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十九章 天打五雷轰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天打五雷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是死去的婴儿也不完全正确。

  这个婴儿看上去明显是死的,身体已经僵硬漆黑,而且在罐子里泡了不知多久,不可能再有生机。

  可是偏偏罐子打碎之后,那婴儿竟然有了轻微的移动。

  手指蜷缩,又伸展,眼皮也缓缓律动,就要睁开了!

  “啊~~~!有鬼呀!”

  一个宫女尖叫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现场似乎被这一声尖叫点燃了,宫人们纷纷四下乱窜躲避,乱作一团。

  “护驾,护驾!”

  苏公公大声叫喊,整个人完全拦在了建明帝前面,架势拉开,身上隐隐的有法力波动。

  殷阳看到这一幕,立刻意识到,这个苏公公也绝对不是简单人物,可能也是一个天师。

  御林军纷纷上前,对着死婴围拢上去。

  一个胆子较大的御林军猛扑上去,手里钢刀就要往下斩。

  “小心,你们退下!”

  殷阳在后面呼喝了一声,一来他觉得这些御林军可能搞不定这死婴,二来万一真的被御林军搞定了,将自己这个国师的脸面往哪儿搁?

  但是那个御林军没有听殷阳的,还是扑了上去。

  “嘎~~~!”

  伴随一声让人刺穿耳膜的尖叫,死婴猛的睁眼了!

  一双眼睛血红,那绝对不是人类能够拥有的色彩。

  随着它睁开眼,一股黑色的阴冷气息就好像炸弹爆炸一样,以它为中心往四下奔涌。

  袭击它的御林军首当其冲的受到了冲击。

  被那黑色气息一冲,刚刚还龙精虎猛的御林军就好像被人点了死穴,整个人噗通的跌倒在地。

  身体迅速变黑,生机断绝!

  “快退!那是死气!”

  殷阳在后面大吼,周围的御林军已经不敢再靠近这个死婴儿,纷纷逃窜。

  可还是有些晚了,三四个御林军躲闪不及被死气波及到,立刻和之前的御林军一样,当场毙命。

  殷阳一个跨步上前,掌心雷符咒扣在了手中。

  死气还没到,就有劲风袭来。

  殷阳火红披风猎猎飞舞,长发也跟着舞动,就好像一团在风中燃烧的烈火。

  看到这一幕,本来慌乱的人们,心里竟然莫名的安定下来,这个国师的样子,看上去似乎很靠得住。

  面对死婴鬼物,殷阳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

  一次不能干掉鬼婴,被干掉的就会是自己。

  既然只有一次机会,那就要好好把握。

  身后就是数百后宫人员,这个机会殷阳不会放过。

  果断大喝一声:“孽障!”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本国师面前行凶,待本国师召唤天雷至此,将你天打五雷轰,永世不得超生!”

  “煌煌天威,为我所用!”

  “九天神雷,灭魔~~~!”

  天空之中不知何时,突然有一团乌云笼罩。

  阳光早已经被遮挡,将大地覆盖了一片阴影。

  乌云之中,银色的电弧跳跃,只见殷阳手一抬,然后掌心猛的向下一翻。

  “轰隆隆~~~咔嚓~~!”

  掌心雷炸响!

  这一张掌心雷符咒是终极符咒,里面蕴含五雷之法,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天打五雷轰。

  五雷分别为天、地、神、龙、妖五雷。

  此刻殷阳也分不清哪一道雷光是什么名字,只见五条粗如水桶的巨大雷霆接二连三的从乌云之中落下,狠狠的轰击在了地面的鬼婴身上。

  鬼影也感觉到了恐怖,嘴里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尖叫,努力的试图伸出手臂格挡。

  但是这五雷轰顶岂是能够挡得住的,到第一道雷光轰在它的身上时,它的尖叫就停止了。

  炽白色的雷光在地面上乱窜,晃的人眼睛都睁不开了。

  轰轰轰轰~~~!

  后面几道雷光落下后,坤宁宫内更是地动山摇,到处流窜的电弧让所有人都是身体一阵阵的发麻,这恐怖的煌煌天威,让包括建明帝在内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陛下,这这.....这殷国师法力通玄啊,此等召唤五雷轰顶之术,奴才简直闻所未闻。”

  苏公公作为修炼中人,自然是有发言权的,平素他也是自视甚高,但是此时此刻,面对那个红衣飞舞,抬手就召唤天雷的国师,他实在是升不起任何的对抗之心。

  建明帝的脸色也是一阵微变,但是很快平静下来。

  “国师道法高深,是我大景之福,这是好事儿。”

  “对对,是好事,是好事。”

  建明帝不再多言,看向殷阳的目光略有些复杂幽深。

  天雷之光终于散去。

  殷阳站在那里,看着坤宁宫地面上凭空出来的一个巨大深坑。

  那是被天雷轰出来的,深度达到了五六米,直径也有将近十米。

  深坑之中,依稀可见点点的碎肉,那是属于那个鬼婴的。

  那些让人恐惧的黑气在天雷轰击下彻底消失不见了,鬼婴也直接灰飞烟灭。

  但是周围的人,这会儿反而更加的不敢靠近,因为此时此刻,殷阳在他们的眼里,比鬼婴还要让人恐惧。

  平日里人们都说天师如何如何,但那也是谈论,大家都没有这么直观的受到冲击。

  看来以后无论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国师了。

  殷阳也没想到终极符咒的威力如此强大,但是此刻面上半点端倪不显,他缓缓的转过身,对建明帝道:“陛下,妖邪已除,臣在这里的事情了结,该回天师院了。”

  至于后面皇帝怎么审问幕后之人,殷阳就不参与了。

  建明帝欣慰点头,但还是不太放心的询问:“那皇后产子之事?”

  “如果臣所料不差,这件事的幕后之人是打算将死气积累到一定程度,等到皇后产子的时候,瞬间杀死新生儿,然后用鬼婴的魂魄取而代之,这样一来,他就能够达到无声无息控制未来皇子的目的,如今鬼婴一除,背后之人必遭反噬,短时间怕是没法作恶了,相信皇后马上就要临盆,陛下就等着抱儿子吧。”

  “哈哈哈!好!好!好!”

  连说三个好字,建明帝满脸红光,大声道:“国师劳苦功高,朕的皇子如果出生,到了启蒙之时,必定当拜殷国师为师,到时候还请国师不吝教导。”

  殷阳嘴角微微抽动一下,心说谁愿意去教一个毛孩子。

  可是他又不好推辞,只好含笑应付了一下。

  建明帝又再次下旨:“国师已经是官居一品,朕也不好太过封赏,来人,将朕的嘶风兽牵过来。”

  很快,下人牵过来一匹高大的黑色骏马。

  此马的高度超过了两米,通体漆黑,没有一根杂毛,肌肉发达,看上去极为神俊。

  建明帝亲手将马的缰绳交到了殷阳手里。

  “国师,此马产自极西草原,乃是马中王者,据说奔跑速度超过了风的速度,嘶风兽因此得名,红粉赠佳人,宝马配英雄,这匹马,今日就交给国师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