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二十五章 天师院新人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天师院新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殷阳询问怎么回事,李长安就将今天早晨,天师院门口发生的一幕说了出来。

  “大人,你向百姓承诺三天内解决吸血僚,昨天已经过去了一天,今天出来这件事,肯定是没有女子回来应征了,两天之内,我们要怎么找到吸血僚啊?”

  殷阳也是觉得有些意外,他确实是有这个打算,但是他可从来没有想过牺牲一个无辜女子的性命。

  既然想这样做,他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不过这件事一出,招人的事情基本就是搁浅了。

  沉思了一下,殷阳道:“看来只能用第二套方案了。”

  “哦,还有第二套方案?那是什么?”

  “我们去走访,调查每一个女子的情况,通过所有案件来进行分析,判断吸血僚究竟大概在哪一片区域隐藏,只要找到吸血僚,事情也就解决了。”

  李长安想了一下,觉得这个工作量颇大,就问殷阳:“要是第二套方案还不行呢?”

  “那你说要怎么办?”

  “我觉得我们应该还有第三套备选方案。”

  “说来听听。”

  “那就是我们两个交换一下位置,骂名由我来背负,以后你做主簿,我做国师,然后每天我也不用你给我送饭,我之前花的钱也自掏腰包了。”

  看着李长安一脸的悲壮,似乎随时愿意为自己背黑锅的模样,殷阳直接打断了他的痴心妄想。

  “如果第二套方案也失败了,我会将你赶出天师院,骂名就由我一个人来背负,你还是继续去做你的花花公子吧。”

  ********

  殷阳和李长安二人开始了详细的走访调查,寻找每一个被吸血僚所害的家庭,仔细的询问细节,争取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放过。

  这样的举动,自然被很多有心人看在了眼里。

  一些人就开始鼓噪,说新国师已经黔驴技穷,根本没有办法在短短的两天之内找到吸血僚。

  加上之前的传言,一些人对天师院的印象愈发的差了起来。

  毕竟殷阳上任还没做出什么事情来让人扭转印象,又出了这样的负面消息,更是让风雨飘摇的天师院名声雪上加霜。

  就连在朝中的建明帝都听说了这件事。

  不过建明帝并没有去管,虽然殷阳帮自己保住了皇儿,可建明帝也给了殷阳赏赐,基本就算两清了。

  而且要是连这点事情都搞不定的话,那也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更加不值得去费心思了。

  谣言越传越烈,一天之后,京中已经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甚至有一些人说了,要是殷阳明天还不能解决吸血僚事件,后天上朝的时候,就有大臣准备弹劾殷阳这个国师了。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天,到了第三天的清晨。

  这是殷阳对百姓承诺,解决吸血僚事件的最后一天。

  一天一夜的查访工作已经基本结束,殷阳和李长安回到了天师院。

  “大人,这样似乎也不是办法啊,目前根据所有案发地点分析,虽然能够确定吸血僚在南城区,可是南城区太大了,吸血僚的作案范围也很大,从东南到西南,到处都有他作案过的地点,单单凭这些,我们是无所锁定吸血僚的位置的。”

  殷阳也是有些愁,他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空,阴了两天的天气,已经愈发的阴沉,不但没有转晴的迹象,而且看上去好像就要下雨了。

  正想着要下雨,雨水就突然落了下来。

  狂风呼啸,大雨倾盆,这一场秋雨,甚至比盛夏时节的雨来的还要凶猛。

  “估计今天不会有人来应征了。”

  “是啊,那些家臣天师们都互相通气了,所有的女性天师都表示,绝对不会来这里当替死鬼,这些该死的家伙,平时相互争斗是常有的事情,这一次竟然这么心齐。”

  殷阳想了想:“实在不行的话,今天入夜,我们将那几家有嫌疑的宅子探查一遍,我估计吸血僚藏在这几家的可能性比较大,希望能够有所收获吧。”

  “大人,你可要考虑清楚啊,那几家可都是经历数代的豪门望族,其中甚至还有皇亲也在你的怀疑名单里面,我们去查可以,可是一旦查不出问题又被主人发现了,这些人一旦爆发起来,我们可能会吃不了兜着走。”

  “无妨,反正已经这样了,也许就会置之死地而后生。”

  殷阳看了看沙漏:“到吃饭的时间了,今天就吃点湖上川的鱼吧,这阴雨天气,估计那边没什么客人,你快去订吧。”

  “过分了啊!湖上川的鱼最便宜的都要一两银子,好一些的甚至都要十两,你每天这么大吃大喝的,有考虑过我的荷包吗?”

  “没关系,你不是还有俸禄吗。”

  李长安咬牙切齿的道:“你也有俸禄。”

  “可是我任职时间太短,还不到拿俸禄的日子,而且我的钱还有用。”

  “那难道我的钱就没用了吗?”

  “问题是我是国师,你只是下属呀。”

  李长安好像被针扎破的皮球一样瘪了下去,无奈的站起身,嘟嘟囔囔的出门去了。

  李长安离开,殷阳立刻开始准备今天晚上要用的东西。

  日光符六张、火光符三张、剑气符两张,杀威棒一根。

  他还携带了一些备用的符纸,虽然制作日光符消耗了不少的法力,但是昨天到处走访,也让他又刷到了两个月的法力,现在他的法力总量保持在半年,暂时还是够用的。

  将嘶风兽也喂饱了,今天如果找到了吸血僚,可能会有一场恶战,这匹马这么大个,关键时刻逃跑还是挡刀都可能用的上。

  一切准备就绪,等李长安回来之后就吃饭,吃完饭就该出发了。

  不过今天能不能找到吸血僚还是一个未知数,殷阳也做好了承受失败的后果。

  看着窗外的风雨,殷阳心想,今天京师应该是有太多人等着看自己的笑话了,说不好明天会有更大的风雨向自己袭来。

  ********

  午时已过,李长安的马车在风雨中跑来,直奔天师院。

  怀里的食盒还装着湖上川的鱼,这次又花了十多两银子,一笔笔的帐李长安都已经记到了小本本上,早晚有一天会向殷阳讨要。

  只是不知道那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这天下第二的位置,他真是有些坐够了。

  回到了天师院门前,李长安突然眼睛一亮。

  只见一辆马车停在了天师院门前,一个撑伞的女子从马车上面走了下来。

  这少女一身锦绣,头上扎着繁复的小辫子,上面用五彩绳编织,看着非常美丽。

  一张俏脸也是堪称绝色,在京师之地,李长安几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少女。

  手臂上套着一个金环,更加吸引人眼球的,是她胸前的两枚道韵金钱。

  这竟然是一个二钱天师!

  只见少女走到了天师院门前,看了一眼被雨水打湿的招募文书,上去将其揭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李长安顿时眼前一亮!

  来了来了她来了!

  她在风雨之中走来了!

  终于有人应征了,事情解决有望了!

  来新人了,李长安终于不是天师院垫底的存在了!

  一想到自己也能摆摆上官的威风了,李长安忍不住热泪盈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