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三十六章 搜查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搜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元月芽的话,殷阳的手一紧。

  “不应该呀,光天化日之下,此刻天师院内聚阳阵开启,难道妖邪敢于此刻出现?”

  元月芽听到殷阳的话,紧张的情绪也得到了一些缓解,再次仔细看了看,才拍拍胸口道:“好像是我在水桶里面的倒影哎。”

  殷阳忍不住瞪了她一眼:“看清楚一点,不要一惊一乍的。”

  “刚刚太紧张了嘛,下次就不会了。”

  殷阳终于将水桶提出了井口,元月芽立刻去厨房拿来了一个大盆,二人将水倒在了盆里面。

  殷阳也来到水盆边,低头往下看。

  水盆里面倒影出二人的倒影,男的俊女的美,看着到是很和谐。

  殷阳看了一眼元月芽,见其还在没心没肺的笑着,心中确定了一件事。

  这瓜不是早熟品种。

  元月芽用手触碰了一下:“这水好凉啊。”

  “地下水,当然凉了。”

  殷阳也接触了一下,顿时心中一惊。

  这水不是一般的凉,而是即将要结冰一样的凉。

  抬头看了看天空的艳阳,殷阳立刻意识到不对。

  “月牙儿长老往后站,待我仔细探查,水井的深度有限,如果有妖邪,必定无法在阳光下躲藏。”

  说罢,殷阳掌心一抬,一道日光符在水井口亮起,瞬间将水井下照的纤毫毕现。

  水波荡漾,冷气森森,但是却并没有妖邪出现。

  “这不对呀,这水井就这么大,如果真有妖邪隐藏,在我的日光符照耀之下必定现身,怎么会没有动静呢?”

  “可如果真的没有问题,这近乎结冰的井水又是怎么回事?”

  再次试探井水,殷阳又惊讶的发现,打出来的井水,竟然快速的升温了,很快就到了正常的程度。

  殷阳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暂时先放一放。

  “先走我们去神武院那口井,当初神武院的院首,就是清晨起来洗漱的时候,整个人被冻在了脸盆里面。”

  二人从神武院打了水出来,结果和下人住处也是一样的,井水冰冷刺骨,可是却找不到妖邪所在。

  殷阳也不气馁,带着元月芽开始在六部里面的各个水井开始尝试。

  中途日光符用光了,殷阳甚至又画了几道,将所有的水井一一勘察。

  从清晨到黄昏,一直忙到了申时,天师院所有的水井都被二人尝试过了,也没有发现异常。

  殷阳觉得有些奇怪,难道自己判断的是错误的?水井里面根本没有妖邪?那水原本就是那么凉的。

  可是那些和水相关的妖邪,又藏在哪里呢?

  到了申正时分,李长安也回来了。

  一天没有收获的殷阳一看李长安的神情,就知道那边的事情也办的不妥。

  但是他还是开口询问:“查的怎么样了?”

  李长安坐了下来,拿起茶壶到了一杯茶,咕嘟咕嘟的灌了下去,才抹了抹嘴道:“跑了一整天,除了最后三家勋贵人家没有查之外,其余所有人家,只要是有地下室或者地窖的我都查过了,没有一个能够对应的上的。”

  “吸血僚不在我划定的区域里吗?”

  “不确定,但是起码查过的是没有。”

  “那剩余的三家都是谁?”

  “第一家是二皇子府。”

  殷阳还要说话,元月芽突然开口。

  “二皇子是宫中淑妃娘娘所出,自幼顽劣,也不得当今圣上喜欢,他家应该没问题吧。”

  李长安又喝了一杯茶:“难说,圣上喜欢与否,和本案并无直接关系。”

  说着他又看向李长安:“还有谁家?”

  “还有安亲王家。”

  元月芽又道:“安亲王和圣上乃是孪生兄弟,不过前几年安亲王遇刺,整个人都疯疯傻傻的,难以和人正常交流,现在王府都是安王妃一个人支撑大局,她一个女人家管理家业也不容易,我们去查好像也不是很好,会有欺人之嫌。”

  殷阳没有作声,听听元月芽的分析也挺好的,毕竟她是皇家公主,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还有一家呢?”

