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拳侠 > 第3章 双会和魔腻的交易失败了

我的书架

第3章 双会和魔腻的交易失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地点:仙何集团8楼宿舍。
于是魔叉坐在了起来,而这个玻璃棺材型床,也自动打开了盖子。
【魔腻说】你醒了,魔叉。
然后魔叉走在魔腻的旁边,并且扬了扬头。
【魔叉说】是的,老爸你怎么和他见面。
【魔腻说】他是真的仙德,他嘴里说的就像是真的一样。
【魔腻说】他说出来了,他自己的在新闻里没有的消息。
之后魔腻拍了拍仙德的肩膀,并且惺惺作态。
【魔腻说】唉,我很遗憾你的父亲死掉了,毕竟我和他是多年的老朋友,我奉劝你一句你别再查下去了,这个凶手恐怕你惹不起。
【仙德说】不,我必需要查下去。
然后仙德坐上电梯,下了1楼离开了仙何集团,回到了自己的豪宅。
地点:us墅。
仙德进入了自己的豪宅后,开始坐着盘着腿打坐,闭上眼睛,想着自己是黑白色老鹰,翱翔在喜马拉雅山顶峰上的天空,而喜马拉雅山仍然再下着雪表示着自己的心境,是这次的喜马拉雅的画面,比上次更加清晰,仿佛将来查找的真相不会是一头雾水。
仙德睁开眼睛,想了想魔腻给他说的话,仙德一想就愣住了,感到特别疑惑。
【仙德说】奇怪,为什么,魔腻不让我查了,难不成他怕他。
地点:仙何集团。
时间:晚上9点00分。
就这时魔腻听到了后背有玻璃被打破的声音,魔腻立马转头,看到白色卷发的,穿着黑衣服的严夫人,戴着3个双会组织的成员,就在这时严夫人用拐杖敲了敲地板,所以显而易见能听到的别响的声音,而此时此刻屋子里也没打开灯,外面的亮光也照进了屋里,而且当时严夫人的脸也没看清楚是什么样子的。
【敲地声】“咚咚咚!”
魔腻此时此刻特别的慌张,因为他和双会合作,万一交易没成功的话,肯定会完蛋。
【严夫人说】你居然快要露馅了,看起来首领,没必要在你这废物身上浪费时间了,接下来就可以毁了你朋友的公司了。
【魔腻说】请不要这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你进我有功劳啊,交易也算是有一半成功了,毕竟我派人毒死了飞机驾驶员。
于是严夫人又用拐杖敲了敲地板,再让他跪下。
【严夫人说】“跪下说!”
魔腻看了看脚边地上的玻璃碎渣子,立马惊恐的瞪着眼睛,抬起头看着严夫人。
【魔腻说】关键是,地上有玻璃,我不能跪下。
【严夫人说】“跪下去!”
于是魔腻还是跪了下去,因此膝盖外皮被地上的玻璃渣扎出了血,魔腻开始把头磕在地上,头也被扎的头破血流的。
【严夫人说】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不然的话我就毁了仙德集团。
然后双会的三个成员和严夫人,都消失不见了,魔腻也松了一口气。
时间:早上9点00分。
于是魔腻腿就像是被吓的发软了一样,抖来抖去的走向电梯,到了仙德集团的到了7楼的仙德集团的会议室门口。
魔叉刚好开好会,看到魔腻抖来抖的走路,魔叉立马扶着魔腻。
【魔叉说】你怎么了,父亲,你没事吧。
【魔腻说】刚才双会组织双会来了,他给我说他要毁了我们的公司,因为我和他的交易失败了。
【魔叉说】但是你怎么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魔腻说】我当时在想,如果我和他搞好合作,那么他就能保护我们的公司。
【魔叉说】那我还是叫仙德过来吧,这种事情只有他有办法解决。
于是魔叉给仙德打了个电话,打的是777的号码。
【电话声】“滴滴滴滴!”
仙德接了魔叉的电话,魔叉把电话凑到耳朵的旁边。
【魔叉说】是仙德吗?,双会找我父亲了,我父亲和双会合作,但是黑帮发现你快发现我父亲的真实身份了,所以他们觉得我爸没用了,所以他们准备想毁了公司。
【仙德说】什么!,我这就过去!,在哪等着!。
于是仙德出了自己的豪宅,去了仙何集团,进了仙何集团,进了电梯,到了7楼,而且和自己的员工一起去了七楼。
地点:仙何集团会议室门口。
仙德到了会议室门口,看到了魔叉和魔腻正在等着仙德。
【仙德说】你和双会合作为什么不给我说一声,你合作之前想清楚,他们可是黑帮。
【魔腻说】这还不就是为了公司吗?,就在你没到南区之前我就这么做了。
【仙德说】好吧,不过下次别这么冒险了。
【魔腻说】现在搞成这个状况,我也活不了了,再者,说不定他们就是当年往飞机驾驶员的咖啡里投毒的人,我们一起把他们给杀死怎么样?。
仙德瞪大了眼睛,突然豁然开朗起来了,以为快要找到凶手,但其实不然。
【仙德说】成交,顺便我想看看,他们长什么样。
【魔腻说】好了,你先去忙你的吧,等他们过来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
【仙德说】好的,那我先走了,你最好是小心他们。
【魔腻说】“好的”
之后仙德又回到了自己的豪宅,进了自己家的客厅。
地点:us墅。
仙德一脸无奈的皱着眉头,连皱纹都出来了。
【仙德说】魔腻,这想法太疯狂了,居然为了公司和黑帮打交道,况且他们还是我往飞机驾驶员的咖啡里面投毒的人。
【仙德说】“真实醉了”
地点:仙何集团会议室门口。
时间:晚上9点00分。
之后魔腻走向电梯,进入电梯,上了8楼的宿舍,关上了灯准备睡觉,黑帮组织双会又突然出现在魔腻的面前。
【魔腻说】仙德没发现我,现在我们可以接着合作了吗?。
【严夫人说】对不起,我们的统领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于是严夫人和三个像大块头一样的双会成员,一起消失在这个九点钟的宁静的夜晚,蟋蟀仍然再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