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二十四章 闹事的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闹事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聚阳阁内,殷阳手持毛笔,写废了一张又一张的符纸。

  相比火光符的制作,日光符毫无疑问是更难的。

  无论殷阳怎么写,符纸都会很快在阳光之中燃烧消融。

  每次撰写,都会消耗殷阳十天的法力,连续写了差不多十张纸以后,殷阳也有些承受不住了。

  他干脆暂时停笔,躺在聚阳阁内,抬头看着头顶。

  聚阳阁是一个原形的屋子,而且没有屋顶,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水桶摆放在那里,现在殷阳抬起头,就能看到头顶的天空。

  时间已经来到了亥时,一旦到了子时,聚阳阁的阳光之力就会彻底消散,如果还没有写出日光符来,那可能就要明天了。

  而现在是阴天,天空无月无星,阴云密布,估计明天是不会出太阳了。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周围的空气渐渐的冷却,阳光之力还有最后的残留。

  “对了!媒介!”

  殷阳突然脑海内灵光一闪,阳光之力不能直接进入符纸,那么能否通过一种媒介,就好像火焰的进入需要柴一样呢。

  “阳光从天而降,落在地面上,照亮地上的一切,同时也带来温暖,滋养万物,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向日葵!”

  殷阳一个翻身起来,提起笔,迅速的勾勒。

  一朵笔画简单的葵花被勾勒出来。

  葵花向着东方,地面上留下一条阴影,那是因为阳光的照射。

  殷阳的眼睛盯着聚阳阵内最后的光线,心有所悟,几条淡淡的光线随笔落下,刹那之间,一道金色的阳光突然出现,整张符纸瞬间生动起来!

  葵花很快淡化消失,留在符纸上的,就是一道道金色的阳光!

  “成了!”

  殷阳顿时大喜,拿起符纸上下观看,毫无疑问,这是一张真正的日光符了。

  趁热打铁,他需要再来几张。

  ********

  清晨,李长安从家里出来,将一个食盒装上了马车,里面有给殷阳带的烧鸡和酒。

  坐着马车来到了天师院门前,看到这里围拢了不少人。

  其中有人还在念着门前贴的招聘文书。

  “招募一名女性,要求年轻貌美,十五到二十岁之间,最好是天师,不是天师有天赋也可以,哈哈哈!你们这真的是打算招募天师吗?”

  念的人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胸前有一枚道韵金钱,分明也是一个天师。

  这个人回头面向围观的人:“各位,看看这像什么话?据我所知,天师院里面就只有两个人在,一个是国师殷阳,一个是主簿李长安,这两个人都是二十左右岁,年轻气盛的大小伙子,这要找一个漂亮小姑娘进来,你说他们安的什么心?”

  围观的百姓有人开口:“估计是不怀好意吧。”

  “没错,要不然干嘛找小姑娘,还要长的漂亮的?这里是天师院,又不是倚红楼。”

  “谁家姑娘要是进来,说不定就被他们祸害了呀。”

  “我之前也听说过,咱们国师以前可是一个摸骨好手呢,不过专门是摸女子的骨,这不是手痒痒了,想要重操旧业吧,哈哈哈!”

  周围一些人配合念文书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已经将殷阳描述成了一个色狼。

  来到门口的李长安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了,直接从马车上跳下来,对着人群大声道:“你们胡说什么?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哟!这不是天师院的主簿来了吗,那好,那你来说说,你们招募这个年轻美丽女子,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个.....。”

  李长安有些语塞,他其实心里是有一些猜测的,可是这个猜测,却不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

  对面的男子脸色一冷:“不想说是吧,既然你不想说,那就我来替你说。”

  转身面对周围的百姓,他厉声道:“要我猜测,你们是打算用这个年轻女子做饵,引吸血僚出来吧!”

  听到男子的话,周围的人顿时恍然大悟。

  殷阳当街承诺,三日内解决吸血僚的事情,现在几乎传遍了京师。

  之前人们还没往这一方面想,但是现在一想,这很有可能啊。

  男子指着李长安的鼻子:“你们这两个无赖,当初在京师就是臭名远扬,现在当街夸下海口说要解决吸血僚,但是却根本没有解决吸血僚的手段,此刻是黔驴技穷了吧,竟然想出了这等下作主意,你们这一招使出来,可曾想过来的女子会有生命危险呢?”

  李长安脸胀的通红,但还是连连摆手:“胡说,根本没有这回事。”

  “哼!看你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就知道你是在撒谎,如果我所料不错,你们是不是还计划着,准备在吸血僚吸女子鲜血的时候,你们好在后面突然下手呢?这样一来,你们完成了对百姓的承诺,赚了名声,但是却害了一条无辜的性命,你们好狠的心呀!”

  这番话一出,几乎立刻将天师院推上了风口浪尖。

  周围的百姓一阵怒骂,让李长安气的额头青筋都蹦了出来。

  “你血口喷人,混账东西,你也是一个天师,你是哪儿来的?”

  “怎么?还想要打击报复我吗?我只是一个路见不平的普通天师罢了,李长安我告诉你,我们会将你们的鬼主意宣扬出去,你就放心好了,满京城的女性天师,绝对不会有一个人过来应征了,你们就做梦去吧!”

  李长安的心一沉,对方如此说,那还真的有可能做到。

  京师里面的天师主要分为两种。

  一种就是在天师院的在职天师,这是属于国家官僚体系的一员。

  另外一种,就是各个勋贵所招募的家臣。

  这一种天师的数量比天师院的还要多,这些天师为勋贵们服务,拿的银子甚至比天师院的天师俸禄还要更多。

  虽然没有官方的身份,但是这些人活的往往更滋润。

  比如眼前的男子,毫无疑问,他肯定是某个勋贵的家臣,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家的。

  这样的消息传出去,那些家臣的圈子里面相信很快就会传遍,别说那些家臣多数并不愿意来天师院任职,就是愿意,这个当口肯定也是不会来了。

  李长安明白,这是有人看天师院不顺眼,要过来对付殷阳了。

  可是他根本没有什么好办法去解决,只能是愤怒的捏着拳头,准备和这个男子打一架。

  “怎么?你还想打人吗?你要是敢动手打我,信不信明天就会有人奏折到朝堂之上,弹劾殷阳这个水货国师!况且,你还真未必打得过我,哈哈哈。”

  天师院前群情激愤,闹了好一阵子。

  李长安终究是没有能够阻止的了消息的传播,这件事很快的传开了。

  昨天晚上因为法力消耗很大,今天睡的死沉死沉的殷阳醒来,就看到李长安长吁短叹,坐在天师院主殿内愁眉不展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

  “大人,我们的计划怕是要泡汤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