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三十八章 夜晚擒凶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 夜晚擒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色降临,月明星稀。

  殷阳坐在了丞相府的一处房顶,手里拿着一个酒壶慢慢品味。

  一阵阵秋风袭来,天气已经开始渐渐的转凉。

  “快到中秋了啊!”

  殷阳感叹了一句,在他的印象里,故乡的影子已经渐渐开始模糊。

  来到这里好几天了,他适应这个世界的速度异常的快,国师这个职位坐的也蛮舒服。

  “也许这是一部超长的电视连续剧,而我是主演,就是没有杀青的时候。”

  “人生如戏,既然来了,还是要演绎的精彩一些吧。”

  “希望吸血僚背后的人,今天晚上不要让我失望了。”

  按照殷阳的分析,如果吸血僚背后的人要陷害丞相府,那么今天晚上无疑就是最好的机会。

  他回来丞相府的时候,策马奔驰,招摇过市,相信那幕后之人不会不知道。

  搞不好明天就会突击搜查,那么今天晚上就是最佳的,也可能是最后的下手机会,殷阳相信幕后之人不会放过。

  所以他躺在这房顶的阴影里面,为的就是等待对方的到来。

  而相府的地窖,就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殷阳自己还没有进去过地窖,在他看来,相府的地窖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问题。

  他就不相信了,谁能够在他的观察入微下,在地窖之内给他动手脚。

  在这里喝着酒,吹着风等待。

  丞相府各处的灯火早就已经熄灭,到处都是静悄悄的。

  殷阳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难道对方今天不来了?

  “梆梆~~!”

  “天高物燥,小心火烛!”

  远处的街道上面,传来了守夜人敲梆子的声音。

  殷阳立刻侧耳细听了一下,因为擒拿吸血僚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守夜人。

  但是很明显,这个守夜人和之前的不是同一个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殷阳揉了揉眼睛,继续在房顶的阴影下躺着,头枕瓦片,看着地窖的方向。

  “二少爷。”

  一声呼唤传来,殷阳立刻查看。

  只见相府的管家老胡披着衣服从花园那边走了过来。

  殷阳是认识老胡的,自幼就在他们家,是父亲的心腹大管家。

  老胡低声呼唤,殷阳从阴影处现身,居高临下俯视老胡:“胡管家,什么事?”

  “啊!二少爷你怎么爬了那么高呀。”

  老胡看殷阳站在房顶,有些担心。

  “无妨,你来找我干什么?”

  “老爷让我给您送地窖的钥匙啊,可是您吃完饭就不见了,我到处都找不到您。”

  “哦,原来是这件事,那你把钥匙给我吧。”

  “是这样的二少爷,老爷让我拿两坛子酒,明天送给一位同僚,我先去拿了再把钥匙给你啊。”

  “好,你去吧。”

  殷阳坐了下来,老胡来到了地窖的门口,打开了地窖的门。

  平静的看着老胡开门,殷阳却隐隐的觉得哪里不对。

  突然,他猛的从房上站了起来。

  “胡管家。”

  刚刚打开门锁的老胡停了下来,回头看着房顶的殷阳:“二少爷还有事?”

  “更深露重,你就一个人来的吗?”

  “是啊,很晚了,下人也都睡了,老奴就一个人过来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胡管家今年也有五十多岁了吧。”

  “二少爷好记性,老奴今年五十八了。”

  “这么大的年纪,一个人拿两坛子酒,你不觉得有些吃力吗?”

  “呵呵,承蒙二少爷挂怀,老奴这身子骨还算硬朗,拿两坛子酒还问题不大。”

  “是吗?一坛子酒五十斤,你一个老人家,两只手拿着一百斤的东西,还要上下台阶还要来回锁门,既然这么能干,那我是不是要禀报父亲,让他涨涨你的月钱呢?”

  “这个.....这个就不必了,老奴我.....。”

  “住口!”

