驾,不料建明帝却一摆手。

  “无妨,殷国师既然敢以此面目示人,想必定然无妨,朕不是胆小之辈,尔等退下!”

  室内顿时鸦雀无声。

  【法力增加十二小时!】

  【法力增加一天!】

  【法力增加一天!】

  【法力增加十天!】

  一连串的系统提示传来,这一次殷阳直接获得了超过两个月的法力!

  最高的十天那个,就是来自于龙椅上的建明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