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三十一章 皇后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皇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持续了一夜的大雨,终于在卯时过后停止。

  雨过天晴,云开日出,今天是一个好天气。

  京城百姓起床之后,就听说了一件大事儿。

  天师院新任国师殷阳,于昨天夜里,冒雨出击,将为祸京师将近一年的妖物吸血僚擒拿,目前正在拉着吸血僚游街,并且将会于今天午时,在天师院将其斩杀。

  这个爆炸性的新闻立刻轰动了整个京师,百姓们扶老携幼,前去看这场大快人心的热闹。

  虽然还没到斩妖的时间,但是先看看游街也是不错的。

  游街的地点,是在天师大道经御马街,再到贵妃大道,然后走状元街,再回到天师大道,这个一个圈儿。

  人们过去的时候,果然看到了游街。

  只见一匹高大神俊的黑色骏马,不情不愿的拉着一辆平板车,一张脸拉的比驴脸还长。

  车上五花大绑的有一只绿***,头顶贴着符纸,一动不动。

  而马车之上,一个蒙着一块黑色面巾的男子,正一只脚踩在绿***的胸口,一边驱使马车前进,一边警告百姓们不要对僵尸投掷杂物。

  这些都不是最吸引人的,最吸引人的是他光着上身,露出修长健美的身形,一块块肌肉棱角分明,在阳光下闪着迷人的光泽。

  这样一搞,很多来看吸血僚的人,这会儿都顾不得看吸血僚了,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各位乡亲父老,我乃是天师院主簿李长安,这一次擒拿吸血僚,我也是出了大力的,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我们国师殷阳的领导下才能完成的,大家要感谢领情,就感谢殷国师吧!”

  周围围观的百姓发出一阵阵的欢呼,不停的有人鼓掌。

  甚至有些被吸血僚害了女儿的家庭,这会儿甚至在路边痛哭跪拜。

  “国师大慈大悲,终于除掉了这个祸害,这下我女儿的在天之灵得到了安慰,她应该能够安心的转世投胎区了,你们不知道,这半年多,我天天梦见我的丫丫呀.....呜呜呜!”

  “这位小哥也不错啊,明明参与了除妖,但是却不居功,是个好苗子,天师院后继有人。”

  “是啊是啊,你看他虽然蒙面,但是身形矫健,卓而不群,看那露出来的眉眼,就知道是一个俊俏的小伙子。”

  “没错,这么年纪轻轻的就能降妖,了不起!”

  “你看看这一身漂亮的肉,一块块的真是好看呀。”

  “哎呀小翠,好羞人呐,小姐我才不看那八块腹肌呢。”

  “小姐,我记住他的名字了,他叫李长安。”

  路人不断的对马车上的李长安投以震惊敬佩的目光。

  但是也有些人看李长安不太顺眼,认为他这样招摇过市的游街,实在是有哗众取宠之嫌。

  甚至有些清流官员看到,还打算看到国师殷阳的时候,让他约束一下这个不安分的手下。

  着光天化日的,赤身裸体的成何体统嘛。

  ********

  元月芽并不在天师院居住,降妖过后,她回到了宫里,好好的梳洗了一番。

  昨天弄的湿漉漉的,作为一个爱美的女孩子来说,仪容不整是不能忍受的。

  收拾过后,她来到了坤宁宫,看望母后罗氏和她的小弟弟。

  进入坤宁宫,周氏正在用早膳,见到元月芽立刻亲切的招呼她一起吃。

  元月芽先是逗弄了一会儿由奶娘抱着的小弟弟,然后才陪着母后一起吃饭。

  “母后,你今天心情看起来不错呀。”

  皇后罗若星今天三十有六,怀孕后虽然喜悦,但是看着日见走样的身材,看着脸上增长的斑纹,看着每天被后宫那些狐媚子勾搭,很少来坤宁宫的皇帝,她的心情还是很难好得起来来。