  殷阳突然爆喝一声,整个人瞬间换成了血魔的造型!

  月光下,一股冲天的邪气升腾而起,远远看着极为瘆人。

  【法力增加一天!】

  听到这个提示,殷阳愈发的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老胡不过区区一个普通人,没有道法修为,也没有功名在身,凭什么给自己增加一天的法力。

  除非他根本就不是普通人,也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老胡。

  “你大概忘了我的另一个身份,身为大景国师,岂能容你妖邪蒙蔽,还不给我现形!”

  说着,殷阳抬起手,掌心处阳光闪耀,宛如夜空之中亮起了一颗小太阳。

  阳光居高临下的向着老胡笼罩了过来,老胡顿时发出一声嘶哑的嚎叫,以手遮挡面目。

  嘭~~~!

  黑气升腾之中,老胡整个人一跃而起,竟然直接跳过墙壁,向相府外面狂奔而去。

  殷阳对着下面说了一声:“看好门户,我回来之前,任何人不得靠近地窖,明白了吗?”

  “是,二少爷放心!”

  原来暗处之中,也有一群相府的护卫隐藏。

  现在有许多天师,其实就是为权贵服务的,而殷月明作为大景左丞相,当然也是权贵的一员,所以相府之中也有护院的天师。

  有了他们在一旁协助,殷阳相信相府绝对可以安然无恙。

  而殷阳此刻则是一展血魔披风,整个人在屋顶一跃而起!

  只见夜色之中,殷阳就好像回归山林的大鸟,在相府房屋上飞掠而过。

  “啊!二少爷.....不,国师大人果然实力强劲,这是飞起来了吗?”

  下面的护院投去一片羡慕的目光,殷阳也很快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凭借天上的星月之光和敏锐的观察力,殷阳牢牢的锁定了前面飞驰的身影。

  这一次,殷阳是打定主意,无论对方逃到哪里,都不会让其逃脱了。

  而逃跑的老胡感觉到有人追来,目露凶光,就打算反击。

  但是当他回头,看到殷阳好像黑山老妖一样飞来的影子,对抗的勇气瞬间就消失了。

  这个国师看上去凶的很,对抗的话应该打不过吧。

  老胡也放弃了抵抗,一门心思的逃走,二人一追一逃,很快就到了一栋宅子旁。

  殷阳感觉这个假老胡的脚步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毅然的跳入了这栋府邸里面。

  这一个犹豫,就给了殷阳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此人的头顶。

  殷阳是不打算给他反击机会的,他直接从怀里摸出了一张剑气符。

  他完成皇嗣任务的时候获得了两张剑气符,和吸血僚背后之人对战消耗了一张,还有一张。

  不过为了今天晚上的事情,殷阳花费了三个月的法力又临摹了一张。

  不给这个假老胡任何的机会,殷阳抬手就是一道剑气符发了出去!

  中!

  老胡刚刚在这个院子里面站稳脚跟,就被剑气符直接射穿胸口,惨叫一声翻倒在地!

  殷阳此刻也落到了他的身边,摸出杀威棒,对着倒地试图爬起来的老胡一记闷棍就轮了过去。

  老胡一声不吭,白眼一翻被打晕了过去。

  院子里的动静,立刻引来了这里的护院。

  “什么人!”

  “大胆!何人竟敢夜闯二皇子府!”

  “来人呀!有贼!”

  护院的反应很快,片刻就围拢上来了几十个人,火把纷纷亮了起来。

  当今二皇子元丰,在众人的保护簇拥下也来到了此地。

  等众人到齐,就看到殷阳站在人群之中,一身红衣如血,一抬手,凌空一个无比巨大的手掌幻化出来,将一个人直接摔到了二皇子的面前。

  当这些人被殷阳的造型和手段震撼到的时候,殷阳冷冷开口:“本国师夜拿凶犯,此人却进入二皇子府,还请二皇子给本国师一个解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