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三十五章 寻妖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寻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种不合理的行为,殷阳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也没有想出任何的头绪。

  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这一次睡的比较沉,一直到了第二天的卯时过半才醒来。

  他是被香味引诱起来的,起床简单的洗漱,来到正殿的时候,看到元月芽正在摆放碗筷。

  桌子上面有好几个盘子,有桂花粥,小笼包,拔丝地瓜,素炒青菜,还有一些京八件的点心。

  “公主殿下这是将宫中的素斋带出来了吗?”

  元月芽今天一身的素色衣裙,腰间有一条水蓝色的腰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肢。

  头上斜插着一根白玉簪,几根俏皮的斜刘海散落在额前,显示出少女蓬勃的朝气。

  看到殷阳后,她笑嘻嘻的将最后一个盘子拿了出来。

  “知道你喜欢吃肉,喏,御膳房大厨做的乾坤烧鹅,我母后一口都没吃就被我端出来了,快来尝尝吧。”

  殷阳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吃饭之前说了一句:“怎么今天李长安没来送饭?我和他打赌他输了我一年的早饭。”

  “那是因为我昨天和他说好了,我来送饭,但是他要付给我银子。”

  殷阳一愣:“付给你多少?”

  “一天二两。”

  “那不少呀,这个小子还是蛮有钱的。”

  “这我还亏了呢,这只烧鹅在外面十两银子也买不下来。”

  “不会吧,不就是一只烧鹅。”

  殷阳一筷子下去,烧鹅被开膛破肚,里面的情况让他一下瞪大了眼睛。

  “嘿嘿,大人看傻了吧,之所以叫乾坤烧鹅,就是因为内有乾坤嘛,这里包括了海参、鲍鱼、鱼翅、鲜贝、乌鱼等等,打捞上来撒盐晾晒,做好保鲜再快马送到京师,又经过御膳房大厨的处理,配上咱们特有的调料和干菜,经过了一天的烧制才做好的呢,你说贵不贵?”

  殷阳立刻将一个大碗放在了元月芽的面前,给她盛了一碗粥。

  “男子属阳女子属阴,平素不宜食用油腻生冷,尤其是早晨,多喝粥可以保持身材保养皮肤,还不会长痘痘,这种烧鹅你想必也吃腻了,暂时就不要吃了。”

  话还没说话,元月芽趁着殷阳盛粥的时候,快速的将烧鹅撕去了三分之一。

  “那不行,我才十六岁,还在长身体呢。”

  殷阳立刻放下粥碗开始吃烧鹅,高人形象这会儿也飞到九霄云外了。

  两个人进食速度很快,元月芽明显是经过宫规特训的,吃的虽然快但是却优雅。

  殷阳则没有那么多顾忌,怎么爽快怎么来,二人互不相让。

  殷阳因为思考老国师的死因,心中有事,只是吃了大半只烧鹅,一笼包子和一碗粥就作罢。

  饭后,殷阳泡上了一壶茶,坐在太师椅上面消神儿。

  元月芽则是不情不愿的收拾桌子,嘴里还在嘟囔着。

  “大人,人家好歹是公主哎,而且还是天师院的客卿长老,这种打扫的差事不能找下人吗?为什么还要我来干?”

  “说的容易,你家大人现在任职不足月,俸禄未发,天师院账面上一个铜板都没有,一穷二白拿什么去找下人?”

  “不会吧,咱们天师院这么穷的吗?”

  “就是这么穷,你那父皇也是小气,本国师上任,他一点赏赐没有,还是我入宫降妖,他才给了一匹没用的马,每天还要给他喂草料,赔钱货。”

  “大人,黑嘉嘉的草料是我带来喂的,你根本没管好不好,而且黑嘉嘉吃的可精细了呢,不但要吃草,还要吃一些苹果呀,胡萝卜什么的呢,说起来我又亏了。”

  殷阳看了元月芽一眼,突然道:“月牙儿,你贵为大景公主,想必非常有钱吧,不如你拿出一些来补贴天师院?”

