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二十一章 拦路喊冤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拦路喊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人群将路口堵的水泄不通,车夫无奈停车:“吁~~~!”

  “公子,前面有人喊冤。”

  李长安和殷阳也听见了,撩开窗帘一看,真是好大的阵势。

  李长安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大人,有人拦我们的车喊冤了,这证明我们天师院已经在百姓的心里有地位了吧。”

  殷阳微微摇头:“有些不对。”

  “有什么不对?”

  “京兆府解决不了的案子,就算要转交给我们天师院,也是正常的移交,这种临街喊冤的事情,应该是很久没有发生过了吧。”

  “嗯.....好像是,近些年确实很少有百姓找天师院了。”

  “而且你我刚刚上任,皇上也没有昭告天下,寻常百姓如何能够知晓,何况我们刚刚从皇宫出来,这里就有人拦住我们的车喊冤,你不觉得有些蹊跷吗?”

  “确实呀,这件事不太寻常,那要不我们不管他们,绕路走?”

  殷阳摇摇头:“这么多百姓在这里,一走了之绝对不行,你把黑马牵到车前,我下去看看。”

  李长安楞了一下,不知道下车和牵马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但他还是下车,将嘶风兽牵到了车前。

  殷阳整理了一下衣服,心念一动,原本在路上已经换成了羽衣星冠的造型,这会儿再次换成了血魔造型。

  走出去车厢,殷阳一步跨到了嘶风兽的背上。

  上马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手里扣着一张剑气符纸,万一这马想要掀开自己,他就一道剑气将其干掉。

  当街杀马,表明为民除害的决心,相信也能吸引一波眼球。

  不过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嘶风兽竟然没有掀开他,反而是左右摇了摇马尾巴,看上去非常的温顺。

  殷阳有些诧异,不过总算顺利骑到了马背上。

  坐在高大的嘶风兽背上,殷阳居高临下的看着拦路的中年夫妻。

  “我是国师殷阳,你们为何拦住本座的车架?”

  此刻殷阳眼睛微微的眯着,棱角分明的俊脸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眼睛开合之间,自有一股藐视众生,高高在上的感觉。

  仿佛天下一切都已看淡,谈笑之间可定人生死一般。

  对于这个表情,殷阳拿捏的十分到位,他做演员演的第一个主要角色就是国师,对于这个角色,他是进行过心理分析和揣摩的。

  国师,要的不是亲民,你和百姓打成一片,大家就对你失去了敬畏之心。

  保持足够远的距离和高度,对于开展工作是有很大好处的。

  尤其这种大场面,没有点仙范儿,还真是镇不住场子。

  果然,当殷阳问话之后,现场一片安静。

  一连串的法力增加提示响起,短短几秒钟,殷阳就收获了累计将近十天的法力!

  虽然人均增加不多,但是奈何人多。

  人们最开始是看拦车喊冤的,听说是拦国师的车,也是抱着不屑一顾的心情去看的。

  国师嘛,知道,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除了死的快,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但是当他们真正看到殷阳之后,顿时都有些敬畏了。

  只见这国师一身血红色长袍,身后披着血红的披风。

  一头红发直接垂到了腰际,眉心之处,一颗鲜红欲滴的红痣好像宝石一样的镶嵌在那里。

  整个人就好像一团燃烧的火焰,骑在通体漆黑,如同地狱里走出的高头大马之上,黑与红的极致颜色对比,强烈的视觉冲击,单单是站在那里,就让人眼里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了。

  本来有些人还看殷阳年轻,但是看到这种情景,什么年轻可能没本事的想法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那俊美的容颜,那冲天的邪气,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这和当初那些仙风道骨的老国师相比,看起来不是一个品种的啊。

  尤其是首当其冲的拦车夫妇,更是吓的浑身发抖。

  他们并非捣乱的人,他们也确实死了女儿,但是今天来拦车,是有人背后指点的。

  之前还是一肚子的委屈,这会儿竟然突然说不出来了。

  直到旁边一个大汉不停的咳嗽对他们使眼色,这对儿夫妻才算恢复了正常。

  “国师大人,草民有.....有有有.....有冤。”那个女人先开口。

  “但讲无妨,如果真有冤,而又在本国师管辖范围内,本国师必不会袖手旁观,但是如果居心叵测,想要在这里谋算什么,那么本国师也不会放任。”

  “是,大人,这个,那什么.....。”

  之前喊冤时候声音几乎刺破耳膜的女人竟然结巴了,最后还是男子接过了话。

  “回禀国师大人,草民夫妻都是京师人士,家中只有一女名为荷香,我夫妻二人拿出积攒多年的一点本钱,在城南给荷香开了一间胭脂铺,生意本也可以,但是就在昨夜,荷香因为在胭脂铺里面核算账目多留了一会儿,就被那该死的妖魔吸血僚盯上了,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呜呜呜~~~!”

  一个四十出头的汉子,竟然当街大哭起来,鼻涕一把泪一把:“可怜我那苦命的荷香,活生生被那吸血僚害了,全身的血都流干了,她才十七岁呀!”

  那妇人也是跟着嚎啕大哭,很快瘫倒在地。

  周围的人也有不少跟着抹眼泪,显然是同情这一家人。

  哭了一阵,男子才继续:“我们报了京兆府,可是京兆府衙门说了,妖魔之事他们无能为力,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出此下策,来找国师大人您了,希望大人您慈悲为怀,能够斩妖除魔,告慰我荷香在天之灵,让她走了也能够闭上眼呀。”

  男子说完,边上有百姓忍不住插言了。

  “这是国师吗?我记得国师是一个姓岳的白胡子老头了。”

  “你那消息过时了,岳国师已经死了,这个估计是新接任的吧。”

  “这位国师大人,这事儿归天师院管吧?”

  “应该是归天师院管的,但是最近天师院怕也有心无力哦。”

  “没错,我家那边也有姑娘家被吸血僚害了,但是都过去半年了,一个管的人都没有。”

  “唉,这世道艰难啊,老百姓简直没活路了。”

  “且看吧,这件事很棘手,国师未必会接。”

  “这要是都不接,那我以后再也不相信天师院了。”

  周围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全都传入了殷阳的耳中。

  他的目光扫过一些谈话的人,将他们的表情收入眼底,心中已经基本有数。

  这对夫妻的女儿,应该就是今天早晨,碰到的那群京兆府衙役所说的胭脂铺老板。

  没想到这件事发酵的这么快,这两夫妻现在就找到自己了。

  这是有人要借着这对儿夫妻的手,将自己和天师院架在风口浪尖之上。

  要是这件事不能解决,天师院威信扫地,自己这个新任国师只怕在百姓的心中一下名声就臭了。

  殷阳心中有数,低头对那夫妻道:“你们夫妻二人的遭遇本国师已经知晓,斩妖除魔之事本就该归属天师院,但是本国师有一事不明,你们可否解答?”

  “国师大人请问。”

  “本国师下朝,走这条路是临时起意,你们是如何得知我会经过这里的呢?”

  此言一出,周围的百姓也明白了一些。

  这夫妻二人,怕是被人利用了。

  看来这件事的背后,是有人打算算计国师呀。

  这夫妻二人一愣,那丈夫道:“国师大人,是有一个男子找到我们,告诉我们这件事可以找您来管,还带着我们在这边等候,我们也是刚刚比您早到了一小会儿。”

  殷阳微微点头,他也没指望现在就找出幕后之人,只是预先留下一手,这样一来,等到解决吸血僚之后,若是和幕后之人起了冲突,他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