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三十四章 案发现场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案发现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铡刀落下,吸血僚就此授首。

  殷阳目光扫过台下,心中略有遗憾。

  高台下的人神色各异,但是却没有一个是吸血僚的主人。

  对方宁愿舍弃吸血僚也不肯现身,除了碍于众目睽睽之下这个条件之外,很可能对方的身份也不适合现身。

  看来今天是没有办法找到吸血僚的主人了,只能明天让李长安去和京兆府衙门联系,带人在那片区域挨家挨户的搜查了。

  吸血僚被斩,大戏落幕,百姓们渐渐散去。

  那些前来想要购买吸血僚的天师也愤愤离去,并没有撂下什么狠话挣面子。

  蒋震将吸血僚的尸身直接投入斩妖部的焚尸炉内,用烈火煅烧化成灰,这样就彻底断绝了妖邪的复生可能。

  做完这一切,蒋震告辞离去,继续回城东卫所守夜。

  李长安和元月芽也各自离去,元月芽和殷阳约好,明天将会过来,和他一起在水井处查找线索。

  偌大的天师院瞬间就寂静下来,又剩下殷阳一个人了。

  不,还有一匹马,嘶风兽这会儿被卸下了马车,正轻松的在院子里面摇着尾巴撒欢儿。

  殷阳一个人有些无聊,在主殿内呆了片刻,他决定去看看岳不缺老国师的寝室。

  岳不缺的寝室并不在这里,而是在另外一间房间。

  当初设计天师院主殿的时候,这里空出了一大片的房间,几乎每一任国师都有他自己的房间,岳不缺也不例外。

  殷阳现在所住的房间,是第一任国师赵无极的,其他国师赵无极出于第一任国师的尊敬,都不曾居住这间房,可是殷阳初来乍到并不知道这些就住了进来,现在知道了,也不好再搬出去了。

  来到了岳不缺房间的门口,这里已经上锁。

  殷阳在系统空间内取出了一大串的钥匙,很快打开了门锁。

  因为岳不缺刚刚死去没有多久,室内并没有多少灰尘,只不过非常的凌乱。

  这是因为后来的人没有破坏案发现场,也没有人过来追查,这里还是保持着岳不缺死亡时候的样子。

  殷阳在室内走了一圈儿,看了看散落的书籍,发现岳老国师还是一个爱好广泛的人,所涉及的书简直是五花八门。

  从美食菜谱到风土人情,从山川地理到奇闻趣事,几乎无所不包容。

  书架上面还有他曾经记录的很多笔记。

  殷阳抽出一本随意翻看,发现其中记录了一些降妖的事情,还有一些修炼的心得,以及法术的运用等等。

  岳不缺国师生前是一个四钱天师,这在天师院的历任天师之中也属于中上水平,算是有两下子的。

  从这些文字之中,不难看出岳国师的博学。

  可是就这样一个人,竟然突然死亡了,而且还把头丢了,这件事非常的怪。

  殷阳翻看到了笔记的最后几页。

  “大景建明十五年秋,八月初一。”

  “我被人盯上了!”

  “可是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前面几句话,立刻引起了殷阳的兴趣。

  他干脆在岳国师生前的位置坐了下来,仔细的翻看笔记。

  “昨夜我在研究制符,就一直感觉到有人在窥探我,那种感觉非常的真实,我的老师曾经告诉过我,修道之人自有对邪魅的感应,但是我一直都没有仔细的体会过,这一次是体会到了。”

  “那种感觉让我如芒在背,但是又找不到准确的位置,我知道,窥探我的妖邪就在这间附近,或者就在这间屋子里。”

  “我看房顶,觉得它可能在瓦缝里面,我看墙壁,觉得它可能在画里面。”

  “我看桌子上的烛火,又觉得火光里面好像有妖邪的影子。”

  “我看向镜子,镜子里面的我有一张惊恐害怕的脸。”

  “它无处不在!”