  “我没钱呀,我的一切使用都是宫里负责的。”

  元月芽说到这里突然眼露憧憬:“不过就快好了,李长安每天给我二两银子,到时候我的月俸还有二十两,这些钱就归我自己支配了。”

  殷阳没有就钱的问题多讨论,虽然他也想赚钱,但是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他眼下还有很多事情要解决。

  要是能一口吃成胖子,刚才的烧鹅就不会被抢走一小半了。

  看着元月芽收拾桌子,殷阳突发奇想。

  “月牙儿,你说一个人坐在桌子后面,头被拿走了,手又在桌子上面抓出这样的痕迹,要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做到。”

  坐在桌子旁,殷阳给元月芽展示了一下案发现场。

  元月芽略微思考一下:“那就是杀他的人在他面前了,他往后使劲儿,手就要往前推,才能出现那样的指痕吧。”

  听到元月芽的话,殷阳一下愣住了。

  是啊,他有些一叶障目了。

  他一直以为,老国师道法高深,就算面对敌人,也不可能没有一点抵抗的力量。

  所以老国师肯定是死于偷袭,一般来说,偷袭都是从后面来的。

  但是如果是正面,那么桌子上的指痕就解释的通了。

  可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正面出现敌人,就算抓住你的头,你不是应该伸出手去掰对方的手或者攻击对方吗?为什么要用手撑着桌子挣扎呢?

  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敌人呢?

  而那个人或者妖邪,拿走了老国师的头之后又去了哪里呢?

  殷阳想了一会儿觉得又进入了一个新的瓶颈,暂时停止了思考。

  老国师的案子期限是一个月,时间刚刚过去六天,应该还来得及。

  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找到至少一个妖邪的藏身地,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还有两天如果一个藏身地都找不到,第七天晚上自己就会有危险。

  等到元月芽收拾完,二人离开了天师院主殿。

  走了出来,到了外面的抄手回廊,沿着回廊往后,进入了天师院下人居住的地区。

  以前这里是天师院最为热闹的地方,不但居住了很多下人,也是天师院厨房的所在地。

  厨房的后面,就有一口最大的水井。

  一路上空无一人,到处一片荒凉。

  一直来到了厨房后面,殷阳看到了这口井。

  井口上面有着一个很大的转筒,上面有木制的摇把,木桶缠着绳子,绳子拴着一个水桶,可以直接放到井下去打水。

  井口是方形的,面积大约有一个平方米,算是一口大井了。

  殷阳来到了井口,低头往下看。

  井口很深,大约有三四十米的样子,从上面看下去,可以看到下面微微波动的井水。

  “月牙儿,过来打水。”

  “为什么是我?这种体力活应该是男人做的。”

  “那我也可以,不过你是要负责戒备的,一旦有妖邪出现,你要保护我的安全。”

  “行,我就愿意降妖!”

  元月芽立刻显得兴奋起来,这时候殷阳也对元月芽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

  这个长在深宫中的金枝玉叶,绝对是有着一个不安分的心。

  元月芽不动手,殷阳只好自己动手,将木桶放下,然后摇动摇把,一点点的深入水井。

  元月芽就在井口旁边低头观看,手里金环已经拿了出来,随时可以进入战斗状态。

  水桶一点点的落下.....。

  噗通~!

  水桶落水。

  两个人紧张的等待了一会儿,没有什么动静,都是长出一口气。

  殷阳开始反向摇动摇把,水桶缓缓的往上提,里面装了大半桶的水。

  元月芽继续往下看。

  气氛有些紧张.....。

  突然!

  “啊~~~~!”

  元月芽发出一声尖叫,让殷阳都忍不住心头一颤:“怎么了!”

  “水桶里面,有一个女人!”

  ********

  发布本章,证明我还活着,以后还会回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