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是国师的地盘 > 第三十九章 仙客来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仙客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国师殷阳夜擒凶手,最后闹到二皇子府的事情,第二天一早就在京城里面发酵了。

  据说是国师在丞相府发现的凶手,那凶手因为昨天白天,天师院和京兆府联手在附近区域寻找吸血僚踪迹,从而萌发陷害相府的想法,才被国师拿了一个正着。

  而二皇子对这件事情却矢口否认,说他从不曾见过什么吸血僚。

  但是对于国师提出的搜查皇子府一事,二皇子却坚决不同意。

  待到凶手醒来,见到二皇子之后,只是说了一句:“殿下,属下尽力了”,之后就咬破藏在嘴里的毒药后自尽了。

  二皇子大为火光,反咬一口说是殷阳陷害他,最后此事干脆闹到了金銮殿上。

  建明帝听说此事后,大怒之下,立刻下令御林军去搜查二皇子府。

  结果一搜就搜出了问题。

  具体的情况无人得知,但是最后建明帝直接下令,二皇子圈养妖邪,为祸京师,将二皇子元丰贬为庶人,永不可能继承大宝!

  要知道,当今圣上一共就只有四个儿子,其中还包括刚刚出生的嫡子。

  二皇子这一被废,其他几个皇子的行情也就水涨船高了。

  未来的夺嫡之争,似乎已经提前开始了。

  二皇子自从被搜府之后,整个人就好像被抽了脊梁的狗一样瘫软在那里,也没有再去辩驳什么,最后也是直接承认了罪名。

  至此,为祸一方的吸血僚事件就落下了帷幕,人们纷纷称颂殷阳高义,终于将吸血僚背后真凶找到,算是为京师百姓报了仇。

  朝堂之上,殷阳脸上神色不显,看不出任何的喜怒。

  下朝之后,殷阳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这件事看似完了,其实并没完。

  因为系统没有提示任务结束啊!

  在朝堂之上,殷阳隐晦的提出,这件事可能还另有隐情的时候,建明帝直接打断了殷阳,说此事就到此为止了。

  殷阳也不好再说什么,这件事就只能这样草草的划上了句号。

  至于藏在他系统空间里面的那个守夜人的人皮,以及那个鸳鸯找小三儿的手帕,殷阳更是干脆没有往出拿。

  二皇子既然已经认下了罪名,你拿出什么他都会承认的。

  打开系统,上面的任务提示还在。

  【开启连环任务三,吸血僚的老巢:你获得了一些线索,但是晦暗不明,真凶依旧逍遥法外,请继续追查下去,找到吸血僚的藏身之所。任务时间:十天。任务奖励:破妄之瞳。】

  任务没有结束,事件也过去了三天,可是真凶依旧没有找到,吸血僚的老巢在哪里也不清楚,这让殷阳有些沮丧。

  皇帝已经下了定论,这件事再想搞出风波就不容易了。

  虽然明天晚上就是天师院的第七夜了,但是殷阳此刻依旧想发泄一下情绪。

  化悲痛为食量,这是殷阳的打算。

  走出了无极门,来到了皇宫前广场,殷阳的嘶风兽还栓在这里。

  殷阳出来的时候,这货正在脖子下面的布袋子里面叼出来一根黄瓜大嚼,看到殷阳出来,立刻一秒闭嘴,装作什么都没吃的样子。

  殷阳有些气结,难道这家伙还担心自己堂堂国师抢他那点吃的不成。

  正打算去牵马,找李长安或者是回家去混饭,不远处一个人跑了过来。

  “国师大人!”

  殷阳转头一看,竟然是大理寺少卿杜天松。

  “杜大人。”

  “哈哈,大人不敢当,下官可是在这里等候国师大人好半天了啊。”

  “不知杜大人等候殷某有何事?”