  “我的压力太大了。”

  这一篇日记就只有这些,殷阳看了一会儿,他觉得老国师说的是真的,初一那天他就被妖邪盯上了。

  继续往下翻,时间到了初二。

  “我觉得我可能要死了!”这就是开篇的第一句话。

  “今天我给自己占卜了一卦,我一生算人无数,但是从来没算过自己,因为那是修炼之人的忌讳,今天我破戒了。”

  “破戒的结果果然是极差的,这居然是一门死卦,而且是十死无生。”

  “我知道,如果我死了,那一定是被妖邪所杀,在那之前,我必须做点儿什么,最起码我要为大景,物色一个最好的国师。”

  殷阳看着老国师的笔锋,发现字体不定,笔画颤抖,这充分显示了他开卦之后,算出自己必死无疑之后的心态。

  继续往下翻,时间是八月初三。

  殷阳看到这里就是一愣,这不是自己接受国师之位的日子吗。

  “今天来了两个年轻人加入了天师院,而且都是醉醺醺的。”

  “其中一个叫李长安,是李太傅的儿子,学过几年道法,李太傅和我说过,希望能够给他儿子一个文职,尽量不要去降妖的一线,我答应了。”

  “另外一个叫殷阳,是殷丞相的儿子,他来这里入院,殷丞相是不知道的。”

  “我应该让他回去的,可是我没有那样做,因为我觉得,我找到了合适的继承人。”

  “殷阳的命相,我居然一点都算不出来,在我修道有成之后,这种情况第一次出现。”

  “他可能是一个异人,所以我觉得,将天师院交给他没错。”

  “这是我的最后一卦了。”

  “这也是我要写的最后一片随记,因为我的死期就要到了。”

  “我将死于妖邪之手,但是妖邪绝不是凭空来的,我为什么会死?究竟是谁想要我死?在这大景天师院,究竟是谁想要我死,而且是救都救不了?”

  “可能没人会看到我的笔记,但是如果有人看到,我要告诉你,不要去追查,因为要我死的人,随时也可以让你去死!”

  笔记到这里就结束了。

  殷阳缓缓的合上了笔记,闭目沉思。

  后面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在岳不缺将国师的位置交给自己之后,不到一个时辰,他就死在了这间房间里面,而且死的非常的惨。

  就坐在这张椅子上面,将自己的头丢了。

  虽然岳国师交代不要追查,但是殷阳因为任务的原因,却不可能不查。

  “头突然丢失,可能是有妖邪从身后出现,抓住了他的头,他用力的抓着桌子,努力挣扎,甚至在桌子上面抓出了血痕,但是依旧没有改变头丢失的下场。”

  殷阳双手放在了桌子上面,看到上面有着几道血痕,那是手指抓出来的。

  殷阳缓缓的抚摸了一下桌子上的痕迹,突然觉得这些痕迹有点儿怪。

  他尝试着将双手放在桌子上,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抓,似乎也不可能弄出和桌子上面一模一样的痕迹出来。

  “正常人用手去抓,应该是手臂回缩,才会在桌子上留下痕迹,可是这些痕迹怎么看都觉得不太舒服呢?”

  殷阳反复的摆了几个姿势,却愈发的觉得别扭。

  因为那痕迹不够尖锐,正常指甲抓过,应该是尖尖的抓痕,这里的却有些发圆。

  而且抓过的痕迹,应该是从桌子中间起步,从上到下,一直到靠近本人的桌边一侧。

  这个痕迹也不对,殷阳比划了几次感觉不对,最后干脆起身,来到了桌子的对面。

  他从这里比划了一下,突然震惊的发现,这一次指甲的痕迹竟然有些吻合了!

  “这这这.....这不合理啊,老国师明明死在了椅子上,怎么这指甲发力的痕迹是相反的呢?”

  这种不合理的事件,让殷阳觉得,自己好像是走进了一个误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