  李长安犹豫的看了殷阳一眼:“还有一家,就是当朝左丞相殷月明的丞相府了。”

  听到这里殷阳也是一愣。

  他穿过来之后,虽然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但是实际上还没有回过丞相府,对于家的印象并不深刻。

  一时之间,他竟然没想到自己家也在那一片区域里面,难怪李长安会神情古怪。

  这一次元月芽也没有分析了,也是看向殷阳,等着他来拿主意。

  殷阳站起身,在主殿内来回踱步,走了好一阵才停下脚步。

  他看向李长安:“二皇子府和安亲王府肯定不配合了。”

  “没错,他们说.....他们说。”

  殷阳摆摆手:“我知道他们会说什么,月牙儿长老,你来分析一下,他们会怎么说?”

  元月芽立刻回答:“如果我是他们,我就会说,既然是殷国师查案,那么为什么不先查自家呢?丞相府都不搜查,却要来查别人家,这是不是故意偏袒,甚至有意陷害呢?”

  李长安频频点头,显然是让元月芽给说中了。

  殷阳也点头:“月牙儿长老分析的不错,接下来如果你是我,我的正常反应会是怎么样呢?”

  “那肯定是先回家,告诉家里准备准备,如果有什么不好的或者见不得光的东西,都赶紧收拾起来,然后明天或者后天,再来家里搜查做做样子嘛。”

  殷阳笑道:“你说的不错,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假设二皇子府或者安亲王府里面,隐藏着控制吸血僚的凶手的话,这个人会怎么做呢?”

  元月芽和李长安都陷入了沉思,显然也是一时间想不出来。

  殷阳没有卖关子,接着开口:“我们能够想到的,凶手肯定也能想到,如果我按照你刚刚说的去做了,恐怕会正中凶手的下怀。”

  “这怎么说呢?”

  殷阳呵呵一笑:“因为凶手也会趁着这段时间来行动,我几乎可以肯定,今天李长安出去搜查无果,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相信对方也会趁着这段时间有所行动。”

  “大人,他们会不会将吸血僚的藏身之地毁掉?”

  “不会,我们大张旗鼓的查地下室和地窖,这个时候谁如果毁去,那就一定是心里有鬼,有脑子的人不会这么做,不过真凶说不定会倒打一耙,来个栽赃陷害什么的,让本国师和丞相府就此陷入危机呢。”

  元月芽和李长安经过殷阳一提醒,很快也相通了事情的关节,顿时都是心中一惊。

  如果真是这样,到时候查丞相府查出了问题,国师还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殷阳看了看时间:“天色也不早了,你们两个各自回去吧。”

  “那大人你呢?”

  “我今天晚上回丞相府一趟,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这个国师如果还不回家,会让别人看笑话的。”

  ********

  李长安和元月芽走后,殷阳在主殿内又翻看了一会儿卷宗。

  整理了一下思路,现在两个任务在时间线上有些冲突。

  一个是第七夜的存活,还有一个就是搜寻吸血僚背后黑手的连环任务。

  后天晚上是第七夜,他是一定要回到天师院的。

  而吸血僚的连环任务要求十天完成,今天是第二天。

  这个任务会奖励破妄之瞳,一定这个名字就很高大上,殷阳一定要拿到任务奖励。

  将后续的思路整理了一下,殷阳起身离开了主殿。

  出门之后,他看到嘶风兽还在院子里面溜达,它的脖子上还挂了一个很大的布包。

  布包上面还绣了漂亮的花朵,一看就是出自女孩子的手笔。

  看来是元月芽给嘶风兽准备的了。

  殷阳来到了嘶风兽的身边,嘶风兽立刻呲起了两颗巨大的马牙,马嘴咧开,做出一个怪异的表情。

  殷阳没有搭理它,直接在布包里面掏了一下,拿出了一个苹果,咬了一口之后翻身上马。

  “走,回丞相府。”

  嘶风兽敢怒不敢言的迈动蹄子离开,马脸上丰富的表情,让殷阳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这个马也快成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