  “这一来大人担任国师这么久,下官还没去贺喜,如今大人抓到了吸血僚背后真凶,下官就想借此机会略备薄酒,给大人庆贺。”

  本以为殷阳可能会不去,可能会客气几句,但是没想到殷阳直接开口:“也好,那就去仙客来吧。”

  京城有三家最好的酒楼,分别是德月楼,湖上川和仙客来。

  德月楼招牌最老,湖上川风景最好,仙客来的酒最美。

  但是同样,这三家酒楼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消费的起的。

  杜天松本来想说他定了别的酒楼,现在听殷阳这样说,自然无法再说出口,立刻满口答应:“好好好,仙客来好,我也想喝他们家的云里烧了,咱们这就去。”

  邀请殷阳上马车,殷阳跟随上车,让杜天松的下人将嘶风兽栓在马车后面跟着。

  一直看到殷阳上了车,全程面无表情的嘶风兽嘴巴才动了一下,黄瓜汁流了出来。

  ********

  马车沿着贵妃大道前行,经过御马街之后,前面是状元街。

  此街得名是因为这条街道曾经出过状元,现在也是京城众多的书院所在地,比如白鹭书院,西山书社等等,皆在这条街上。

  而贵妃大道和状元街的交叉口,有着京城有名的酒楼之一,仙客来。

  这家店铺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最初的老板因为一心想要修炼得道,天天朝思暮想能够有神仙出现,收他为徒进入仙道,仙客来酒楼因此得名。

  他也不是守株待兔一样的空等,而是精心酿制出了一种美酒,名为云里烧。

  据说此酒的酒曲发酵地点是在京外的山峰之上,海拔非常的高,发酵地位于云中,云里烧故而得名。

  而那山峰有云雾的时候,一年也只有夏末初秋的时候气候合适,所以因为一年能够酿酒的时节非常短暂,这酒也就因此而宝贵。

  后来神仙是否引来不知道,但是京城的达官贵人却都特别喜欢这酒,仙客来也因此名声大噪。

  现在云里烧已经是宫廷御用之酒,除去每年供给内廷一部分,剩余流向市面的并不多,没有什么身份,单单有钱都很难买到。

  现在是初秋时节,今年的新酒一般还没有酿完,而去年的存酒也应该不多了,正是云里烧短缺的时候。

  所以这会儿能够在仙客来喝到云里烧的,都是京城鼎鼎有名的人物。

  杜天松作为大理寺少卿,未来的大理寺卿,自然也算是有名的人物。

  所以他才敢邀请殷阳到仙客来,不然来到这里喝不到云里烧,那岂不是丢了面子。

  马车到了仙客来的门前,杜天松亲自给殷阳撩开车帘下车。

  “哎呦!我说今天一大早,这喜鹊就在树梢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呢,原来是杜大人光临小店,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啊。”

  仙客来的老板王得道早已经得到消息,这会儿立刻迎了上来。

  杜天松矜持的点点头:“王老板,可别有眼不识泰山,这位是咱们大景国师殷阳,当朝一品,还不过来见礼。”

  “哎哟哟,国师大人恕小人眼拙,小人王得道,给国师见礼了。”

  【法力增加三十分钟。】

  此刻殷阳一身羽衣星冠的造型,看着眼前王得道提供的法力,也不由的高看了此人一眼。

  三十分钟的法力虽然不多,但是对于普通人已经足够多。

  看来这个王得道还真是有两下子,不是武功高手,就是已经接触过道法的人了。

  现在看来,后者的可能性居多。

  看来这个老板也和他的祖上一样,是对修炼有些想法的人啊。

  要知道,想要成为修炼中人或者天师,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然天师院前几年也不至于地位如此的尊崇了。

  普通人想要修道,根本都是无门无路,别的天师不愿意传授不说,就是愿意传授,你也未必有那个根骨。

  所以这王得道一个普通人能够修炼出一点门道,绝对是非常稀奇的一件事。

  对着王得道点点头,也算是打过招呼了。

  杜天松继续道:“王老板,房间可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准备好了,瀛洲雅间,已经在等候二位了。”

  杜天松微微皱眉:“怎么不是蓬莱?”

  仙客来最好的三间雅间,都是二楼临街拐角那里,分别叫做蓬莱、瀛洲、方丈。

  据说此三间雅间来源于海外的三座仙岛,还是仙客来最初的老板取的名字。

  尤其蓬莱雅间,位于中间,打开窗户,左右两侧的街景一览无遗,位置得天独厚,每天预订的人也是格外的多。

  杜天松的身份自然是足以预定的,但是没想到今天只定到了瀛洲,就感觉有些在殷阳面前丢了面子。

  王得道一脸苦笑,凑近对杜天松道:“杜大人,不是小人不给您面子,实在是您订的有些晚了,蓬莱雅间,已经被安王世子定下了,此刻人已经来了,借小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让安王世子让出来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