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十七章 皇嗣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皇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这些系提示,殷阳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

  他现在已经有了五个月的法力,实力也恢复了很多。

  尤其建明帝看上去,似乎是已经相信了他,这样以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果然,当建明帝说出这句话之后,再也没有朝臣来质疑殷阳是人是妖这件事情了。

  再质疑,就是质疑皇帝了。

  建明帝看了殷阳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既然殷国师已经接任,那就好好做你的国师,朕会将这件事昭告天下,也希望你最好能够为朕、为百姓多做些事情。”

  “臣遵旨。”

  “还有老国师岳不缺的死,一个月之内,你必须给朕一个交代。”

  “臣明白。”

  “好了,朕今日后宫还有事,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就退朝。”

  朝臣们准备参拜退朝了,因为众人也听说了,皇后就要临盆了。

  皇上有三子,但无一是皇后所出,皇后嫁给皇帝这么多年,也只是生下一个明月公主,虽然千娇万宠,但终究是不能继承大宝。

  所以当今皇上无嫡子,也是一大憾事。

  可没想到皇后老蚌生珠,年近四旬,竟然又有喜了。

  怀胎十月,本来早该生了,但是不知为何,这几日皇后每每腹痛,却没有临盆迹象,每天疼的死去活来,看遍了大夫也是找不出病因,为了这件事,整个后宫不得安宁,皇帝也是急的多了几根白发。

  所以皇帝也是无心上朝,现在急于回去了。

  这件事情,原主是知道的,所以殷阳现在也知道。

  看皇帝要走,殷阳顿时有些急。

  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现在天师院一穷二白,连出去吃个包子都要李长安付账,这怎么能行呢。

  他也上任了,难道皇帝不应该给些赏赐吗?

  可是这些话又没有办法直说,正为难之时,系统提示响起。

  【恭喜宿主完成日常任务上朝,任务奖励,道行半年,法力三个月。】

  【触发临时任务,皇嗣:后宫之中,皇后产子困难,里面似乎有麻烦,任务要求,取得皇帝信任进入后宫,解决影响皇后产子之妖邪。任务完成奖励:剑气符x2。】

  周围朝臣要下拜,可是殷阳身为国师,地位特殊,有不跪之权利,建明帝也没要求他跪,就要离开。

  殷阳突然开口:“陛下留步。”

  “国师还有何事?”建明帝的语气里面有一丝不耐。

  殷月明也有些着急,今天他对自己这个儿子是刮目相看了,真是有些本事,可这会儿皇帝明显非常急,你干嘛这个时候凑过去,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他小声在旁边对殷阳道:“阳儿,别胡闹,咱们一会儿就回家,你娘好几天没看见你了,还给你准备了你最喜欢的佛跳墙,就等你回去吃了。”

  “嗯,佛跳墙给我留着,等我办完正事就回去吃。”

  殷阳回复了老父亲一句,再次正色面对皇帝:“陛下,如果微臣所料不差,陛下是因为皇后娘娘产子一事而担忧。”

  建明帝本来想说废话,但是一听产子二字,顿时心头升起喜悦。

  他现在就缺一个嫡子,殷阳这话他爱听。

  不过他依旧平静的道:“国师何以得知是产子,而非产女?”

  “陛下岂不闻相书有云,眉看兄弟眼看心,人中下面看子孙,臣观陛下从天庭起,至司空、中正、直到印堂处有红线隐现,此为喜兆,从印堂下方,山根之年上,寿上,人中几处至山根这里,左侧繁霞右侧彩霞往中间汇聚,证明皇上福寿绵长,后继有人,结合皇后陛下的情况,所以臣料这一胎必是儿子。”

  “哈哈哈,说得好,那就借国师吉言了。”

  “陛下莫急,臣观陛下眉型略平,左眉上为繁霞,繁霞之上为丘陵,右眉上为彩霞,彩霞上为冢墓,现在观陛下面向,丘陵和冢墓隐隐相连,将陛下天庭至人中之子嗣缘切断,此为山雀横。”

  “山雀横?”

