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312 酒神之体 (二合一)

312 酒神之体 (二合一)

  很多人都以为酿酒只要水好、用的粮食好,就一定能够出好酒,茅台五粮液不都是如此麽?甚至就连一些专业的酿酒师也是这样认为的。

  其实不然。

  酿酒所用的水和粮食固然要好,但更重要的还是适合,

  就算是古亚楠空运弄来的‘天下好水’,也需要合理的配才行,如果再加上周栋新掘的阿姐泉,其的变化便越精微,可谓‘传之无语、存乎一心’。

  酿酒的第一步,不是浸泡酒米,而是配水源。

  古亚楠按照周栋所给的字和图画说明,分别取来了三处水。

  第一处自然就是泉城无名泉,勇勇那只女鸭的娘家所在。

  第二处则在黄河上游的贵·德附近,

  ‘天下黄河贵·德清!’这里的黄河水还没有进入黄土高原,水质并不浑浊,同时蕴含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脉特有的各种微量元素,虽然因为只是黄河上游,还远远达不到绵延万里,成分有些不足,只能用来酿造烈酒,可‘三碗不过冈’原本不就是黄酒的烈酒麽?

  更何况还有周栋这个传说级酿酒大师亲自调配各地之水,根本就不用担心水成分不足的问题。

  第三处水,更是鼎鼎大名。

  却是与王安石苏东坡这两位历史名人有关,正是苏学生偷懒被王安石揭破的故事,王要的是长江峡水,苏东坡过峡时却忘记取了,想着省些麻烦,就带了下峡水回来,没想到这位王相也是位大大的‘毒舌’,一口就尝出来了,还说什么‘三峡水性甘纯活泼,唯上峡失之轻浮,下峡失之凝浊,只有峡水正轻灵’!

  小苏啊,你怎么可以欺骗我,用这下峡的水冒充峡水呢?

  周栋让古亚楠取的,正是长江峡这‘正轻灵’之水、而且必须是江心水!

  先不说空运水源的耗费是何等之大,就光是取这江心水就费了老鼻子劲了,要不是周栋厨艺高明、人又帅,称得上‘色·艺双绝’,古亚楠会费这么大的力气?想得美,赚多少钱古大小·姐也不会伺候!

  怀良人和严一,勇勇和它的女鸭,以及李秀臣带领的一帮村民,此刻都在聚精会神地观看周栋开酿美酒的盛况。

  空运来的三地之水和周栋在阿姐湖选定的水源,此刻都被储存在四个大型的钢化玻璃密封容器,

  四个玻璃容器的下方,各有被阀门阻断的水路,要同时开放阀门以及在容器上方透入空气才会流出,四条水路的尽头,连接的便是重要的‘米池’。

  周栋就站在米池的边上,面前摆放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玻璃器皿以及四个装了不同水源的水桶,一脸的庄严肃穆,神态无认真,

  怀良人看得有些眼酸,忍不住小声嘀咕了句,老周现在是越来越会装模作样了。

  “马世青的水说上有着记载,‘用水者二,得酿酒之精髓;用水者三,得酿酒之大成;而用水者有超三之变,则得酿酒之神韵也!’

  甚至就连马世青自己,都没有用过三种以上的水源相互混合,就是因为天下酿酒者如云,能得其神化者何其少也!

  我今天要挑战的是‘超三之变’,其实都不知道传说级酿酒能否帮助我超越这位昔日的御酒大师!”

  周栋心里竟然有些微微的紧张,毕竟这四处水源混杂而用,是历代酿酒大师都未曾试过的,他却要在短短的时间内将其完美融合,着实极难。

  如果是常居某处水边的酿酒大师,常日熟悉水性,那就简单的多了,可这四处水源,有三处是他根据《水说》记载选择的,只有阿姐湖水他亲口尝过,可时间也很短暂,最多只能算是略知水性,却算不得精熟。

  “酿完酒后,我可得尽快回到九州鼎食赚些赞赏值了,这样下去早晚会‘破产’的!”