  那是一种美人迟暮,年华老去的无奈。

  尤其是当安王妃来的时候。

  元月芽的皇爷爷有四个儿子,其中建明帝和安王乃是嫡出双生子,两个从小到大长的一模一样的兄弟,难免会被人处处拿来比较。

  后来老皇帝选择了建明帝继承大业,这个比较的习惯也没有改变。

  二人原来什么都比,后来江山归属建明帝,就开始比较老婆孩子。

  罗若星和安王妃原来也都京师贵女,罗若星只比安王妃大了一岁多,两个人都是当年贵女中的翘楚,平素明里暗里的比较也是不少。

  前几年安王遇刺伤到了脑子,整个人就疯疯傻傻的,罗若星还看安王妃有些可怜。

  但是没想到几年过去了,现在罗若星已经显出老态,这两年安王妃反而越活越年轻了。

  每当安王妃带着她十岁的儿子来到宫中一次,罗若星就会一整天的心情不好。

  每次看到对方那张和年轻时候几乎没有什么改变的狐媚子脸,罗若星哪怕贵为皇后,也会有忍不住去抓花她的冲动。

  现在罗若星生下皇子,前两日安王妃还递了帖子进宫,说是今天要来看看。

  但是到了今天,安王妃却突然感染风寒,说是这几日都不会来了。

  一想到好多天不用看这个讨厌人的嘴脸,罗若星就忍不住高兴。

  她慈爱的摸摸女儿的长发:“月牙儿,听说你去了天师院?”

  “是的,还降妖来着呢。”

  “好好好,你做什么事情母后也不干涉,但是你一定要小心才是,你是大景的公主,金枝玉叶的....。”

  “好了母后,你再说我可走了呀。”

  看到公主又不喜欢听皇后的唠叨,在皇后身边伺候的大宫女立刻打圆场:“公主殿下,奴婢刚刚听到一个消息,说是你们天师院的李长安,现在正拉着吸血僚游街呢。”

  元月芽眼睛立刻瞪的老大:“是吗?什么时候?”

  “就是现在哦,估计现在还没完事。”

  “这样的热闹居然不告诉我,不行,我得赶紧去看看。”

  一口将一个小包子塞到嘴里,不顾罗皇后的呼喊,元月芽蹬蹬的跑了出去。

  坐上马车,元月芽直奔天师院。

  出了宫门,听说游街还没有停止。

  不过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元月芽就没有去看游街,而是直接来到了天师院。

  天师院门前杨柳依依,两个巨大的石狮子摆放在那里,历经三百年的风霜,已经颇为老旧了。

  从车上跳下来,元月芽蹦蹦跳跳的去了主殿。

  既然李长安出去游街了,那她可以和殷阳聊聊。

  对于国师殷阳这个人,元月芽颇有一些好奇。

  以前从她的手帕交魏小乔那里,她听过殷阳的名字,好像也不怎么样。

  可是接触以后她逐渐发现,殷阳就好像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迷,当你以为看透他的时候,他总是会让你大吃一惊。

  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殷阳到底是一个几钱天师。

  有时候感觉普通,可是关键时刻又强的离谱,难以琢磨。

  所以她打算过来和殷阳聊聊,探探底细。

  但是进入了天师院的主殿之后,她竟然没有看到殷阳。

  只见李长安坐在那里,手拿一支笔,正在整理卷宗,并且还在记录什么。

  元月芽奇怪的道:“你不是去游街了吗?”

  李长安抬头看了元月芽一眼,眼神里面带着一丝得意。

  对于元月芽,他并不是太服气的,凭什么一个黄毛丫头一来就是客卿长老,而他就只能是一个主簿呢?

  就因为对方是二钱天师吗?

  他还是当朝太傅之子,京城赫赫有名的富二代,他骄傲了吗?

  话说他要不是这些年和殷阳鬼混被带坏了,这会儿可能都快到三钱天师了。

  不过这会儿李长安不想计较这个,因为他今天心情好。

  面对元月芽的询问,李长安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先是喝了一口茶,才不紧不慢的道:“承蒙国师大人体恤,他让我留在天师院里整理文案,而他则是用我的身份,出去带着吸血僚游街。”

  元月芽楞了一下,随后有些不解的看李长安:“用你身份去游街,你得意个什么劲儿?”

  “哈哈!这你就不了解了吧,带着吸血僚游街难道是一个好差事吗?先不说周围百姓可能对吸血僚扔石头容易砸到,万一吸血僚苏醒了呢?那是多危险的一个事情,也就是国师大人和我自幼相识,交情过命,才愿意用我的身份出去,这样别人就会认为我李长安多么英明神武,而我又不用承担风险.....哎呀,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好像我显摆似的。”

  李长安矜持的摇摇头,又拿起了笔。

  元月芽想了想:“可是你俩长的又不像,你比他丑多了。”

  “他蒙面了,你以貌取人,肤浅!”李长安这会儿心情好,只当元月芽是嫉妒,决定不和她计较。

  元月芽也不想和他说太多,但是她总觉得,这件事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虽然还不是很了解殷阳,但是元月芽可以确定一点,国师绝对不是那种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人。

  李长安这个傻子,说不定让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