  “不错,此横专断子嗣,现在还未连成一线,一旦成型,皇后腹中胎儿必有劫难。”

  听到这里,建明帝脸色瞬间凝重起来。

  “那国师可知,此事是如何产生的?又可有化解之法?”

  “山雀横不会凭空产生,但是现在也无法说准,如果陛下不嫌弃,臣可否前往后宫一观?”

  “其他人不行,但是国师自然可以。”

  建明帝整个人都显得兴奋起来,立刻示意众臣退朝,他则是带着殷阳直奔后宫。

  朝臣们今天算是看了一场大戏,没想到这殷月明的儿子真的成为了国师,而且看上去还真是有两下子。

  不过也有很多人不这么认为,国师竟然进入了皇宫,也不知道他所说之事是真是假。

  是真的能解决还好说,一旦解决不了,盛怒之下的皇帝绝对不会给他好果子吃的。

  所以这国师究竟能不能在大景站稳脚跟,现在还说不定。

  殷月明也是忧心忡忡的回府去了,他要好好的问问,儿子这一段时间都做了一些什么。

  殷阳不知道外面人都如何做想,跟随皇帝身后,离开皇极殿之后,那里就有皇帝的仪仗。

  “来人,抬一副轿子,带上国师跟随朕立刻前往坤宁宫。”

  立刻有轿夫上前,抬来了一顶四人小轿。

  殷阳也不客气,抬腿上轿,跟随皇帝仪仗前行。

  仪仗所过之处,皆是跪拜之人,一路前行,大约二十分钟后,轿子停了下来。

  “国师大人请下轿,皇后所居的坤宁宫到了。”

  殷阳整理了一下衣衫,缓缓的下了轿子。

  这里已经是后宫范围了,周围小桥流水,花团锦簇,和前朝之庄严肃穆截然不同。

  抬头看去,前面坤宁宫几个大字悬挂于宫门之上。

  周围太监宫女低头而立,人数众多。

  建明帝此时也下了龙撵,来到殷阳身边询问:“国师,刚刚在朝堂之上,你似乎欲言又止,莫非这山雀横还有什么麻烦?”

  “不错,没有妖邪作祟,山雀横不会产生,而这件事涉及到了陛下的皇子,臣斗胆猜测,可能背后还有人做了手脚。”

  “国师尽管放心的查,既然国师敢来,想必妖邪也不会放在眼里,而妖邪背后一旦查出是谁做了手脚,朕定要他生不如死!”

  建明帝说话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看来做这件事的人是真的让他伤心了。

  殷阳点头答应,但是其实心里并没有多少底气。

  他此刻有了一年零两个月的道行,法力也累积到了八个月,但是系统已经提示他了,这件事是有妖邪作乱。

  妖邪是不是人控制的他不管,但对付妖邪这件事毫无疑问落到了他的身上。

  可是这妖邪在哪儿啊?

  山雀横的事情是他在一本卦书上面看到的,此刻顺口胡诌了出来,果然让皇帝重视起来,但是接下来的事情真的不好解决。

  殷阳目光扫过这些在坤宁宫伺候的人,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这种事十有八九是有内鬼的,搞不好问题就出在皇后身边的人身上。

  殷阳打定主意,看向了皇帝:“陛下,可否让整个坤宁宫所有的下人都到这里来,臣有话要问。”

  “可以。”

  建明帝立刻传旨下去,让坤宁宫从上到下,只要还活着的宫人,必须立刻来到宫门前。

  旨意传下去,不断的有宫人来到门前集合,到最后竟然集合了近百人。

  “禀皇上,坤宁宫共有下人八十二人,实到八十二人,全部都在这里了。”

  “国师,请吧。”

  殷阳点点头,目光看向这一群人。

  如果他所料不差,这里的人,必定有人有问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