  开启传说级酿酒技能后,每分每秒,都有赞赏值在他的手边、指尖被消耗掉,

  先尝其性、后试其变,先是摸索两种水源互生的变化,等到掌握了水性后,又在此基础上添加新水,结果一个不小心,就会现新水添加的略略过了些,便要重新开始。

  两种、三种,最后才开始加入来自地下温泉和楚都‘重水’相互混合的阿姐湖水,被周栋视为酿酒可用主水的阿姐湖水说是第四种,其实已经是五水之数。

  哪怕周栋拥有传说级酿酒技能,一次性挑战五种水源,也难免会失手,众人就见他忽而将水倒入面前的玻璃容器,忽而又摇头皱眉、将玻璃容器里的水倒出来,就像是一个在实验室里疯狂做实验的天才科学家那样。

  申诚有些紧张地咽着口水,小声问道:“怀大厨啊,您说周主厨这是在做什么?

  我虽然是外行,可也知道酿造黄酒的第一步其实没有这么复杂,只要选择对了上等的‘酒米’,再将这些酒米放入水池浸泡就是,周主厨跟这些来自各地的水较个什么劲啊?”

  “哼。”

  怀良人白了他一眼,懒得回答。

  你丫明知道我也不懂却跑来询问我,这是在故意为难本大厨麽?

  再说了,周栋就算做错了,也轮不到你个下级厨师多嘴多舌,难道说到了这里,就可以不用遵守后厨的规矩了?

  倒是严一性格好些,见申诚尴尬,笑着解围道:“要我看周面王是在思索这些水源的合理配方法吧?

  我多少听师傅说过,酿酒师的水准高低,从调配各种水源上就可见一斑,你也不用着急询问,等什么时候看到他将‘酒米’放进那个玻璃容器,那就是调配成功了。”

  怀良人闻言点了点头:“假光头懂得倒多。”

  严一呵呵笑道:“不敢不敢,我算个什么,倒是我师傅才是学识渊深,不光是厨艺高明,酿酒也是厉害的很呢,真期待他老人家能够与周面王见上一面。”

  “呵呵,懂酒的人自然会闻着酒香来的,我看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怀良人目光忽然微微一抽:“这家伙还有什么是不会的麽,居然这么短的时间就成功了?”

  见周栋已经停下手,望着面前的玻璃容器露出微笑,怀良人忽然有些泄气,这个人真的是自己选定的对手麽?

  自己是选择了怎样的一个大魔王啊,天啊,我不要!

  心有了定数,周栋开始出一个个命令。

  “一号罐开阀,倾倒二十三秒后即收!”

  “二号黄河水,倾倒一十八秒即收!”

  “三号泉城水,四号阿姐湖水”

  酒坊聘请的踩曲姑娘们接到命令后,一个个十分严肃认真的执行着。

  这位帅哥大厨兼酿酒师可说了,除了踩曲拌曲外,她们每都多做上一样工种,月底工资就增加百分之十,算下来可是有个小七八千呢,用不了多久,大家就可以携手奔着小康生活去了。

  四个水罐的阀门打开后,罐顶的入气口也跟着开启,使得密封罐内的水可以沿着四条钢化玻璃水路注入浸米池,四水交汇,融合生变,渐渐汇成一池顶级好水。

  当所有水源都注入后,周栋用手指沾了在口尝过,确认配效果正是自己心所想后,才满意地点点头,开始向浸米池倒入‘酒米’。

  酒米是一个统称,可指小米、糯米、各种粮食,甚至可以是地瓜,

  周栋选择的是小米和糯米,前者用来提升酒色,后者用来保证口感,将这些酒米倒入池后,开始用香椿木做成的拌柄将其搅拌均匀。

  两千斤酒说着吓人,其实就是一吨,酒与水体积接近,也就是一个立方左右的样子,所用酒米的数量其实并不算多,

  所以从这个程序开始,周栋一率是亲力亲为,要等到酒米浸泡够二十四个小时,还要亲自用烧锅煮过酒米,而后才轮到姑娘们上阵,用一双双玉足将周栋之前准备下的酒曲放在煮过的酒米踩拌均匀

  将酒米搅拌均匀,在刚刚没及酒米表面的水浸泡二十四个小时后,周栋才开始酿酒程序最重要的一步,煮酒米,又称煮酒!

  直径足有一米的大烧锅下燃烧的是价格昂贵的松柏木柴,周栋手执香椿木搅柄,一手搅拌、一手时不时探入锅用‘火取栗’的手法体测温度,

  其实不仅仅是为了测温,传说级酿酒技能就如传说级洗菜一般,已是酒神境界,有着化腐朽为神的特殊效果,更是使用酒引必须要的基础!

