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二十二章 连环任务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连环任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这对儿夫妻也说不出什么重要线索,殷阳就知道,幕后之人隐藏很深,暂时是找不到的。

  将目光重新投到了街头跪着的中年夫妇身上,抬手道:“将你们的卷宗呈上来,这件事,本国师管了。”

  中年夫妇见国师问话,而他们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本来已经吓的要打退堂鼓了,可没想到事情竟然柳暗花明,国师接手这件案子了。

  男子急忙将手里的一些资料证据什么的交给殷阳,然后对殷阳道:“大人,草民这话本不该说,但是小女年纪轻轻遭此横祸,草民实在心绪难平,还望大人能够早日行动,快些解决这件事。”

  “放心,吸血僚作恶一事由来已久,受害的人家并不止你们一家,这件事本国师最多....。”

  就在这个时候,殷阳突然接到了系统提示。

  【触发连环任务一,吸血僚:京师之中,有一个藏在阴影里面的恶魔,专门挑年轻美丽的女子下手,手段毒辣,民愤极大,身为国师,这件事情做好了,是一个在百姓之间将名声一炮打响的机会。】

  【任务要求:三日内解决吸血僚事件。】

  【任务奖励:中级造型卡。破法篇法术随机奖励一次。】

  听到系统提示,殷阳心中吐槽了一下。

  三天之内解决一个妖魔,这可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首先这吸血僚在哪儿他还不知道,就算找到了,殷阳也没有把握将其干掉。

  不过这可是一个连环任务,看来还是有后续的,而且奖励也非常的丰厚。

  单单破法篇的随机法术,就让殷阳心动不已。

  那可不是一次性的符箓,而是一门实打实的法术,这一条对他太重要了。

  系统既然抛出了这么大的诱饵,那殷阳也没有不接的道理了。

  所以殷阳还是毫不犹豫的回答了荷香的父母:“放心,三日之内,必定让吸血僚伏诛,在场的乡亲父老都可见证。”

  那对儿夫妻顿时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大人此话当真?”

  “本国师从无戏言。”

  说罢,殷阳策马而去。

  李长安也驾驶马车跟随离开,殷阳所过之处,百姓自动分开,带着敬畏的目光,偷偷的瞄着这个心狠手辣,又高深莫测的国师。

  走了一段,离开了人群之后,李长安跟了上来。

  李长安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

  见殷阳得到了皇帝的赏赐,就知道他肯定在皇宫内大放异彩。

  现在面对百姓,殷阳自信满满,侃侃而谈,甚至当众许下承诺,三日内解决吸血僚事件,要是这件事换成他自己,他恐怕是没这个胆子应承的。

  看来自己和殷阳还是有差距啊。

  李长安和殷阳竞争国师的心思,也渐渐的淡了下来。

  其实做一个天师院第二人也是挺好的。

  李长安也是很容易满足的,很快给自己确定了天师院第二人的身份。

  要是什么时候天师院再进新人,他就可以摆摆第二人的威风了。

  “大人,还去丞相府吗?”

  “先不回去了,找人通知我娘,就说佛跳墙再给我留着,等我忙完了就回家去吃,我们现在去案发现场看看。”

  “案发现场?”

  “就是那个胭脂西施荷香遇害的地方。”

  李长安立刻将驾车的两匹马拉下来一匹骑着,跟随殷阳前去,车夫则是去丞相府报信。

  二人一前一后,直奔南城区的方向。

  京师城市的建设是坐北朝南,皇宫位于北城区,另外一些朝廷机构也都位于北城区,比如天师院就属于北城区。

  北城区民区较少,东西南三个方向民居就较多。

  南城是入城的主城门地区,商业也较为发达,荷香胭脂铺就位于南城的将军大道。

  如今的京师也是前朝京师,当年大景立国,曾经和前朝守军激战,战场就在南城这里。

  当时的大景将军唐广在此为国捐躯,后来为了纪念他,这条街被命名将军大道。

  殷阳和李长安赶到这里,这里的门已经被京兆府的人锁上了,上面还贴了封条,还有两个差役看守。

  这是因为刚刚案发,调查还没结束,作为凶案现场,这里是被保护起来的。

  殷阳二人到来,李长安过去交涉,表明身份,说这件事现在归天师院接管了。

  两个差役想必也是得到了吩咐,立刻答应,但是殷阳让他们先留一下,自己还有话要问。

  二人推门进入了荷香胭脂铺,刚刚进去,殷阳就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得到观察入微之后,殷阳的五感极其的敏锐,很容易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蛛丝马迹。

  胭脂铺内摆放的自然都是胭脂水粉,以及一些女儿家用的东西。

  胭脂铺分内外两间,外间是摆放货物的,内间则是主人的休息室,案发地就是休息室内。

  本来两个差役还负责引路,想要带殷阳进入内间,可殷阳却在外间门前停了下来。

  “从案发到现在,这房间一共进去过多少人?”

  其中一个差役想了想:“除了发现案发的巡夜差役外,就只有一个仵作和一个记录的文官进去过。”

  “我看这间屋子地面还算干净,证明主人在收摊之后,是有打扫的习惯的,那就是说,这里应该最多只有五个人的脚印,分别是差役、文官、仵作、以及主人和凶手了。”

  殷阳蹲下来,看了几眼地面:“将差役文官还有仵作给我找来。”

  身为一品大员,大景国师,殷阳的话是很有分量的,两个差役不敢怠慢,立刻出去找人了。

  也就是小半个时辰,三个人都已经来到了现场。

  殷阳问三个人:“你们进到这里之后到现在,中间是否有换过鞋子。”

  三人纷纷摇头,表示不曾。

  “那好,在纸上拓下你们的鞋印。”

  现场没有纸,不过旁边有卖纸笔的铺子,李长安立刻跑过去,买了一些拓印的纸张回来。

  很快,六张拓好的纸张交到了殷阳的手里。

  殷阳拿着纸张来到室内,开始在地面上细细的寻找。

  别人看不到或者看不清楚的脚印,他能够看到。

  果然如同他所想,店铺的主人是个爱干净的女子,确实在收摊之后仔细的打扫了,地面上也真的只有五种脚印。

  去掉三个人的脚印,剩余的俩种脚印里面,一种是纤细的女子鞋印,也可以排除。

  再去掉这个脚印,那么就只剩余一种脚印了。

  殷阳蹲在地面观察,渐渐的发现了一些端倪。

  “纸张拿过来。”

  李长安在后面递过来纸张,殷阳接过来,凭借超强的观察力,仔细的临摹,很快,一张拓印的脚印出炉了。

  当这张脚印拿到李长安面前的时候,他都忍不住惊呆了。

  “这这这.....这不会搞错了吧!”

  只见那张纸上面,赫然是一个很大的男性脚印,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这个脚印居然没有穿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