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十八章 缉拿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缉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坤宁宫的动静,也引来了后宫许多人的围观。

  一个个打扮的妖妖娆娆的后宫嫔妃们,不断的趁此机会来皇帝这里刷脸。

  不过这会儿皇帝并没有什么好脸色给她们,皇后被人暗算,这些妃嫔都有嫌疑。

  殷阳没有去理会他人,只是不断的在坤宁宫的宫人队伍里面来回走动。

  宫人们也知道,这一次皇帝带着国师前来,就是要找到暗算皇后的人,不管这件事是否与自己有关,每个人都人人自危。

  唯恐这个一身红衣如血,看上去就无比邪性的国师嘴一歪歪,自己的小命就不保了。

  殷阳在哪个人身边多停留一会儿,这个人就会忍不住浑身颤抖。

  走了一会儿,殷阳缓缓开口。

  “经过本国师的掐算,皇后此次难产是遭人暗算,有人在坤宁宫内下了黑手,至于这个人是谁,我希望他能够主动站出来,这样本国师可以向皇上求情,免了他家人的死罪。”

  现场鸦雀无声,针落可闻,但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这些人虽然看上去害怕,但是面部表情管理都很到位,殷阳还真没看出来谁有异常。

  “看来是没有人主动承认了,既然如此,那本国师就要指认了。”

  殷阳凌厉的目光扫过人群:“但是我事先和你们说好了,一旦被我指出来,你的生死就都由不得你自己了,本国师有的是手段,让你后悔这辈子成为人!”

  这句话众人都听的心里一激灵。

  没错,在大景人们的心里,天师的手段可是比刑部大牢还要可怕的。

  刑部最多让你一死,可天师折磨起人来,真的能让你后悔成为人。

  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不由的屏住呼吸,等待殷阳指认。

  可是殷阳偏偏又不开口了。

  人们大气都不敢喘,就连周围看热闹的人,这会儿也不敢大声呼吸。

  殷阳说完这句话,沉默了片刻,看现场气氛已经压抑到了顶点,突然大声怒吼!

  “滚出来!”

  所有人几乎都是一个哆嗦!

  刹那之间,殷阳将众人的表情大概看了一个明白。

  突然走过去,殷阳一把抓住了一个小太监。

  “说!你是如何暗害皇后的!?”

  小太监差点儿就吓尿了,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

  “国师大人,小的冤枉啊!”

  “哼!本国师慧眼如炬,从来就没有看错的时候,岂能冤枉你一个小小太监。”

  说着,殷阳对身后的建明帝道:“皇上,这个人就是凶手了,你打算怎么处置?”

  “好大的狗胆,竟敢暗算皇嗣,朕要将他打入天牢,不尝遍刑部所有的刑法,他连死都不能!”

  说完,建明帝又问殷阳:“国师,这个人应该还有同党。”

  殷阳缓缓点头:“不错,但是同党应该不在这里了,这种事一个人做才隐蔽,还是拿下好好审问吧。”

  听到殷阳说这句话,在场的人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过关了,这就证明他们没事了。

  不料这一刻,殷阳却再次走进了人群。

  他来到了一个宫女身边,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宫里做什么的?”

  “啊!奴婢春桃,是皇后身边的二等宫女。”

  “很好,既然是皇后身边的人,那本国师问你,你为何要暗害皇后?”

  春桃的脸一下就变的惨白,浑身哆嗦:“国师冤枉啊,奴婢怎么会害皇后呢?刚刚小顺子不是已经被你拿下了吗?”

  殷阳冷笑一声:“那不过是掩人耳目的手段罢了,本国师就是要看看你这个冥顽不灵的,究竟会作何反应。”

  说着,殷阳面向众人:“诸位,凶手隐藏的很深,本国师心中虽然有一点判断,但是却不好直接拿人,所以才以刚刚那小太监作为幌子试探。”

  他起身回到了刚刚的位置:“按照正常人的反应,当他解除了危险,排除了可能被冤枉之后,他应该是长长的松口气,抬起头来,脸上露出喜色,这才是正常的反应。”

  众人纷纷点头,觉得就是这个道理。

  “可偏偏这个春桃,当我宣布小太监是凶手之时,她却低着头,脸上露出笑容,你们可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一般人不敢这个时候插话,还是皇帝身边的苏公公开口:“可能是觉得阴谋得逞了。”

  “苏公公好本事,就是这个道理。”

  先是夸奖了苏公公一句,殷阳继续道:“就是觉得得逞了,自己安全了,那种窃喜,和那种发自内心的欣喜是完全不同的,一般的人看不出来,但是绝对瞒不过本国师的眼睛。”

  说完,殷阳再次来到了春桃面前。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你是怎么害皇后的?”

  春桃浑身发抖,已经完全不敢说话了。

  殷阳看出她有顾忌,不过他可不管那么多,突然一抬手。

  众人只见殷阳手里一团火焰突然升腾而起!

  没有点火的东西,也没有其他动作,那么巨大的一团火就这样升起来了,这种神乎其技,让所有人都看傻眼了。

  殷阳另外一只手抓住春桃胸口的桃.....不,抓住衣服,冷声道:“不肯交代,本国师会以九幽魔火淬炼你的神魂,将你练成一个傀儡,一具行尸走肉,到时候你不但会主动给交代你的行为,还会说出你的家人所在,本国师会将他们一一抓来,扒下人皮,斩去五肢,置于深潭之下,让鱼虫啃咬,濒死之时再以仙丹续命,长出肉来再次啃咬,你们一家人就准备到时候好好团聚.....。”

  此刻,殷阳红衣似血,红发飞舞,配合他手里的一团火焰,说起话让他不寒而栗。

  春桃只是一个小宫女,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差点儿就被吓疯了,直接大声开口:“我说,我都说,德妃娘娘找人挟持了我的家人,威胁我将一个罐子放在了皇后的寝宫之内,如果我不做的话,就会杀了我全家,还说事成之后,会安排我给皇上做一个贵人,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啊.....。”

  “罐子在何处!”

  殷阳没有去管幕后黑手,他立刻意识到,那个罐子绝对非常危险。

  “在皇后娘娘床底下,红砖下面。”

  殷阳看了皇帝一眼,脸色铁青的建明帝立刻下令。

  “将罐子拿出来,另外将德妃那个贱人给朕带过来!”

  有人去缉拿德妃了,很快也有人在皇后的寝殿之内,找出了那个罐子。

  一个御林军拿着罐子出来,刚刚走到坤宁宫的院子里,还没到门口,突然身体一僵,整个人直挺挺的倒下了。

  陶瓷的罐子落地,摔了个粉碎。

  黑色的血水流淌了出来。

  恶臭扑鼻,在场的很多人直接就被熏的吐了出来。

  要不是殷阳要维持高人风范,加上演技过硬,这会儿也会吐了。

  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真正恐怖的,是那血水中央,竟然是一个死去的婴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