  这是周栋第一次从系统取出东西来,心方一动,探下锅沿的手已经出现了二十枚小如珍珠、体色明黄的圆形物,不等离手,就化成二十道黄气,沿缝而入,瞬间融入了这些酒米。

  美酒星谱换来的酒引,都是该类酒的精华,也就是说,自古来凡是酿造出的‘三碗不过冈’,每百坛方有一坛为酒王,酒王凝聚的精华,才配做此酒之引!

  这是何等厉害的东西?哪怕是融入了高热的酒米,还是有部分酒气冲天而起!

  周栋拥有‘神之酒量’,千杯不醉的体质,忽然被这股酒气一冲,也感觉脑袋猛地一晕,握着香椿木拌柄的手竟然微微一松,险些就把这木柄丢在了烧锅里面!

  这样的千年酒引,非当世酒神不能用,哪怕是换了仓燕山这样拥有十几斤酒量的酒王,也会被当场醉倒,然后一脑袋扎进热锅里去。

  还好周栋的酒神之体将这股从酒引散出的酒气直接吸走了九成,而且阿姐谷空气流通,又散去了一些,才没有酿成大祸。

  即便如此,围观的众人还是感觉脑袋忽然一昏,仿佛饮酒初醉,逍遥快活的如同神仙,更是有不少人在短时间内放飞了灵魂

  “假光头你干什么!”

  毕竟是法国红酒不离手,与几家一级酒庄掌舵人交好的怀大厨,敢跟周栋打赌,酒量还是有的,虽然也被这股酒气熏的头脑微微一晕,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怒目望着一张肥脸上堆满了笑意,眼波流动、双颊嫣红,居然放肆到用手勾搭他肩背的严一,怀良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是要疯啊?

  都疯了,那些被招聘来等待踩曲拌曲的姑娘们嘻嘻笑着,一个个手舞足蹈、开始翩翩起舞,看呆了一帮男人的眼睛。

  勇勇突然‘抛弃’了它的女鸭,两翅一张,竟然飞起来两米多高,然后准确无误地落在湖边一只正在觅食的母鸡身上

  “哦,我刚才是怎么了?好香啊!

  这才只是煮酒而已,酒香就已经如此醉人,怀大厨,我怎么感觉你这次打赌又要输啊?”

  严一终于清醒过来,依稀想起自己方才的作为,脸皮虽厚也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岔开了话题。

  “哼,还没有过,你怎么知道我会输?”

  怀良人狠狠瞪他一眼:“再说输了又能怎么样?不就是做几天免费的老师麽!

  有教无类、我辈人正该如此,难道严师傅就不认为教育是一项伟大的工作麽?”

  严一嘿嘿直乐,心说你可拉倒吧,这年头教育都成产业化了,伟大什么的,那是上个世纪的老黄历了,你也好意思提?

  “下次使用‘酒引’,可要小心些才行了,尤其是像‘三碗不过冈’这样的烈酒,酒引自然也是性子剧烈,普通人多嗅几口,都可能会被醉倒。

  开车的人要是无意嗅到,那不是要变成酒驾?那我可就是害人了!”

  周栋一面暗暗警告着自己,一面将酒引融入后的酒米均匀煮开,等到锅基本不见了水,酒米也开始颜色变深、将焦而未焦的关键时刻,才迅速撤去锅下柴火,同时高声招呼道。

  “各位姐妹,可以请入‘暖房’了!”

  所谓‘暖房’,其实就是制曲拌曲所用的房间,温度保持在三十度左右,无论制曲拌曲,都可以令酒曲充分酵,令酒味更加醇厚香浓。

  煮好的酒米摊开放在曲床后,已经变为温热,周栋将自己之前所制的‘神之酒曲’一个个掰碎了掺入酒米后,接下来就是姑娘们表演的时间了。

  一双双纤细的玉足用温泉水洗净了,用酒精消过了毒,再用水三遍去除了酒精的味道后,姑娘们才笑嘻嘻地站上曲床开踩。

  这一踩,有分教:

  正是,步步生莲花,纤纤见香浓!

  8}14

看过《我是勤行第一人》的书友还喜欢